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人文风俗 > 关中岁月,儿时磨面粉

关中岁月,儿时磨面粉

文章作者:人文风俗 上传时间:2019-08-17

原标题:关中岁月——淘粮食磨面

清明节,陪爸妈回老家上坟。

在我儿时已经是吃得饱饭的,没有闹饥荒的经历,只是馋了些。

人大概是不会忘记任何东西的,那些生命中出现的人和事只是被我们寄放在大脑里某个看不见的地方,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它就会跳出来。就像此刻,凌晨四点,想起了小时候村子里的磨面机子,陕西方言叫“wei面机子了”。

关中岁月——淘粮食磨面

一大早,爸妈就装好了麦子,准备拉去邻村磨面。因为我们走的时候要带面粉的。我问爸妈:自家村子就有磨面的,为何非要那么远拉去邻村呢?  爸说:咱村磨的面太湿,不好存放,容易坏,邻村的机器大些,有吹风机,磨的面比较干,可以放的时间长些。   为了不想让我来回耗油,爸还准备用人力车拉着去,最后硬是被我拦下,把麦子装在后备箱拉着去磨面。

家乡是产小麦和水稻的,所以主食就是米面。丰收的小麦一部分交公粮一部分卖钱,总会留下足够的小麦和水稻都分别屯起来,自家食用。那会也是有成品米粉在粮油门市部里销售的,在意识里门市部里的东西都是城里人的专属,我们乡下人守着穴子(屯粮食的器具)最为踏实,毕竟在每次的大饥荒中死的多为农村人。

那会不像现在都是买现成的面粉,而是拿着粮食去wei面,家里面快用完了,妈妈就会装上两袋小麦,袋子都是各种化肥袋子,随便喊个孩子来张着袋子口,妈妈把瓮盖揭开,然后一簸箕一簸箕把麦子从瓮里倒进袋子里,每当一簸箕倒进去,就会有一股眯人眼睛的土气浮起,那是麦子里夹杂的土的气息,待装满了,就扎上袋口,用自行车或者架子车驮着或者拉着送去有wei面机子的人家,凑巧的是那家就在我家对门。

吕西群

到了之后,我和爸一起把两袋麦子从后备箱抬出来,爸借了一个手推车,我们很吃力的把麦子放在上面,在我挪车的瞬间,爸竟然又一个人推着麦子走啦!等我停好车追上去时,只见一个袋子的口由于扎的不够结实,开了,撒了一地的麦子。爸心疼的抱怨妈妈没有把口袋弄好,我说:没事,你先推着另外一袋去吧,我来收拾。虽然最后还是和爸一起捡拾完地上的麦子并且装袋搬运,但是地上依然有遗留的颗粒,因为怕和石子一起装进麦子里,我只好硬催爸结束算了。

图片 1

我不了解wei面的机械原理,只记得前后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大概是去土去杂物,粮食倒进一个机器,马达转起来,小时候我就爱看露在外面的三角带,一圈一圈不停地转,粮食出来后,就剩在一个长长的开口槽子里,然后妈妈准备一桶水放在旁边,用个飘舀点水撒在麦子上,然后用双手把下层的麦子翻上来,保证都能见上水,然后再仔细把麦子里夹杂的小石头等等拣出来,就这样从槽的一头一点一点捡到另一头,然后再来一遍,就算完工,有时候wei面的人家不只一家,大家就边捡夹杂物,边说笑,嗓门扯得很大,因为旁边有轰轰响的机器。

关中平原,黄土肥厚,勤劳的陕西人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用他们的双手,创造着幸福生活。

进去磨面的场地后,我们先是称重,178斤的麦子,不知道会磨出多少面呢?

