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人文风俗 > 一棵会开花的树,红枣送福年年好

一棵会开花的树,红枣送福年年好

文章作者:人文风俗 上传时间:2019-09-02

在山西大学读本科时,上王文清先生的音乐课,我写过仅有的两首歌,一首歌叫《日子》,里边就提到这枣树,这图腾。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15天)

枣文化底蕴深

我等到行人稀疏的时候,自己缓慢走到树下,深深地呼吸,缓缓地抬头望着那棵开满花的树。

枣太多,枣树节也吃不完,外祖母打下来闷到罐头瓶子里,洒以酒,到过年时拿出来,就是香甜不可方物的“黄枣”,所以说,智取生辰纲的好汉们,以酒就枣,何如这经三月发酵的黄枣。

困苦、贫穷带给孤儿和穷孩子身上的品质,其实如同上天给酸刺树的易生力、枝条上刺儿及不美味的果实。

好大一块酸枣糕

胖女孩的家里有三棵枣树。一棵枣树,结的果实是小酥枣,又甜又脆;一棵枣树,结的是大笨枣,个个都像鸡蛋那么大,挂在树上很招惹眼;还有一棵,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和所有那些不出众的枣树一样,只是勤勤恳恳地挂满枝条,等待着红透的时候,收进口袋,待到冬天的时候,慢慢品尝。

可是我也鬼使神差做过对不起枣树的事。那时我向往影视和书里的宝葫芦或酒葫芦,常想自己拥有,记不得从哪里找了葫芦籽,就种在枣树旁了。我知道葫芦会有藤蔓,想,那就以枣树为葫芦架吧。哪知这葫芦,一来生长凶猛,很快缠了一树,想拽也拽不了;二来,它结出的是一种水瓢那样的葫芦,没有中间的那个漂亮的细腰,我眼睁睁看着水瓢的大葫芦和藤蔓缠着枣树,懂得了这是一个悔之晚矣的决策。

附酸枣功效:

图片 1

“你家歌碟有没有叮咚?”

鲁迅的院子有两棵枣树,恰好我家的院子也是两颗枣树,只不过,一棵是甜枣树,另一棵是酸枣树。前年见到叔叔时,叔叔给我拿了树上的枣,之前又见到邻居伙伴,也是给我拿的枣,也就一碗的量,我却最懂他们,这是最了解我。我曾经说,国旗和国徽是国家图腾的新样子,见到这枣时,真像是一个人在异国见到国旗飘扬,是的,那时我见到了自家院子的图腾,多年未回老院儿,闭上眼睛也知道枣树在一年年萌芽结子。

“是呀,酸枣树枝条长满刺儿,这种树由于自身条件,它即长不成像其它枣树那高大,也结不出那么美味诱人的果实。所以只能凭借自身的易不择环境而存活得,同时果实的不美味和不便采摘等条件是得以种族生存延续的保护方法。”我回应老王。

被誉为“中国人的圣果”

图片 2

枣有两个英文名字,“Chinese jujube”和“Chinese date”,在外国人的眼中,“枣”是上帝赐予中国人的“圣果”。

枣是酸枣的变异类型。酸枣是一个庞大的植物群落。从我国各地相继发现的枣化石看,在山东临朐县曾发现距今1200万年-l400万年的酸枣叶化石,其形态与现代的枣和酸枣叶片基本一致,说明我国至少在1200万年以前就有了酸枣(枣),且分布范围较广。而国外迄今未见有枣和酸枣化石的报道。

而我们现在所吃到的枣,20世纪70年代,科研人员通过河南密县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出的炭化枣果和枣核推测,我国至少在7000多年以前就已开始采集和利用枣果了。

中国栽培枣的历史可以上溯到3000年前。《诗经》中,已经有了关于枣的记载,并且和酸枣分开描述。尤为关键的是,这部历史文献中,有“八月剥枣,十月获稻”的诗句,表明远在公元前11世纪到前6世纪,枣则已经成为定期采收的栽培作物。另一个佐证是,成书于东周(战国时期)的《黄帝内经》中提到“五果:枣干、李酸、栗咸、杏苦、桃辛”,说明2500年前,枣就与李、杏、桃、栗一起成为了重要的果品和中草药。

我国古代在枣的栽培上非常重视品种的选择。《齐民要术》中说古人“常选好味者,留栽之”,即进行品种选优和驯化栽培。在《尔雅》中记载有11个品种,到元代柳贯写的《打枣谱》已搜集到73个品种,有的还记述了其形状和产地。

刘孟军教授在2009年出版的《中国枣树种质资源》一书中指出,迄今已经发现和记载的枣树品种和优良类型近1000个。

花是从哪里来的呢?

