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人文风俗 > 普通话节目让粤语沦陷,关于粤语

普通话节目让粤语沦陷,关于粤语

文章作者:人文风俗 上传时间:2019-09-04

原标题:我是广州人,但我不会讲粤语…

最近,粤语仿佛成为了网红,前后刷爆了朋友圈和微博,先是在某小学开设粤语教程,这两日陈小春保卫粤语又上了微博热搜。

增加一个普通话节目何至于“粤语沦陷”?

图片 1

你会说粤语吗?

当时看到在广州市区某小学开设专门的粤语课程时,我既喜又悲。

广州市政协日前召开十一届常委会二十一次会议,并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亚运会软环境建设的建议”,该建议提议说,可在综合频道或新闻频道的主时段用普通话播出,以适应来穗参赛和旅游的国内外宾客语言环境的需要。一石激起千层浪,众多“老广”联名抵制,捍卫粤语播音。某著名传媒人甚至在帖子上写道:粤语沦陷。被消失的方言后面必定是被弱势化的文化。唇寒齿亡。今天可能被移走的是广州人的母语,明天您的母语也不会平安。

图片来源网络你可以离

估计很多广州人会说:“当然会啦。”

喜的是粤语终于可以作为一门课程在学校里让孩子们学习;悲的是在以粤语为地区语言的广州地区,竟然还需要用这种方式推广粤语,现在的小孩居然要在学校课堂上才能学习到粤语。

如果说,广州市政协的建议是取消或消灭粤语,那么众多“老广”联名抵制也好,著名传媒人惊呼“粤语沦陷”也罢,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广州市政协只是希望某些频道的主要时段,改为普通话播音,至于有那么大的反应吗?中国的方言有十几种甚至数十种,但未见得每个地方都用方言播音。那他们的地方文化就消失了吗?当然没有。当地人依旧说着地方话,看着地方戏,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天并没有塌下来。怎么在广州,在这个至少有着2/5外来人的广州,增加一个普通话节目,就会让“粤语沦陷”?广州文化果真那么脆弱?

你可以离乡,但请为乡的方言骄傲。

但是,对于很多新广州人,恐怕只能摇摇头了...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粤语不过是全中国众多方言中比较有名的一种而已;但对于我来说,粤语是母语,是最亲切的语言。这就如藏族的藏语,北京的儿化音,福建的闽南语。

我相信,一百年前,不会有这个问题。再后退500年,更不会有这个问题。那时候,粤语文化绝对称得上是原生态。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算盘是中国人的发明,但在电脑面前,估计没几个人愿意打算盘了。毛笔算是国粹吧,可有谁还用它写字呢?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化,文化自然也在不断发展变化,中国人从穿长袍马褂到穿西服,但并没有变成洋鬼子。当然,要想完整地保护地方文化,最好是与世隔绝,或者干脆退回到一千年前。

小的时候,父亲跟我说过一个故事。

最近我一个外地的朋友要来广州旅行,他问我:“广州人讲话是不是很有意思?是不是像《七十二家房客》里面的包租婆和369那样,牙尖嘴利?”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出生于1994年,在广州西关和东山长大。

其实,语言就是个交流工具而已。它虽然具有文化的属性,但更主要的功能还是交流。在人口流动、信息爆炸的年代,语言不可能恪守它原始的状态而一成不变。变是绝对的,而不变是相对的。在语言的运用上,从来就不存在谁压倒谁或谁输谁赢的问题。当“外来人”融入粤语地区,就是讲粤语的老大妈,为了把青菜卖给“北方佬”,恐怕也得学着说几句普通话,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与所谓“文化之争”何干?在不同语种的国家,如果要举办大型活动,其宣传用语,除了其本国语言之外,至少也要配上英语。这只是为了便于交流而已,“让外来人享受应有的信息获取权”,与“文化之争”或“文化沦陷”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

