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文物考古 > 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山东滕州大韩东周墓地发

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山东滕州大韩东周墓地发

文章作者:文物考古 上传时间:2019-08-24

  大韩墓地位于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官桥镇大韩村村东。墓地西、北不远处即为小魏河,西部距罗汉山约2000米,东南距新薛河约3000余米。墓地地势平坦,北部有一条东西向柏油路,东北部则为官桥镇水泥厂。周围重要遗址较多,属于商周时期的有西康留遗址、大康留遗址、薛国故城遗址、前掌大遗址、前莱东南墓群等。现地表为农田,种植小麦、玉米等农作物。

郝导华《滕州大韩东周墓地发掘收获》图片 1 大韩墓地位于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官桥镇大韩村村东。2017年3月前后,墓地发生盗掘,为保护文物,对墓地进行了考古勘探。在此基础上,2017年10月6日至2018年1月31日对墓地进行了发掘,共清理墓葬52座,其中小型墓38座,中型墓7座,大型墓6座。另外,还有1座未完工的墓葬。 小型墓多为战国晚期墓葬。皆为长方形土坑坚穴墓,有的设置腰坑。这批墓多为一棺,少数一棺一椁。随葬品较少,仅几座墓葬在壁龛或脚龛中随葬少量陶圈足壶、圈足小罐或小壶、盘、匜等,部分墓葬随葬玉质或石质的口含,个别随葬铜带钩、玛瑙环等。 中型墓均为春秋晚期墓葬,墓室皆分为椁室与器物箱。皆一棺一椁。器物箱中随葬鼎、豆、敦、罍、盘、匜、成套钮钟、车軎、剑、戈、镞等青铜器,鬲、鼎、盂、豆、罐等陶器及石编罄等。 大型墓皆为战国墓葬。多为带一条墓道的甲字形或刀把形墓葬。另外,刀把形墓中还有一种弧形墓道的墓葬。大型墓墓室亦分为椁室与器物箱。墓葬多发展为一棺二椁。器物箱中随葬鼎、簠、盖豆、敦、舟、罍、鈚、盘、匜等青铜器,鼎、豆、壶、方座簋等陶器。 大韩墓地的发掘,对研究泗河中游地区周代文化遗存,完善区域文化谱系,深入研究泗上十二诸侯及其与周边古国关系,研究墓葬制度与丧葬习俗,研究齐鲁文化的形成和传统文化的融合等诸多课题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图片 22017年发掘区墓葬分布图图片 3M50图片 4M50器物箱图片 5M50出土铜鼎图片 6M50出土玉器 吕凯《枣庄海子汉代聚落》图片 7 海子遗址位于枣庄市山亭区山城街道办事处海子东村东北部,面积约50000平方米。发掘前对遗址进行了详细的勘探工作,经过勘探,我们了解到遗址西部有一条南北向沟,沟以东遗迹较丰富,以西基本未见文化堆积。遗址中部、西南部及东北部发现遗迹较多且分布较密集。 2017年5月起,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郑州大学考古系对海子遗址开展发掘工作,至目前为止发掘面积达3000余平方米,清理汉代房址10座,道路2条,界沟1条,灶2个,不同历史时期灰坑40余座及墓葬9座,基本掌握了遗址范围及文化内涵。主要收获汇报如下: 发掘区西部第3层下发现汉代沟一条,南北向,沟内局部保存有较好的石砌墙基,沟内发现碎陶片铺成的道路,并有向东拐角。G1北端变浅,被一平面形状不规则的碎石铺面叠压。汉代儿童石椁墓M3打破G1。由整体勘探情况知G1位于遗址的西部边界,推测为居址界沟。 发现并清理房址10座。发掘区南部发现汉代房址一组,其中有墙基一道,推测为院落墙,编号Q1。Q1北侧清理出一条路面。发现的房址可分为两类:地面式和半地穴式。两种类型的房址相间分布。地面式保存均较差,仅余部分墙基或基槽,墙基均以石块砌筑。半地穴式保存相对较好,做法为先于平地上挖出基坑,基坑坑壁多为斜壁,墙基贴坑壁构筑,主体多为石块及土掺杂,砌筑不规整,内外侧多处见竖立石板。房址内部上层堆积为石块及残瓦片,底层堆积均为深灰褐色,较疏松,含有大量黑灰及较多烧土、陶片等。室内地面多不平整,甚至呈斜坡状。部分半地穴房址室内底部堆积取样化验结果显示粪甾醇指数较高,推测性质为厕所或畜圈。 综合现有发掘成果,我们推测海子遗址为一处具相当规模且有界沟的汉代居住遗址。本次发现的石砌房址极少见于同时期其他遗址,具有比较重要的研究价值。