从小麦到面粉,还是有很多程序要做的。因为小麦在入穴子前都被拌过杀虫剂,我家一般拌的是敌敌畏,防止粮食生虫,但是无法阻止老鼠的侵扰。开春之后老妈都会舀处几袋子小麦准备磨面粉。其中最累的就是我了。

过上几个小时,小麦差不多晾干了,就可以正式wei面了,记得wei面机子很高很大,麦子倒进去,不一会儿,白白的面粉就从下面一个口口流出来,妈妈就守在那里,每当落下的面粉堆积太多快要堵住出口时,就要把面粉铲到一边,待wei完面了,妈妈又叫个孩子张着面粉袋子口,她又把磨好的白白的面粉一簸箕一簸箕地倒进袋子,此时浮起的不再是尘土,而是白雾,然后扎起口袋,再用自行车或者架子车驮着或者拉着回家去了,而此时妈妈已然成了一白人,衣服上全是白白的面粉,卸下面袋子,妈妈就会去换衣服、洗脸,收拾自己。

图片 2

接着,还是我和爸抬着面倒进脱皮的漏斗里,一面是脱过皮的麦子,一面是皮康,因为皮康灰太大,就被安置在了外面的院子里。脱完皮之后的麦子还需要加几芍水搅拌,我接过爸手里的铁锨,搅拌了一会,还是有些不得窍,被爸接手继续搅拌了。

 用竹筐㧟半筐麦子到水塘边淘麦子,为的是淘去麦子中的泥土,稀释敌敌畏的含量。再㧟回院子里,摊在帛席上晒。有的时候会吧帛席用凳子架空,这样就晾晒的更快了。我们孩子在院子里玩耍的空隙是要兼职赶小鸟的。

不知农村是否还有wei面机子,是否还有那种边wei面边谝闲传的忙碌又欢乐的场面?想想那会,一台wei面机子就可以把方圆几里的人和事聚集起来,不但给人以吃的面粉,还给忙碌辛苦的务农人带去一点小欢乐。多好!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关中农村人,吃饭,都是自己淘粮食磨面。

之后,再是装进袋子里,要等到第二天才可以磨面。

以为晾晒的效果不太好,一般需两天才能十分的干,天黑前又用透气的东西盖上,以免捂了会发芽,次日再打开晾晒。此时你要是在帛席边挑拣一下麦子中的小石子,必定会得到大人的表扬的。然而这不合我们孩子的喜好,还是在院子里打陀螺更有意思。

十几年过去了,时代科技的进步彻底改变了人的生活方式,带来了便捷,也带来了距离,购物不用跑小卖部,买新年衣服不用再三五成群地去赶大集,一切只需动动手指,就有人送货上门。回想小时候,家家户户从进腊月门就开始忙活,赶集买年货、打扫房子、村里社火秧歌队排练、杀猪卖肉、写春联,整个村庄都热热闹闹地迎接新年!

选择一个晴好的日子,在家门口,支一口大铁锅,把麦子倒进去,水要宽裕,盖过粮食。用笊竽来回搅动着,先把上面的漂浮脏水倒出来,再加水。继续搅动着,再用笊竽把淘出的湿麦子倒进旁边的筛子或簸萁,等快满了,端起倒在不远的、已经铺好的席子上,用手搅拌铺平,中间还要不断地进行搅动,以充分晒干。

第二天早上,我拉着儿子和我们一起去磨面,儿子一路好奇的问我,磨面是怎样的?我说去了就知道了。

几袋子晾晒干的麦子在洗过澡之后就装袋抬上架子车,和老妈去几公里外的村子里磨面。老妈会在车上加一根绳子,她来主车,我如同纤夫一样在测前方助力。也不知道走了几条路,过了几个庄,总之在儿时的记忆里只有无限征途的概念。

如今,只有春运疯狂地抢票能让我真切地感受“快过年了”,人们浩浩荡荡地从四面八方回到故乡,与父母,妻儿短暂地享受天伦之乐,在家的我祝福所有在外的人回家路上平平安安。