有一个青年,叫阿三,从某人口大省的落后农村来到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大城市。和同村的许多后生一样,阿三对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怀有各种期盼。

国家大力推广通用语的年头,阿三为了便于工作努力学习普通话;港式文化、粤式经济兴盛的年头,为了赶时髦、彰显身份,阿三又去学粤语。

在大城市拼搏了十多个年头,阿三确实小有成就。但那口混杂着浓重方言味的普通话和半生不熟的粤音却一直让阿三感到自卑。阿三在大城市成了家、立了业,但是这个城市新涌入的青年人的标准普通话和本地人娴熟的方言让他感到迷茫。这里不是他的家。

后来,阿三回家,回到了那条让年轻时候的阿三一心只想“逃离”的村庄。当年迈的亲人都热情地与阿三交谈的时候,阿三只能欲言又止。

阿三的眼神变得空洞,因为他发现,他已经不能发出和亲人们一样的语音了。阿三的方言,是普通话,也是粤语,同时也什么都不是。

阿三第一次觉得,这个地方,这条他出的村庄是如此陌生。

阿三更迷茫了,他觉得自己的家没了,自己再也回不去那个记忆中的故乡了。

我看了看他,心想,其实你不知道,我现在身边很少朋友讲粤语啦,大部分人都讲普通话。

在我小时候,广州的大街小巷里说的都是粤语,被称为广州话(公认的标准粤语发音是广州西关地区的发音),居住的大多是广州本地人,和老街坊聊天、出门买菜、到餐厅点菜等等,脱口而出的都是毫不犹豫的广州话,而对方,大多也以广州话回应。

广州市政协之所以提出增加普通话节目,也正是在亚运会即将在广州召开的大背景下说的。不仅如此,广州还面临着国家中心城市的建设,因此,“广州应该有更开放、更包容的胸襟”,而不必计较什么粤语文化的得失。


图片 2

那时候的广州,是我记忆里感觉最亲切最熟悉的广州。

符玉瑶

我在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已经随父母来到广州很多年了。平常交流用的是广府的粤语,上课学的是普通话。至于自己家乡的方言,除了偶尔的与家人之间的沟通外,已经鲜有使用。

事实上,在十年前,很多从外地来广州谋生或者读书的人,都还在抱怨广州本地人用粤语“歧视”他们,不会说粤语的外地人分分钟都可能被蔑称为“捞佬”。

现在的广州,发展迅速,每日千变万化。所谓北上广深,广州作为中国里公认的大城市(还被冠上了妖都的称号),吸引了无数外地人前来工作。所以,如今在广州的道路上、公共交通上、餐馆上,大多说的都是普通话。

语言可以是个很强势的东西,同时也可以是个自卑的存在。

然而,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短短数年间,曾经是“本地人身份象征”的粤语也开始有消失的危险。

广州人似乎也慢慢习惯了这种新生活,再也不开着家门与邻居闲扯,因为邻居是不认识的外地人;到外面便利店买东西,或招呼服务员点菜时,我们都用普通话展开交谈。

小学那回,普通话的学习是很重要的,是属于教学大纲的TOP3那种。语文老师嘴里反复念叨的一句话就是:“好好说话,说普通话!”但我至今还记得,广州籍的老师特意强调的“普通话”里依然是粤语里翘不起的味道。

图片 3

来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们渐渐不能马上分辨清楚谁是广州人,谁不是。后来,弄了不少笑话,如果你也是广州人,你肯定也遇到过。

身边的同学有许多是广州本地的,但也不乏外地的,我至少还是广东人,但是一些来自北方的但又非标准普通话区域的同学就常常被人取笑口音问题。

各地的城市长得越来越像了,一样的高楼、一样的街道、一样的着装、还有说一样的话,那些代表地方文化内涵的语言已悄然走向“大一统”,粤语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尴尬。

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你去商店买衣服时问价钱:用普通话问这件衣服多少钱?店主用普通话回答。转过身去,店主用粤语与旁边的人交谈,再转头来,用普通话向你介绍衣服。然后你哭笑不得地说,我会说粤语。店主笑了笑,你们才用粤语交谈起来。

“你看你,这是哪门子的普通话?”