图片 8发掘区全景图片 9汉代房址F2和F3图片 10汉代界沟G1局部图片 11土壤分析 王子孟《广饶申盟亭墓地》图片 12 为配合S227河辛线广饶段线路的施工建设,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17年9月至11月对位于东营市广饶县申盟亭村北的墓地进行了发掘。 依据前期勘探,并考虑工程建设将会对位于路基范围内的2座墓葬造成彻底破坏,决定用探方法对其进行覆盖发掘,同时对墓地周围继续进行重点勘探,以期从聚落空间角度对墓地的保存状况、其它遗迹及功能区划有更深入的了解。 本次发掘共清理灰坑4个,窑1处,墓葬2座。其中墓葬为带斜坡墓道砖砌多室墓,基本以墓道为中轴线设置前室、中室、后室,在旁边另辟侧室。因盗扰严重,顶部结构不明,墓室内填有大量碎砖、陶片等。出有少量陶器、铜钱、人骨等,拼对的陶器有案、釉陶壶、盘、魁、勺、耳杯、仓、井、猪圈等,从随葬器物和墓葬形制分析,墓葬时代应为东汉晚期;陶窑由操作间、窑门、火膛、窑室、烟道等部分组成,其平面呈火膛、窑室合为一个圆形,属北方较常见的圆形馒头窑。依据窑炉的挖筑方法、结构及产品特征推断,其年代约为东汉,从打破关系分析,陶窑打破其中1座墓葬的墓道,窑时代不早于东汉晚期;灰坑平面多呈不规则形,叠压于耕土层下,打破墓葬或生土,出有少量瓷片、陶片,时代约为明清时期。 全覆盖式勘探佐以重点墓葬发掘,对单个墓葬的残存封土、保存现状进行了完整揭露,基本弄清楚了墓葬的形制和营造方式,对整个墓群的空间布局进行了测绘和分析。所获汉代至明清时期的考古材料,对了解鲁北地区历史时期人类生活方式和墓葬习俗有重要意义。图片 13M1平面照图片 14M2及Y1平面照 张子晓《莒南东安静遗址》图片 15 东安静遗址位于临沂市兰山区白沙埠镇东北约4公里的东安静村东北、诸葛城村南,沂河西岸,北邻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中丘故城”。遗址发现于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东西约450、南北约340米,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地势平坦,主要为东周和汉代遗存。为配合鲁南高铁建设,2016年春,省海岱中心联合日照考古所对遗址进行勘探。2017年11月,省考古研究院联合临沂市考古队对工程占压区域进行抢救性发掘。 发掘共布设10×10米探方15个,面积1500平方米,方向2度,目前已发掘900平方米。遗址文化堆积分四层,第①、②层为现代耕土和扰乱层。第③层为汉代时期,灰褐色沙质土,结构松散,含大量白淤土点。第④层为战国时期。清理遗迹150余个,其中灰坑136座、墓葬12座、沟3条、井2、陶窑2座、柱洞数个,除少量遗迹开口于②层下外,大多开口于③层下。 灰坑主要为战国和汉代时期,形制多样,有圆形、椭圆形、长条形、不规则形、圆角方形,袋形和面积较大的直壁平底坑,或作为窖穴使用,出土遗物有陶罐、盆、豆、釜、瓦、钵、盂等。墓葬均土坑竖穴,分木棺、石棺、瓦棺和瓮棺四种。木棺墓为清代和民国时期,有的系夫妻并穴,随葬瓷罐、灯盏、铜钱等。石棺墓由大小不一的小石板砌成,随葬一唐代双系瓷罐。瓦棺墓为汉代,呈东西向,由板瓦片覆于墓主身上。瓮棺墓为战国或汉代,分东西或南北向,均较小,由盆和釜或盆和瓮相扣。陶窑或为唐代,Y1平面呈方形,由工作间、火门、火膛、窑室、烟道构成。Y2窑室部分被Y1打破,东西向,仅存簸箕形工作间、火膛。水井2眼,J1上部由石块和瓦片构筑,中部系砖砌,下部为陶井圈,使用时间较长,自汉代-直沿用至宋代。J2中间为陶井圈,底部有卵石层,年代应属战国时期。图片 16J1图片 17石棺墓图片 18瓮棺墓 崔圣宽《定陶汉墓M2墓道和夯土的解剖》图片 19 根据定陶王陵M2总体保护规划,配合墓葬周围止水帷幕施工工程。2016年起至今,主要工作就是对M2墓圹开口下周围施工区内遗迹的发现及解剖等。发现被G3叠压打破的墓道、墓道两侧夯土台及柱洞,墓圹外周边版筑夯土台基等重要遗存。 墓道东向94°开口于现地表下5~5.8米,被沟G3叠压打破,上口东西长20米。墓道分东、西两部分,西部上口东西长8.6、南北宽12.4米;东部上口东西长11.4、南北宽7.6~8米。墓道底深约11米,上宽下窄,底部铺垫青砖。墓道南北两侧各有版筑夯土台。夯土台平面南北宽9.6~10.4、东西长11.4米。台内外两侧皆贴护木板夯筑。台面上部各有四个间距4米的方形柱坑,形如阙台。目前解剖墓道深度与墓室门口同深,约8.7米,在该填土层面发现有东西长18米木板痕迹。墓道探明深度11米,比墓门底部8.7米相比,深2.3米,这种现象有悖于常理。 