后来我就觉得,枣树也像常常在笑。枣树从祖母家的院子里迁来,就像父母和我还有妹妹一起迁过来,虽说离得还是很近,但是,这也是一次重要的乔迁,迁后,就不再迁,这是这棵图腾枣树在北国小镇小院的受命不迁。

图片 3

婚庆吉祥物

图片 4

枣是滋补食品,民间早有“五谷加红枣,胜似灵芝草”之说。

在传统食品中,枣粽子、枣年糕等各种糕点,各具风味。枣还可加工制成蜜枣、醉枣、枣罐头等食品;并可配制枣醋、枣汁、枣酒、枣茶等饮料,或制成枣泥、红枣香精等香料和加工食品的配料。

枣在中国人生活中占有特殊地位。勤劳的中国人,培育了一批批各地名枣,如北京的密云小枣、河北的赞皇大枣、山东的乐陵小枣、陕西的大荔龙枣、浙江的义乌大枣等。

在中国人心目中,枣又象征着吉祥与幸福,是礼仪庆典上的必备之物。最常见的习俗便是婚礼上关于“早立子”的祈福,一般是由德高望重的老人,在新婚夫妇的床头被角放上几颗枣和栗子,取其谐音“早立子”,以求早生贵子,多子多福。

枣树的栽培,是与当地的文化和历史进展分不开的。茌平县志记载,晋文公重耳登基前,曾在茌平县避难躲身,他不思饮食,日渐消瘦。众乡亲便把收获的博陵大枣赠与重耳品尝,没想到食后胃口大开,重耳的身体也日渐好转。此后,重耳却始终忘不了博陵大枣的香甜,并向大臣推荐“此为救命枣”,“日食博陵枣,终生不见老”,从此以后,老人、病人、妇女坐月子必食该枣,博陵大枣在皇宫、在民间均流传开了。博陵大枣每年要进贡朝廷。

枣树极强的适应性表现在无论何种瘠薄的土壤,无论多么恶劣的气候,在种植其他作物产量无几时,栽种枣树却能有较好的收成。自古至今,我国农民,特别是身处生态条件恶劣的山地、坡地、沙地、干旱、寒冷地区的农民都重视枣树的发展,并把枣视为珍贵的食品,在食物结构中占有一定的位置。

古代的帝王们,则把枣作为富国强民的工具。春秋战国时期,枣已被作为重要的木本粮食而受到重视。《史记·货殖列传》中有“安邑(今山西运城地区)千树枣……其人与千户侯等”的记载。《齐民要术》记载“旱涝之地不任稼者,种枣则任矣”。

鉴于枣是“木本粮食”、“铁杆庄稼”,历代王朝多于灾荒过后,为发展枣树发布诏书。河间府志记载了一道明皇帝朱元璋的诏书,他让当地农民按丁分配栽枣树任务,并详细规定育苗和栽植数量等,如违旨则全家发到云南充军。

目前全国枣树栽培面积已达150万公顷,枣果年产量在300万吨以上,占世界枣产量的99%以上。除黑龙江外,全国各地均有分布。

不知道为什么,一朵那么平凡的花,竟然那么有底气,只愿向着太阳开放。这渺小的不起眼的太阳花,是我生命中开得最灿烂的花,直开到了永永远远。它们心甘情愿扎根在那个将支离破碎的塑料盆里,迎风开着红色黄色还有紫色的花朵。

责任编辑:郑少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主要是你嫂子要酸枣仁儿,前阵子她从电视上看养生节目说酸枣仁儿煮粥能治失眠,于是晚餐一吃粥时就唠叨要煮酸枣仁粥,来治我晚上睡不实的毛病。这回可好了,你给我这袋酸枣儿省着她吃粥时在唠叨了。”