难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在外拼搏回到故乡,想和家人谈谈家常,却发现年轻一代的广州仔囡,早已不会说粤语。

中国民族众多,各种方言众多,不统一学习一门国语实在无法沟通,所以我认为推广普通话是有必要的。

“笑什么笑,你们广东人不也只会“煲……冬……瓜”?”

图片 4

二十多年前,全国已经开始推广普通话。我在上幼儿园时便开始学习普通话,从拼音开始,当时的我不过四、五岁。上小学三年级时,我和我身边的所有小伙伴都能说流利的普通话。

“那又如何?有本事你出去也说粤语?这里可是广州哦!”

怀着这样的担心,我做了一个小采访, 竟发现

这么多年过去了,得到的效果显而易见,80后的年轻人几乎都会说普通话,但同时又失去了很多东西,例如自己母语的传承。推广普通话时,不应抹杀掉下一代人学习母语的权利。

一般来说,外省的同学都是拗不过广州人的。有句话叫“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普通话。”粤式普通话是出了名的不准,但其实很多广府人是不以为意的。

图片 5

在许多学校里,大大的横幅挂在鲜明的位置,上面写着请说普通话,孩子们甚至还被老师规定在学校必须说普通话。

“我识白话我最叻!”广府人就是有这种骄傲。

来自煲冬瓜:

现在有一个很奇怪又相当普遍的现象,我更加无法理解。父母俩人说地道的粤语,跟孩子说话时则切换成了普通话,有的甚至还不让孩子说粤语,原因竟然是为了让孩子说好普通话。

我虽然也是粤语区的人,但是粤语本身分类繁多,而且语音差异巨大,因而很小的时候为了避免被旁人嘲笑“乡村粤语”,我一直使用的是广府片的粤音。久而久之,对广府粤语的偏好远甚于家乡的方言。

小学三年级前,学校里很多老师说着一口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为我们上课,上着上着,口音又飘到粤语去了……

学语言,尤其重要的是语言环境,我个人认为孩子学习普通话的环境和氛围在学校里就有了,回到家里又何必再强迫孩子说普通话呢?孩子在学校上学,老师每天上课时说的是普通话,而且小学一年级必定要学习拼音,有哪个孩子说不出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呢?其实几乎没有。

确切地说,方言对于我们家来说成为了在这个大城市日常交流的一种不齿,要表达“是”,我的父母通常会使用普通话的“是”或广州话的“系”,而不用家乡的“紫”。

以前听到最多的是,班里的外地小伙伴抱怨老师不讲普通话,她们听不懂。

然而在广州,很多小孩竟然不会说粤语,父母能说流利标准的粤语,都是做人不能忘本,但这不是从小就教导小孩要忘本吗?

“平时在外可以不用多说家乡话,被人听不懂,会笑话你的。”家人总是这样说到。

图片 6

母语都能丢掉,那还有什么不能丢的?语言是一代人传至下一代人,口耳相传,不求发扬光大,至少要让下一代会说吧。

在学校,我的方言是弱势的;在这座城市,我的方言依旧是弱势的。因为你不是毛主席,所以一口“流利的方言普通话”只会招来异样的目光,方言于是成了一种令人自卑的存在。

小学三年级,开始流行“推广普通话”,为了“推普”,说普通话被赋予了更多内涵,例如写规范字、说普通话。

要是下一代不会说,那下下一代呢,下下下一代呢?是不是百年以后,粤语就将不再是广州的特色语言了呢?是不是粤语的传承之地不再是起源之地了呢?

