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人文风俗 > 是一种误读,的说法不正确

是一种误读,的说法不正确

文章作者:人文风俗 上传时间:2019-09-15

原标题:“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近年来,随着我国发展阶段变化、生产结构优化和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增强,消费结构持续升级。不过,由于今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放缓。有人认为,这是“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表现;更有网友把某品牌榨菜利润大幅增长、某网购平台“走红”作为“消费降级”的“证据”。

近年来,随着我国发展阶段变化、生产结构优化和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增强,消费结构持续升级。不过,由于今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放缓。有人认为,这是“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表现;更有网友把某品牌榨菜利润大幅增长、某网购平台“走红”作为“消费降级”的“证据”。

居民消费究竟是在“降级”还是在“升级”?最近,一些低价销售渠道受到消费者青睐,生产榨菜、方便面、二锅头等产品的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良好,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比前两年有所下滑。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它既没有理解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一指标,也没有搞清楚消费升级和降级的特点。事实上,不论是价格亲民的社区菜店,还是基于社交网络的“拼团”“砍价”,都是通过丰富供给形式来满足多样化消费需求,并不是消费降级的表现,而是通过创新模式、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方便顾客来促进消费质量和顾客体验提升,为消费升级创造条件。最近,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增加居民收入、促进消费的政策,正是要从稳定经济增长、提高可支配收入和改善消费环境等方面出发,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释放消费潜力,促进居民消费持续升级。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近年来,我国居民消费无论是实物消费还是服务消费,总体上都处于持续升级态势。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

其实,所谓“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论调,是与当前事实和走向预测不相符的。

其实,所谓“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论调,是与当前事实和走向预测不相符的。

消费降级;消费结构;居民支出

新普京棋牌 1

从消费的规模扩张看,当前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规模已经十分庞大,单月规模已超3万亿元,在这样的高基数下,增速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而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只是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实物商品消费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的服务消费部分。

从消费的规模扩张看,当前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规模已经十分庞大,单月规模已超3万亿元,在这样的高基数下,增速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而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只是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实物商品消费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的服务消费部分。

居民消费究竟是在“降级”还是在“升级”?最近,一些低价销售渠道受到消费者青睐,生产榨菜、方便面、二锅头等产品的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良好,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比前两年有所下滑。有人根据这些现象得出消费正在降级的结论,一时引起热议。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它既没有理解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一指标,也没有搞清楚消费升级和降级的特点。

今年以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放缓。数据显示,除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10.1%外,其余月份的同比增速均为个位数,与往年两位数的增速形成了鲜明对比。有人认为,这是“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表现;更有网友把某品牌榨菜利润大幅增长、某网购平台“走红”作为“消费降级”的“有力证据”。

从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国际经验表明,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城乡居民一般会从基本的吃穿消费向发展和享受型消费倾斜。

从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国际经验表明,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城乡居民一般会从基本的吃穿消费向发展和享受型消费倾斜。

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经经历了10多年的两位数增长,今年1至9月同比增长9.3%,虽然相比去年同期增速略低1.1个百分点,但仍属于较高增速。应该认识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体现的是消费规模,它本身并不能说明消费结构或层次的变化。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变化出发得出消费降级的结论,明显用错了衡量指标。实际上,规模增速放缓与内部结构优化相叠加,本身是消费升级到一定阶段的规律性表现。同时,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一指标并没有包括当前迅速增长的文化服务消费。2018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体育健身活动、旅馆住宿支出分别增长了39.3%和37.8%。如果观察涵盖内容更为全面的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指标,则会发现其2018年前三季度的实际增速达到6.3%,比上年同期提高0.4个百分点。综合各项指标可以发现,我国不仅消费总量不断扩大,而且消费结构持续升级。此外,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有所下滑也与商品房销售面积减少、汽车购置政策变化等特定因素有关。部分消费内容出现短期波动,并不代表结构变化的长期趋势。

其实,所谓“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拿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来说,吃穿用等传统消费加快提质升级,各地超高清电视、智能手机、智慧家居用品、绿色家装材料、汽车等升级类商品销售红火;新兴消费亮点纷呈,旅游、看电影、观演出、逛博物馆、泡图书馆等逐渐成为节日消费新时尚。这些变化既是消费升级的缩影,也是驳斥“消费降级”论调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拿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来说,吃穿用等传统消费加快提质升级,各地超高清电视、智能手机、智慧家居用品、绿色家装材料、汽车等升级类商品销售红火;新兴消费亮点纷呈,旅游、看电影、观演出、逛博物馆、泡图书馆等逐渐成为节日消费新时尚。这些变化既是消费升级的缩影,也是驳斥“消费降级”论调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在追求消费升级的同时更加关注支出的性价比,是当下消费结构变化的主要特点。当前,代表食品消费支出占比的恩格尔系数已由改革开放初期的60%左右降至低于30%的水平。环顾四周,从基本的食品、简单的生活用品到各类家电、汽车乃至智能电子产品,消费品种类之丰富、功能之多样是此前任何一个时期都无法比拟的;体育健身、旅游度假、欣赏音乐会等早先被认为属于“高端人群”的消费内容,现在已经进入寻常百姓家。并且,在不断融入世界经济的过程中,我国消费领域也在与国际接轨。特别是近年来跨境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使人们能够足不出户购买全球各地的商品。在消费内容日益丰富、消费选择不断增多的情况下,人们对消费活动的关注点也会发生变化。为了将更多的收入用于满足社交、休闲、健康、育儿等发展型或较高层次的消费,人们会在吃、穿、用等基本消费方面更加看重内在品质,选择更为实惠的商品和服务,而不是一味追求名牌、买贵比阔。某些价格虚高的低性价比消费活动支出减少并不是消费降级,恰恰是消费结构优化和消费观念升级的表现。