在我国广大人民的心目中,红枣象征幸福、愉快和吉祥。民间各种重要的喜庆礼仪,红枣总以代表吉兆而出现。北方很多地区在新婚佳辰,亲友们常以红枣馈赠新婚夫妇;新娘刚进门时要掷以红枣;新婚夜晚,夫妻要互为食枣,寓其意为“早(枣)生贵子”。南方闽广地区,新婚夫妻要对饮“金枣茶”,寓其意为“金枣庆新婚,来岁抱孙孙”。

无论,时光饶了几道弯,我还是清楚的记得那几棵枣树。后来,无论谁在我面前提到那个爱唱歌的女同学,我先是想到了她家的枣树,然后才记起来她的脸。

法学学者

“你说的对,还从没看有哪家专门栽酸枣树的,可酸枣树却在山上有很多很多,其它的枣树在野外却从没见能如此这般自己生长的。看来上天真的是自有平衡法则,能够得到外力帮助的,就会让你做到自身努力不足;不能得到外力帮助的,上天就会多给你些生存的技能。”

相关链接

“是啊。你看,笨得连话都不会说。”

为了省钱,房子用了一批土砖——我不知道土制的砖算不算砖。事实证明,土砖确实不堪用,几年后,大约与父母持家有方有关,他们把地基垫高,又重修了新房。但是,枣树却是在第一次时已栽好,所以枣树是真正的元老,梨树和苹果树,皆为几年后所栽。我记得是一位祖母系的表舅为我们刨了坑、放了树、填了坑、倒了水。

在单位铁路线旁长着几株没膝高的酸枣树,今年竟然结出了小酸枣儿。

传邻国播欧洲

“唱啊。我爸买的碟片上的都会唱,只是你唱的歌曲我没有听过。”

如果给杏花村找一个树和花的图腾,无疑是杏树和杏花,这是村名使然,贴切得很,有点像“梨园行”所讲的“老天爷赏饭吃”。可是,如果给我家的院子,以至于给祖母家和外祖母家的院子找一个树的图腾,那就该是枣树了。

忽然感觉我们这些农村娃也许就是当今社会中的酸枣儿。

新春佳节,北方人都要蒸枣糕,做枣饼;南方人都喜饮枣茶,食枣粒。因“枣”和“好”谐音,故有“吃红枣,年年好”的含义。

“好像有吧。我不知道。”

我不太懂枣的分类,只记得一种圆的是团圆枣,这棵树并非团圆枣树,其枣是椭圆形更有设计感的样子。咬来甚甜,何幸如之。我们为枣树特别配了长竹竿和缠在上面的铁钩。朝南的梢部枣先红,我们就先把它一颗颗钩下来,到大部分都红时,就打,或者偶尔摇树。我舍不得摇树,或许也摇不动。

我一直没见到老王把酸枣儿带来,以为他早把前些日说的话儿忘记了呢?没想到老王他还真的说到做到了,昨晚还真的给我摘了一袋酸枣儿来了。我接过酸枣时说:“这事儿你还真记着呀。”

40多个国家种植中国枣

图片 5

枣还作为中国的友好使者,走向了世界。

起初,枣先是传到与我国相邻的朝鲜、俄罗斯、阿富汗、印度、缅甸、巴基斯坦及泰国等地;随后向欧洲传播,沿着丝绸之路被带到地中海沿岸各国。

枣在美国栽培较晚,是1837年由欧洲传入的,所以现在美国和法国的著作中,仍引用我国的郎枣或梨枣等原来品种名。日本没有原生或野生的枣,枣树都是从我国引进的(大约在9世纪以前)。在《和名类聚抄》上枣的和名为“奈豆女”或“奈都女”,指的是干枣,鲜食枣称作“奈未奈都女”。在日本的古文献《三代实录》(908年)上就已记载了“光考天皇仁和二年(887年)从信浓国进贡梨和大枣”。此后在日本奈良朝、平安朝时代的栽培果树中都记载有枣,说明日本栽培枣的历史在千年左右。

20世纪50年代,前苏联曾大量引进我国枣的品种,美国也先后引进了200余个优良品种。目前枣树已遍及五大洲的40多个国家和地区,枣果的独特风味、保健价值以及良好的适应性和丰产性,日益引起各国果树专家和果树种植者的极大关注。

我从一个胖胖的女生家里挪过来的。

原标题:【 杏 花 村 】 枣 树

图片 6

英文名“Chinese jujube”和“Chinese date”