只是,方言始终是自己的根本语,这是忘不了、改不掉的记忆。粤语说得再溜,普通话讲得再好,始终不是记忆里的发音。

在学校的时候只说普通话,回到家里也懒得改回来。

广州人比较包容,外地人来到广州,用普通话与广州人交谈,广州人会自动切换成普通话回应,生怕他听不懂,哪怕是操着浓重的口音,但一定会尽力说普通话。

图片 7

图片 8

广州人尊重外地人,大多数老广会热心地照顾听不懂粤语的他们。可是这世间万物,哪有理所当然之事?有些外地人来到广州,听不懂广州人之间用粤语的交谈,竟然会要求他们说普通话。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日复一日的观念灌输,现在我已经不习惯说粤语了,感觉普通话说得更顺口。

我有同学现在在读研究生,她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有的同学一听到她说粤语,就会狠狠地撂下一句:请说普通话。

前天趁着中秋回了趟家,晚间在亲朋好友絮絮叨叨的宴席上,内容我是一点也不感冒,但那嘈杂的话声笑声骂声高呼声却让我感到一阵的亲切。我当时就觉得,自己是真的回家了。

图片 9

请搞清楚情况,这是广州,广州人在自己的地方说母语,这样也不行吗?这道理不就跟不让藏族人在藏区说藏语,不让北京人在北京说话带儿化音,不让福建人在福建说闽南语一般蛮横吗?

确实,有什么比重听方言更有回乡的感觉呢?所谓的乡,只是一个可以随时改头换面的地理区域。但是,口音是不能骗人的,因为口音就像狗的尾巴,耳闻目睹之间已经说明了一切。

来自豆豆:

近日,陈小春发了一篇长微博,其中对那位毕业来广州5年之久仍不会说半句粤语的湖北妹子颇有微词,原因是湖北妹子认为学粤语没用。

方言是乡的衍生,乡在靠方言延伸。

我是老广人,一直都以讲粤语为豪,从小我就要求身边的朋友要讲粤语,朋友们也很乐意和我学粤语,但上大学后,我发现我再也没办法带领我的朋友和我一起讲粤语了。

其实我认为,外地人学不学粤语是他们的自由,他们认为学粤语有用与否,这也是他们的看法,我们本地人无权干涉。

图片 10

图片 11

广州的确不排外,只是外地人想融入广州,不求会说粤语,但建议要学会听懂简单的粤语,总不能仗着广州人愿意迁就外地人就认为粤语没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学的朋友来自五湖四海,方言不同只能用普通话沟通,原以为毕业后上班能说回粤语,没想到上司是湖南人,同事是潮汕人。

任何母语非粤语的同胞都可以认为学粤语没用,但绝不能认为粤语没用,这是原则问题。

曾经走访过广州城大大小小的老村落,虽然在城市化的交融下,这些昔日原汁原味的老广府住地已经变成了千万外来务工人员的安身之处,到处是混杂着各色方言的普通话。但在某些老宗祠里,依然能看到一群年级略大的长者在说着地道的广府粤语,打着自己的麻将、侃着自己的琐事、唱着自己的粤剧。

现在粤语只能和家人聊,我真的厌烦了这种状态,可是却无力改变它。

无论是谁,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外地人必须尊重这个地方的文化习俗,而语言是其中具有地方特色且相当重要的一部分,请那些轻视粤语的外地人(当然是极其小部分,很多人还是很喜欢粤语的)不要再强迫粤语使用者都说普通话。

一个土生土长的广州学生跟我说过一句话:“粤语是一种文化,如果广州人哪天普通话说的比粤语都好,那广州的文化也完了。”

图片 12

再者,这世界上的任何一种语言(包括方言),都是经过漫长的历史才最终渐渐形成的,所以语言没有地位高低之分,任何一种语言都值得被尊重及传播。

以前我看到一些“安土重迁”的老人,一辈子守在生养自己的土地上,觉得这不过是一种对环境的依恋和生活习惯的固化。但如今想来,这里面多少就有着对语言的依恋。

图片 13

作为母语为粤语的广州人,我绝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人敌视粤语,甚至诋毁粤语,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想所有母语为粤语的人,都会站起来共同捍卫粤语。