发现墓圹外围大型版筑夯土台。该台是构成墓室的重要组成部分,简称内台。台外围贴护木板逐层上缩夯筑而成。台底部距现地表深11米、底部边长约50米。缓坡式台面平面基本呈方形,边长48米,台高约5~6米,内台台面上围绕墓圹各有柱洞26处,与墓道两侧形如阙台的夯土台构成一个整体,形成一大型高台建筑基址。 筑夯土台外围,又围筑一周宽15米的夯土堆积,简称外台。外台基本近方形,边长78米,台面斜坡近平,最高处低于内台边缘0.8米。外台外侧边缘斜坡下延,坡度较大。整个外台分四个时间段夯筑而成。外台台面除布设有绳索、夯窝痕迹外无其他遗迹,只在西南角外台5米下发现三处石板遗存。 此外,在内台外向南设置50米长探沟,来解剖内、外台及外围封土构筑方式。从探沟解剖来看,内台四周外缘贴护木板自汉代地表起向上逐层上缩夯筑而成。版筑内、外台无基槽,但两者皆在一缓坡状的低洼地上夯筑厚约0.3~1米的夯土基础上起建。 总之,墓圹外版筑夯土台,墓道两侧版筑阙台等遗迹的首次发现,为研究帝王墓葬封土结构提供了第一手实物资料,从而可以从另一侧面证实该M2黄题凑墓葬的等级之高。图片 20版筑夯土内台南侧边沿板痕图片 21墓道解剖南侧边缘版筑痕迹及立柱图片 22墓道南侧夯筑阙台残留的板痕图片 23外台上的布设绳索痕迹 李宝军《东阿大秦村遗址发掘收获》图片 24 2016年11月至2017年4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聊城东阿大秦水库建设过程中发现的遗迹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根据碑文判断所在为北朝定国寺、唐代龙兴寺和后周宋初天齐大王行宫。 遗址位于水库偏东部,距地表深约6米,上部覆盖淤泥,核心区域南北长约145、东西宽约110米。本次发掘共清理墓葬1座、井2个、灰坑4个、排水沟1条、灶3个、房址21座、庭院13处、门址2处,由于条件所限,仅清理了属于五代宋初的地表遗迹。调查发现遗址西北有一处同时期的聚落遗址。 遗址延续时间较长,地表建筑大量重复使用前代物品,保存最为完整的建筑为后周宋初的天齐大王行宫。行宫平面略呈曲尺形,南北最长约84、东西最宽约70米,以前后主殿、石香幢、香火坛、门址构成的中轴线为中心,主要建筑东西对称分布,主殿西侧为偏厢建筑群,偏厢南部为西厢房建筑群,,主殿东侧为一处偏殿建筑,偏殿南部为东厢房建筑群,群内建筑基本上均为砖砌,台阶、散水、铺地砖、门砧石等保存较好。行宫四面有土筑围墙,房址前及庭院内、围墙内侧可见成排绿化树桩。 本次发掘出土文物主要有功德碑、石佛像、石佛像台座、石经幢、陶建筑构件、木制品、瓷片、铜钱、波斯银币、纸钱等。北朝定国寺、唐代龙兴寺虽已不存,但出土较多与之相关的遗物。 大秦村遗址属于有意识的毁弃,毁弃原因应与水患有关,遗址最后一次废弃后被河水淤没。 大秦村遗址是山东所见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宗教遗存之一,天齐大王行宫遗存在目前国内已公布的考古资料中属于首次发现。大秦村遗址对于研究南北朝隋唐时期的佛教考古、水文变迁、民众信仰等具有重要意义。图片 25前后主殿航拍图片 26西北聚落地表遗物图片 27石佛头图片 28门址2椽木坐斗出土情况 孙启锐《莒国故城勘探新发现》图片 29 莒国古城项目位于莒县老城区中心,与元朝时期的莒故城基本吻合。为做好莒国古城建设项目工程的文物保护工作,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17年9月至2018年1月对莒国古城建设项目用地进行了考古勘探。图片 30遗迹总平面图图片 31新发现北墙基槽南端 对元城的城墙、外壕、内沟做了详细的勘探,结合剖面基本弄清了其结构。东墙宽18-24米,至少可分为四期,最早期夯层厚8-10厘米,包含的陶片均时代较早,晚期夯土夯层后12-15厘米,与早期区别明显。新发现北城墙一段,宽10-12米,南距元城北城墙120米左右,仅保留基槽部分,基槽建在沙层之上。夯层厚薄不一,5-9厘米不等,时代或可早至东周。在这段城墙西部发现一豁口,但没有发现路土迹象。在元城东城墙北端发现有龙山文化遗存,面积约1万平方米左右,文化堆积不丰富,应是一处小型龙山文化遗址。 探明夯土基址18处,道路6条,时代早至东周,晚至明清。城北部夯土基址时代明显较早。HJ1、HJ2应该是汉代时期建筑遗迹,或与城阳国有关。发现的HJ3,根据文献记载,应该是隋代始建的宝愿寺旧址。 另外,发现河道2条、沟2条、窑址8处、井2口、墓3座、灰坑36个。