“我觉得张曼玉是最漂亮的,刘德华很帅,当然谢霆锋更帅。”胖女生激动地脸涨得更红了。

我想起一个老笑话,讲苏联的一个植树队,一个人在挖坑,另一个人在填坑,第三个人在倒水,参观者问这是在做什么,答曰种树,但是放树那人没来。表舅这次的种树,却全是一人完成,所以树栽得格外好。乡邻皆爱笑,表舅栽树那天,除了用力时,其他时间都在笑。

其实人类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流浪的孤儿有几个会轻易的生病、穷人的孩子又有几人不是早当家的,富养在宝贵家庭孩子能有几人有真正的免疫力,又有几人能有真正的担当。

图片 7

有了这三棵枣树,胖女孩的谈资多了很多。

枣树就这样成了院子的中心和图腾,我愿意把那段时光称作我和它的黄金时代。我在枣树下背过诗,听过音乐,看过星星。就像乡邻们,就像移树的亲戚,他们都爱笑,我在枣树下,大约也爱笑

我的搭当老王是个正宗的驴友,只要休班就开车往山扎,山里的什么季节有什么?哪里长什么?他可以说是倍清。每年他家冬天储备的苹果、梨、山楂等从来不买,这水果基本上都他捡秋得到的,而且我也每年都能借不少光。

北京地方名枣45种

图片 8

“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也是枣树”,鲁迅先生在《秋夜》里提到的北京故居院中的那两棵枣树。如今,原地的枣树仍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北京栽培枣树的历史悠久,至今还保存着不少珍贵的古枣树和名枣树,成为活的标本和历史鉴证。

昌平桃洼乡王庄村的“酸枣王”,树高14米,树冠扩展,已成为大乔木,故称之为“王”;比“酸枣王”更为古老的,是崇文区原上堂子胡同14号院内的酸枣树,株高21.3米,干周4米(距地1.5米处),树龄在千年左右,现每年仍结果。而大兴区黄村镇洪村一株树龄在500年左右的洪村白枣,每年都硕果累累且品质优良。这些活的标本,不仅说明北京地区栽培枣树的历史悠久,而且对于研究枣树的寿命、进化和特性等方面也都有很高的价值。

北京的栽培枣,多是由野生的酸枣演变而来。一些品种已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如白枣、酸枣、无核枣及葫芦枣(古边腰枣)等,在《尔雅》中已有记载。著名的密云小枣、牙枣和匾枣等,在元代的《打枣谱》和《析津志》中曾有记载。1988年编写的《北京果树志·枣志》收集到北京的枣品种有45个。

鲜食枣产区首推郎家园。郎家园枣的种植很普遍,至20世纪40年代初尚集中栽植有郎家园枣树近百株。海淀区北安河一带也是枣的集中栽培区,一些优良的鲜食枣品种,如海淀白枣、马牙白枣、北安河脆枣、香山小白枣等均产自这里。丰台区长辛店一带栽植有较大数量的长辛店白枣。大兴区洪村的洪村白枣曾有较大面积的种植和商品枣生产,目前洪村尚存几十年生到几百年生的集中连片大枣树。大兴区的榆垡是著名的加工枣品种大糠枣产区,缨络枣也有较大面积的种植。

密云西田各庄的密云小枣、昌平西峰山的西峰山小枣、门头沟太子墓的太子墓枣、平谷苏子峪的苏子峪蜜枣、房山北车营的北车营小枣,分别是著名的制干枣品种的主产区。

盼在抽屉里翻来覆去地找,终于找到了。

董彦斌

开胃健脾、生津止渴、镇静安神

突然,有一天,盼跑到我家。

这枣树移来的原因,是因为小,故好移,可是渐渐它就长大了,有了一个很大的树冠,自然是亭亭如盖。枣树长大结果,我们发现,原来它的枣很甜。

“那哪能忘呀,以前去没摘是因为霜没下透,树上有叶子,摇晃树枝酸枣儿不落地,大前天那场苦霜,酸枣树叶子基本全落了,好多酸枣儿也落地了,剩在树枝上的一晃儿也就都落下来了。我特意的给你捡了一袋。对了,问你一下,酸枣儿无肉且酸得要命,这多酸枣儿能做什么用呀?”老王问我。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秋天,这院里有个天生的枣树节,我现在闭上眼睛就能回到那场节日。天是蓝的,自不必说,枣树旁的台阶上,青苔似干未干,当我踩着台阶跳着摘枣时,外祖母笑着说“小心”。

“其实我这方法摘酸枣儿是懒人摘法,真正的摘应该是在寒露时分直接从树上摘,那时的酸枣儿肉没干,吃起来枣肉口感好,不像现在有太多酸枣已经干了,吃到嘴中就剩下两层皮了,幸好嫂子用的是酸枣仁。但寒露时摘酸枣儿太不容易了,树枝条上全是刺儿,根本无法下手。”

我正要点头,胖女生问道:“你不觉得他很帅吗?”