有时候太久不回家,在同乡亲人之间突然而至的“方言对话”时,会茫然无措,一个词语的发出竟然需要一段时间的思考。这是件很可怕的事。

来自五花肉:

最后推广一下:粤语真的很美很动听,有着与普通话不一样的韵味,欢迎广大有兴趣者前来学习哦。

图片 14

我是在广州土生土长的,但爸妈是外地人不会讲粤语,所以我也跟着家人一直讲普通话。

顺道普及关于粤语的部分背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年来,我从没为我的方言烦恼过,直到有一次坐公交车,公交车司机在半路上用粤语和我搭话。

粤语与普通话相比,确实要难一点,粤语有九声六调,普通话只有四个声调。粤语约有2200多年历史,不仅在广府(广东和广西)一带有将近4000万使用者,还在海外多个国家的华人社区中被广泛使用,更是被联合国承认为语言,且列入日常生活中主要运用的六种语言之一。

当年,粤语曾一度被提议为中国国语,但后来,普通话被最终定为国语。在全民推广普通话运动中,粤语受到普通话的影响越来愈大,导致在中国大陆粤语分布区的许多年轻一代不懂一些专门名词的粤语读法。这种情况使不少以粤语为母语的人士开始产生一种母语危机感。

自己活在大城市时,总觉得自己就是那个阿三,为自己的方言口音感到自卑、想要极力依靠语音这一工具从本质上融入大城市的文化圈。但到头来,口音还是那个口音,真正的城依旧是属于本地人的。而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乡,也俨然望不到了。

图片 15

语言学里对语言的定义是,语言是一个地方约定俗成的表达方式,每一种语言的背后,都是一个地方千百年文化、思维的沉淀结果。

他说的每一句我都听得懂,但那一瞬间却忘记了怎么用粤语去回应他,最后还是用普通话回答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下车后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

想想,广州人对于自己白话的自信和骄傲,不仅仅是广州城经济蓬勃带来的信心,同时也是广州人对于自己文化的骄傲。而反过来,总是想着“逃离”落后乡村、在大城市出人头地的我们,在努力掩藏、刻意改变自己的“乡土口音”的时候,同时也是在抛弃自己的文化。

图片 16

南拳妈妈唱过:“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叫家乡。”我乡方言若已忘,乡又何处有?

图片 17

某一天,我看到街上有一男孩一妇女,大概是母子。男孩还小,至多不过三四年级的模样。

来自黐脷筋:

“妈妈,我要买那个……”男孩的普通话说的很不错。

其实不是我不想学粤语,只是每当我说得不准时,班里面的部分本地人就会捂着嘴笑话我说:“咩啊 你up乜啊 ,成个黐脷筋咁”。

而那位妈妈,只是一直在用我听不懂的语言抱怨兼责备地回应着。

还记得开学那一天,坐在我隔壁的女生一开始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当她问了我一句,“你叫咩名?” 我说,我不太会讲粤语。并用很不流利的粤语说了自己的名字后。没想到,她很意味深长地说了声,哦...之后就再也没和我说过话了。

“说什么普通话?连自己的家乡话都不会说了?”妇女最终不厌其烦地用别扭的普通话骂了男孩一句。

图片 18

然后,就是我再也听不懂的方言了。

很多时候,不是新广不愿意去学粤语,我们也想试着融入,可是当我们主动时,却发现一些老广,自带保护层,他们不希望也不愿意,让我们进入。

虽然我依然觉得在这个繁华的大城市随口以方言应答是件“很low的事”,但仔细想来,这又如何?凭什么只有普通话和广府话是高级的?