大韩墓地位于山东滕州官桥镇大韩村村东,墓地北临小魏河,西北距罗汉山约2000米,东南距新薛河约3000米。墓地地势平坦,北部有一条东西向柏油路,东北部则为官桥镇水泥厂。周围重要遗址较多,属于商周时期的有西康留遗址、大康留遗址、薛国故城遗址、前掌大遗址、前莱东南墓群等。
图片 32
2017年3月前后,该墓地发生盗掘。滕州市公安部门追缴出自大韩墓地的青铜器多达150余件。为保护文物,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会同滕州市博物馆于2017年4月—5月对墓地进行了考古勘探。墓地东西长约100米,南北宽约70米,总面积约7000平方米,共发现墓葬70座。
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滕州市文物局对墓地的中东部进行了发掘。经过清理,共有大、中型墓49座,其中3座为未完工墓葬。小型墓葬100余座。
图片 33
通过对墓地中东部的发掘,出土文物达800余件,包括青铜器、玉器、石器、陶器等。其中青铜器不但纹样精美,还体现了多种铸造工艺;彩绘陶器则具有多种纹样。从墓葬形制与结构及出土器物的组合与形态演变等方面分析,小型墓葬年代为战国末期。大、中型墓葬一部分为春秋晚期,一部分属战国早、中、晚期。
从墓地布局看,这批墓葬大范围成群,小范围成组,排列很有规律。虽然不同时期墓葬存在打破关系,但是同期墓葬基本不存在打破现象,说明墓地无论在哪个时期皆秩序井然,经过一定的规划。另外,无论春秋晚期还是战国时期,墓葬皆存在数量较多的夫妻并穴合葬墓。
图片 34
从丧葬习俗、随葬青铜器和陶器诸多特征分析,大韩墓地与周边鲁国、滕国、薛国、邾国、小邾国等文化存在许多相同和不同之处,而几座墓发现吴、越、楚的文化因素,说明此地与吴、越、楚等存在密切的文化联系。总之,该地区的遗存文化因素复杂,需要青铜器铭文的发现和进一步对文献进行梳理才能确定墓地的性质。
大韩墓地的发掘,对研究枣滕地区东周文化遗存,完善区域文化谱系,深入研究泗上十二诸侯及其与周边古国关系,研究墓葬制度与丧葬习俗等方面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发掘单位: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2017年3月前后,墓地发生盗掘。滕州市公安部门追缴出自大韩墓地的青铜器多达150余件(套)。为保护文物,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会同滕州市博物馆于2017年4~5月对墓地进行了考古勘探。墓地东西长约100米,南北宽约70米,总面积约7000平方米,共发现墓葬70座,墓葬基本开口于耕土层下,深度一般在3~5米之间,个别深达7米以上。