图片 3

到了之后,先是看着别人家磨面,装面,我就带着儿子把我们昨天所有的程序讲解了一遍,来到要出面的机器跟前,我自己也是好奇加感慨,现在的磨面机真是越来越先进,越来越人性化了!记得以前和爸去磨面时,不光我们顾客累,磨面机的主人也一点都不轻松。高高的站台,需要人力扛着袋子将脱好皮的麦子倒进漏斗里,而且还需要边倒边停停看看,因为漏斗不够大,倒的太多,麦子会卡住出口。那个时候那磨面的人眉毛头发衣服全是白的,再看今天的主人,干干净净的衣服和脸庞,只需要手拉一条线来时不时的松松出口就好,麦子也是直接倒在地面的漏斗里,而这个漏斗足可以盛下我们178斤的麦子。

已经不是什么水磨坊了,全是柴油机带动的。磨面的大人带着口罩,眉毛胡子和头发都是白色的,小时候的我还是有些害怕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怕他看我,我是没见过全是白毛的人的。

图片 4

用这样的经过洗淘、晒干的小麦,去村子里的小磨面机上,自己磨面。因为是小磨面机,自动化程度不高,磨面中间,还需要人不停的,把出来的中间产品再倒进去,以充分磨细。

可能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白白的面粉已经磨出来了,儿子好奇的用木掀翻着白面粉,指着旁边的一个出口问我:那是什么?能吃吗?我才发现,那个出口出来的是麸皮,我告诉儿子,这个是麦子外面的那层深色的肉,为了面粉更加白细精,就把麦子的这层衣服也给脱掉了,而这个麸皮以前姥姥姥爷他们用来喂猪的,其实似乎它才是营养价值比较高的了,只是卖相不好,口感也不知道咋样?儿子听了之后说,他都想尝尝啦!

用柳编做的八斗是我们老家的土特产,在生活中也是常用的东西。磨坊里就有很多的八斗,我们主动把麦子分转到几个八斗里,等别人的面粉磨好了就可以磨我家的了。

磨完面,用两个袋子,一个是装面的白袋子,把白面装进去;一个是口袋,把麸皮(我们叫麸子)装进去。

我们边聊天边装面粉,麸皮称了五十斤,爸说直接卖给磨面这家,就抵了磨面的费用,这样一算,磨面一斤0.12元,麸皮是一斤0.5元,刚刚抵账。爸还说,现在磨面涨价了,以前都还会找点钱给他的,现在却刚好抵账。

轰隆隆的磨坊里聒噪不安,我都躲到门外看着里面,磨坊的每个角落都是粉尘,就连地面也看不出是泥巴的了。之间磨面的老板把我认为沉重无比的八斗很轻松地扛过肩头,倒在料斗里,机器的下面就流出棕色的白色的面粉和棕色的麸皮。我们会把麸皮再磨一次,这样就会多出一些面粉了。

麸皮的用途,主要是喂养家里的猪鸡和羊,用作饲料添加,有时候,还可以换豆腐。

看着爸蹒跚的步子,弯曲的腰身,一时心酸不已,已经七十好几的人了,却还是这样的节俭,为了儿女能吃上自家的面粉,又是怎样一个人做完这些的,想着哥以前还会将爸送去的面粉放坏扔掉,姐和我都会抱怨爸妈总是送那么多面粉给我们,又吃不掉会坏掉。可是这却是爸妈表达爱的方式。他们这么多年,无论我们怎样说,他们都会依然磨面,捎面给外面工作的我们。

把面粉和麸皮分开装袋,再拉回家,这样才能吃到面粉。

图片 5

今天 ,和爸又一次完整的磨面过程,我想我懂得了什么是默默无闻的付出,什么是任劳任怨的干活,什么是深刻真实的爱,我一定会教会儿子珍惜每一粒粮食,珍惜每一个当下。

遇到阴雨天,就在家里,把粮食倒进一个大些的木盒子,我们叫木汗。洒些水,用毛巾来回搅动、擦洗,就好像给小麦洗澡。再在房子晾起来,阴干。

记得有一回,在公路上晒麦,最后磨出来的面有沙子,那个难吃劲,不提了!但,还是把那些沙子面吃完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人文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中岁月,儿时磨面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