可能是我太玻璃心了,经常感觉他们散发着,“禁止入内”的气场。

我的乡很不繁华,乡的方言也很不强势,但我依然想说,不得不说。毕竟,总有一天,我还是要回到那个都是方言的乡,像阿三那样地回乡,但又不想像阿三那样地找不到乡。

图片 19

乡的方言在,乡就在。

久而久之,我不再刻意去融入他们,说普通话和新广们一起玩,反而令我更轻松了。

图片 20

来自包子妈妈:

“我公婆都是地道的广州人,他们一直觉得孩子学会粤语很重要,应该从小逼着孩子讲粤语。”包妈诉说了自己的苦恼。

图片 21

包妈说,她并不反对孩子学习粤语,只是觉得孩子还小,正是学习语言最好的时候,应该先教他讲普通话这个最常用的语言,而非粤语。

“语言最重要的是交流,现在人人都讲普通话,没必要刻意去学粤语。”包妈说道。

图片 22

为了让小孩能够更快的融入到集体里,许多宝妈都认为没有必要逼着孩子学粤语,把普通话说好,才是首要任务。

图片 23

来自大熊:

我奶奶听不懂普通话,也不会说普通话,虽然我听得懂粤语,但是讲得很拗口。因为语言不通,经常觉得鸡同鸭讲,久而久之我就不再想主动和奶奶聊天。

图片 24

大一期末的时候,奶奶突然发很多条语音给我,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微信是我帮奶奶注册的,往日里奶奶都是发语音)。当时我正在背书,没空理她,奶奶锲而不舍的连发了好多条。我只能不耐烦的回复她 “别烦我,我要复习。”

图片 25

后来我考试完,有时间看手机,才发现奶奶后来发的那几条微信都是字,心想着或许奶奶是找人代发的不以为然,没想到放假回家,妈妈告诉我奶奶为了跟我沟通,每天都缠着她学普通话。

当时听完,内心很震撼,想着多陪陪奶奶,可是在外普通话用惯了,和奶奶讲粤语讲着讲着又卡住了

有时我想主动点,却发现改变不了什么,反而增加了很多无力感**。**

图片 26

还记得小时候看香港电影,字幕并不像现在那样给人感觉很简单。它独特的音调,魔性的词汇都使得粤语生动悦耳。听过一次,终生难忘!

图片 27

下面这几个粤语绕口令,想必大家小时候都说过,现在你还会说吗?

1.去街市买鱼肠,见到姨丈,放低鱼肠 问候姨丈,执翻鱼肠,拜拜姨丈。

2.一蚊一斤鸡,一蚊一斤龟,究竟系鸡贵定系龟贵? 一蚊一只龟,七蚊一只鸡,佢话龟贵过鸡,我话鸡贵过龟,噉究竟龟贵过鸡定系鸡贵过龟。

3.邮差叔叔送信纯属迅速送出 。

若你仔细追究和推敲,粤语里,有一种耐人寻味的魅力。

图片 28

汪涵曾说,“方言就是,我说,你懂,他不明白”。

这些藏在血脉里的东西,虽然看上去有些地域性,可等你真正去到远方,方言就成为了你的根。不管身处何地,只要听到自己家乡的方言,就会倍感安心和亲切。

图片 29

然而一旦粤语渐渐离我们而去,这份亲切也会越来越有距离,属于每个人的乡愁也将逐渐殆尽,传统文化的守护也面临缺失。

图片 30

还记得我们之前做过的《如果有一天广州的老字号凉茶铺“走”了,是我们每个人的错!》和《生活在广州的我们,都曾被士多爱过!》特辑吗?

(点击图片可查看)

羊城内消失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多了,但是任何东西消失都抵不上,粤语消失令我们心痛。

图片 31

粤语是广州人的标签,如果广州的新一代不再讲粤语了,粤语真的有可能慢慢消失...

而我真的不希望有这样的一天,相信你也一样...

今日话题

你会说粤语吗?

你想学粤语吗?

你希望粤语消失吗?

图片 32

图、文 | wendy

广州潮生活V原创、转载请注明

勾搭主编微信:jayhe92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人文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普通话节目让粤语沦陷,关于粤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