 

  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滕州市文物局对墓地的中东部进行了发掘。这次发掘共清理墓葬52座,其中小型墓38座,大、中型墓13座,另外还有1座未完工的墓葬。

  陶寺村位于山西省襄汾县城东北约7公里处塔儿山西麓,隶属于陶寺镇。陶寺北两周墓地位于陶寺村北约800米处,因近年盗墓发现。陶寺北墓地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400米,总面积在24万平方米左右。目前探明长度4米以上的大型、大中型墓葬40余座、长度3米左右的中型墓葬100余座,车马坑8座,大型墓葬多数被盗。2017年布方面积5600平方米,暴露墓葬230座,依此推算,陶寺北墓地墓葬总数可能达到10000座。墓葬随地势大体由早到晚沿西北——东南方向排列,从西周末期延续到战国时期。陶寺北墓地墓葬间没有打破关系,应该有统一的规划,墓葬因等级的不同存在小的分区:大型墓葬通常沿西北——东南主线排列,中小型墓集中散布于大墓周围,并与大型墓葬小有间隔。以南北向墓葬为主,东西向墓葬仅占4%。

  小型墓葬

 

  均未被盗掘,除一座属清代外(M35),均为战国晚期墓葬。皆为长方形土坑坚穴墓,有的设置腰坑。这批墓多为一棺,少数一棺一椁。人骨皆仰身直肢,头向多数向北,少部分向东、南或西。随葬品较少,仅几座墓葬在壁龛中随葬少量陶圈足壶、圈足小罐或小壶、盘、匜等,部分墓葬随葬玉质或石质的口含,个别随葬铜带钩、玛瑙环等。

  历年发掘情况

图片 35

 

战国大型墓M39

  2014年、2017年Ⅰ区、Ⅱ区发掘

  大、中型墓葬

 

  根据时代特征,大、中型墓可以分为春秋时期与战国时期。

  2014年在墓地西北部(Ⅰ区)发掘大中型、中小型墓葬7座。M3被盗扰,其余除M2头南向外,均北向,仰身直肢。其中M7出土青铜器11件,有鼎、簋、壶、盘、匜;玉器有缀玉覆面一套,口琀玉璜、束发器、玉璧、玉蚕、玉蝉(图五:1~5)等。棺椁之间的东西两侧散布大量铜鱼饰、蚌币、陶珠、薄铜皮饰品,应是荒帷上的饰件。出土器物中未见武器、工具,墓主人应为女性,属大夫阶层。  