我那时看水浒里智取生辰纲,看到枣可就酒,不免觉得奇怪。似乎我吃枣时,是什么都不就的,就那样品尝着最新鲜的味道。

前些天酸枣儿变色后,自己顺路摘了几颗,吃到口中刚稍略有酸味,摘回来几颗给搭当老王吃,老王说:“咱这地的酸枣儿不行,刚第一年结果,个小儿且有污染,哪天我休班上山给你摘点儿,山上果园的路边和壕沟边有太多酸枣儿树了,树上结满了个大的酸枣儿。”

“噢。”我点点头。

院子里有几株果树,枣树之所以能成为图腾,是时间与空间使然,从时间上,枣树栽得最早。父亲与母亲原与祖父母同住一院,后来就在这杏花村的“和尚圩”地区批得一块地,在此筑房。不知为何叫做“和尚圩”,大约曾有过一座寺庙吧。其实,大家一直称之为“于”的读音,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是读错了,现在叫“花明西街”。那时盖房子,就像割麦子,讲究各家帮忙,大约有一位大师傅,相当于设计师,而大量的工程,是邻里乡亲和友人帮忙而建好。

胖女生则躺在自己的床上唱歌,唱了一首便问我,你知道这是谁的歌不?我摇摇头。

遗憾我忘了怎么样写一首歌,好再次写给枣树,但我记得图腾般的枣树每每让我体验东坡等人的诗境,“簌簌衣巾落枣花”。我也想起秋冬季节,不曾离开北国的喜鹊,常常在枣树上栖息而叽喳。

“它很容易活的。”胖女生以极其淡定的口吻说。

枣树就这样成了院子的中心和图腾,我愿意把那段时光称作我和它的黄金时代。我在枣树下背过诗,听过音乐,看过星星。就像乡邻们,就像移树的亲戚,他们都爱笑,我在枣树下,大约也爱笑。

“快叫阿姨。”她推着儿子,往我面前站。小家伙死命地往后躲。

终于,草本的葫芦在秋天渐渐枯萎了,木本的枣树依然屹立,随后两三年,干葫芦枝一再变干,终于让出了本属于枣树的空间。传说中的宝葫芦不仅没有秘密和助人的神力,反而侵扰了枣树,我为枣树的重光而喜悦,倒没有为神话的走样而失落。看来,自家院里的图腾,不需要神力,才是回想起来可以附着梦境的童话。

站在院子里,抬头往上看,全是红的绿的,椭圆发亮的枣,在太阳光中闪着亮光,像一个个小灯泡。拿着木棍打在枝条,枣“啪嗒啪嗒”往下掉。砸在头上有些疼,也顾不得了,像是幸福从天而降,不断地砸到自己似的,心中有种难以压制的欢喜。

我知道还没有写到“另一棵也是”的枣树,那棵酸枣树。由于图腾枣树立于我家院子中央,而立于侧远处的酸枣树,就一直甘于默默地站立。这棵酸枣树低调平凡,却每每奉献有别于甜枣树之沁香的皮薄而核大的酸枣,以这种不一样,它彰显着自己的存在,彰显着多样性的不凡。

我从来都不知道,她是那么喜欢唱歌,竟然能够唱整整一个下午。不幸的是,我连一首歌的名字也不知道。

中秋节快来了,就让我祝福数年久违的枣树节日快乐。幸有明月,可同时照得我和远方故乡的枣树。

胖女生,脸总是红红的,爱笑,更爱讲笑话。不过,她最爱的是唱歌。家里的土坯墙上贴满了明星的海报。

责任编辑:

土坯的房子被楼房替代了。枣树只剩下半棵,在靠近大门的地方残喘着苟活。那个爱笑爱唱歌的胖女孩,嫁到了远方。

从空间上说,枣树在房子的正前方,房子的前面是一个月台,月台的边缘就是枣树,第二期房子重建时,月台垫高,所以给枣树围了一个圆形的围栏。枣树的前面是自来水龙头。客人从院门进来,先看到的是枣树,我们若在屋里向窗外看,是隔着枣树的枝叶看到客人的身形。

我会唱很多的歌,也只是那些碟片上爸爸常听得那些。后来,流浪的人,狱中望月,滚滚红尘,那些年流行的大众话的歌曲,也唱得很熟练。

至于外祖母家,那是一个枣树王国。印象中枣树的数量在8棵左右。外祖母家的房子,修筑了一个方便的砖梯,可以很快上到房顶,房顶有护栏,可以凭栏眺望,向下看就是枣树林。

当黑色树皮的枣树冒出新芽的时候,我从胖女孩的口中知道了。当枣树开满黄色碎花的时候,我就像亲自闻见了花香。当枣树结果的时候,我好像真的见到了被累累的果实拉直的枝条。终于等到亲眼去看的机会了,我心情格外激动。

“早已经没有了。”胖女孩说。应该说是个小妇人,而不再是女孩。现在,她已经有两个儿子了。和我说话的时候,怀里还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家伙,身边还站着一个。

“那当然了。”胖女生极其肯定地说,“我从来都没管过它们。你看,它们不是活得很好嘛。”

然后,慢慢地走开。

“没关系。小孩子怕生。”

“是吗?”我则愿意以坦白的心里相信她说的是事实。

“这个是刘德华。”

盼打开电视,插上麦克风,站在我家的席梦思大床上又是蹦又是跳,摇晃地头发都飞起来了。谈恋爱,这个字眼儿,第一次这么莽撞地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措手不及。

“有呢!有呢!”

它那么努力地开着花,将院墙都依靠的向外倾斜甚至裂了缝,一根茁壮的树枝带着那么多盛开的花朵,热情地伸出了墙外,悬在行人的头顶上。结果,却没有人注意到它。多少是有些落寞。

“你从来都不唱歌吗?”胖女生吃惊地问道。

“我知道你的存在,也知道你美丽花朵的芬芳。”我对树说。

“这个是张曼玉。”胖女生眨巴着眼睛说。

现在,大家都长大了。

曾经的曾经,我有过一盆不起眼的花。不过,它们却有着响亮的名字“太阳花”。说实话,是不是真的叫太阳花,我心里也没有底。因为大家都这样叫它,还因为它只有见了太阳才会开花。所以,我也毫不犹豫地认定它是“太阳花”。

“你家的那几棵枣树……”我见到她的时候说。

我说:“帅吗?”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长相好坏与否。

在临街的院墙里有一棵树,独自开着花。

如今,站在路边,看着那颗孤孤单单开着花的树,我又想到了那几棵枣树。虽然,并没有吃上几颗枣,但是,心里还是对那些枣树念念不忘。那么多个夕阳灿烂的下午,那么多愉快的少年时光。

我看了半天,也没察看出漂亮和帅气,只是知道了海报上那些人的名字。他们和胖女孩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她会那么激动,甚至还要在自家的墙上,贴着这些从没谋面的陌生人的照片。我始终没有搞懂。那时,我也不知道那叫“海报”,只是觉得是一张放大的照片。在我的心底,这些人从来都不存在。

我信服地点点头。在我面前,是开满了红的,黄的,紫红的太阳花。数不清的花,还有花骨朵和已经鼓胀的包满黑色小种子的果实。

来来往往的人,匆忙地从树下走过,谁也没有抬头去看那开满花的树。我站在离树不远的地方,试图等待到一个能抬起头看那棵开着花的树的人。等了好久,也没有见到什么人抬头。他们的脚步都是那么匆忙。那棵被忽视的树,盛情地开着大朵大朵粉白的花,显得那么孤独。

胖女生长大了。我也长大了。那几棵枣树只在我的记忆中旺盛地生长着。没有什么树,能比得上它们。无论是开粉红花的桃树,还是开白色花的梨树,都比不上那几棵枣树。它们是我回到儿时的必经之路。

“你有两个儿子了。”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人文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棵会开花的树,红枣送福年年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