目前,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庞大,单月规模已超3万亿元,在这样的高基数下,增速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而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实物商品消费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的服务消费部分。近年来,我国服务消费快速增长,在整个消费中的比重明显上升。因此,简单地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放缓解读为“消费疲软”,不符合实际。

由此可见,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消费变化反映的是总体消费水平和发展趋势,不是通过研究个别商品销售状况就能得出结论的。

由此可见,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消费变化反映的是总体消费水平和发展趋势,不是通过研究个别商品销售状况就能得出结论的。

从供给角度来看,一个充分发展的消费市场是高度细分的,需要一个在内容、质量、价格等多个维度包含多个层次的供给体系与之匹配,企业可以在其中选择恰当的定位,为不同目标群体提供商品或服务。我们不能因为出现价格低廉的零售渠道就认为发生了消费降级。事实上,不论是价格亲民的社区菜店,还是基于社交网络的“拼团”“砍价”,都是通过丰富供给形式来满足多样化消费需求,并不是消费降级的表现,而是通过创新模式、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方便顾客来促进消费质量和顾客体验提升,为消费升级创造条件。

同时,还要看到,消费是一个慢变量,往往会受到经济、社会、心理、文化等多种因素影响。从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制约消费扩大和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仍然比较突出,重点领域消费市场还不能有效满足城乡居民多层次多样化消费需求,监管体制尚不适应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迅速发展,质量和标准体系仍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还未能有效发挥作用,消费政策体系尚难以有效支撑居民消费能力提升和预期改善。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制约消费扩大和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仍然比较突出,重点领域消费市场还不能有效满足城乡居民多层次多样化消费需求,监管体制尚不适应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迅速发展,质量和标准体系仍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还未能有效发挥作用,消费政策体系尚难以有效支撑居民消费能力提升和预期改善。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消费受收入约束的客观规律。最近,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增加居民收入、促进消费的政策,正是要从稳定经济增长、提高可支配收入和改善消费环境等方面出发,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释放消费潜力,促进居民消费持续升级。

从国际经验看,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城乡居民一般会从基本的吃穿消费向发展和享受型消费倾斜。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居民收入持续攀升,人民生活温饱问题已解决,正快步迈进全面小康。在这一进程中,我国居民消费从之前明显的模仿型排浪式特征,发展到今天个性化、多样化渐成主流,保证产品质量安全、通过创新供给激活需求的重要性显著上升。

新普京棋牌,因此,我们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应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顺应居民消费提质转型升级新趋势,依靠改革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实行鼓励和引导居民消费的政策,从供需两端发力,积极培育重点领域消费细分市场,全面营造良好消费环境,不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引导形成合理消费预期,切实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因此,我们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应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顺应居民消费提质转型升级新趋势,依靠改革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实行鼓励和引导居民消费的政策,从供需两端发力,积极培育重点领域消费细分市场,全面营造良好消费环境,不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引导形成合理消费预期,切实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具体来看,近年来我国居民在衣、食、住、行等领域都出现了明显的升级态势。在衣着消费方面,人们更加注重服装的质地、款式和色彩搭配,名牌化、时装化和个性化成为人们的共同追求;在食品消费方面,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比重)为29.3%,比1978年下降了34.6个百分点,而且城镇和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双双下降;在居住消费方面,许多家庭告别低矮破旧、设施简陋的住房,搬进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楼房,居住条件明显改善;在交通出行方面,城乡居民出行方式相对单一的局面已彻底改变,交通通信支出不断增加。

作者简介

此外,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居民休闲时间的增多,城乡居民对教育、文化、娱乐等发展性消费的投入不断加大,其能够享有的医疗等公共服务水平也在稳步提高。由此可见,无论是实物消费还是服务消费,总体上都处于持续升级态势。

姓名:张昊 依绍华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也有人认为,方便面、榨菜等产品的热销,以及网购平台兴起后大量价格低廉商品流入市场特别是进入农村市场,消费并没有升级,而是在“降级”。

其实,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消费升级一般是指各类消费支出在消费总支出中的结构升级和层次提高,反映的是总体消费水平和发展趋势,显然不是通过研究个别商品销售情况就能得出结论的。

至于网购平台兴起后,不少价格低廉的产品流入市场特别是农村市场,这一方面是由于借助网购平台,商品供给更趋多元化,卖家竞争更激烈,商品价格更透明,客观上带来了价格下降,消费者恰恰是受益者。因此,消费者选购价格低廉的产品,并不意味着“消费降级”,反之也未必是“消费升级”。另一方面,过去我国农村地区受物流体系欠发达等因素影响,农村消费者可选择的商品有限,对于品质较差的产品有时只能被动接受。如今,网购平台兴起,基础设施和物流体系更加完善,加之收入水平提升,广大农村地区的消费者也会货比三家,选择性价比更高的产品,这正是消费升级的外在表现之一。

当然,当前我国居民收入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商品和服务供给存在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消费的市场环境仍有不尽如人意之处。因此,仍应打好政策组合拳,既要想方设法增加居民收入,也要积极创造公平有序、安全舒适的市场环境,提高商品和服务的供给质量,为个性化消费提供更多选择,让广大消费者敢于消费、乐于消费、安于消费。

(责编:渠丽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人文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是一种误读,的说法不正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