  春秋时期墓葬均为春秋晚期墓。部分被盗掘,根据墓道,该时期墓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无墓道;第二类为带有东向短小墓道的平面呈“甲”形的甲字型墓,墓道往往偏向一侧;第三类墓亦为带有东向墓道的甲字型墓,墓道稍长且不规整,墓道面一般凹凸不平,或有凹槽,该类墓墓道亦往往偏向一侧。该时期墓墓室皆分为椁室与器物箱,或椁室在南、器物箱在北,或反之。皆一棺一椁。人骨架皆为仰身直肢,头向东。墓主身边一般放置朱砂。器物箱中随葬鼎、豆、敦、罍、盘、匜、成套钮钟、车軎、剑、戈、镞等青铜器,鬲、鼎、盂、豆、罐(罍)等陶器及石编罄等,一部分陶器带有彩绘。

图片 36

图片 37

2014XTM7墓室全景

春秋大型墓M43

图片 38

图片 39

2016XTM1墓室全景

春秋大型墓M44

图片 40

图片 41

2015XTM1墓室全景

M43 器物箱

 

图片 42

  2017年在2014年发掘区的东南部(Ⅱ区)进行发掘,暴露墓葬230座,祭祀坑90个。目前已经发掘墓葬111座,祭祀坑30个。8座大中型墓葬分布在发掘区南部,均被盗;小型墓葬非常密集,与大型墓葬有一定的间隔,分布在发掘区北部。目前已经发掘小型墓葬109座,大型墓葬2座(被盗),年代集中在春秋早期。小型墓葬葬具为一棺或一棺一槨,仅一座墓葬头西向,2座南向,余均北向,葬式为仰身直肢或屈肢,直肢葬约占33%,屈肢葬占67%。随葬器物一般为1件陶鬲,个别有小玉饰等。

M50 铜钮钟

 

图片 43

  2015~2017年Ⅲ区发掘

M44 铜鼎

 

  战国时期墓葬均为大型墓葬。一部分墓葬被盗掘。该时期墓葬墓室较深,墓道较长,多为带一条墓道的甲字型或平面呈“刀”形的刀字型墓葬。甲字型墓墓道常偏向一侧。另外,刀字型墓中还有一种弧形墓道的墓葬,十分罕见。墓室亦分为椁室与器物箱,或椁室在南、器物箱在北,或反之。墓葬多发展为一棺二椁。人骨仰身直肢,头向东。墓主身边一般放置朱砂。器物箱中随葬鼎、簠、盖豆、敦、舟、罍、鈚、盘、匜等青铜器,鼎、豆、壶、方座簋等陶器。该类墓亦有一部分陶器带有彩绘。

图片 44

图片 45

2014XTM7出土铜壶

  除以上大、中、小型墓葬外,M38为一座未完工的墓葬。该墓从墓室至墓道逐渐收窄而呈斜坡状,西侧有二层台阶,但没有椁室,说明在挖掘的过程即终止了建墓。

图片 46

  通过对墓地中东部的发掘,共出土文物达800余件,包括青铜器、玉器、石器、陶器等。其中青铜器不但纹样精美、还体现了多种铸造工艺;彩绘陶器则具有多种纹样。从墓葬形制与结构及出土器物的组合与形态演变等方面分析,小型墓葬年代为战国末期。大、中型墓葬一部分为春秋晚期,一部分属战国早、中、晚期。从墓地布局看,这批墓葬大范围成群,小范围成组,排列很有规律。虽然不同时期墓葬存在打破关系,但是同期墓葬基本不存在打破现象,说明墓地无论在哪个时期皆秩序井然,经过一定的规划。另外,无论春秋晚期还是战国时期,墓葬皆存在数量较多的夫妻并穴合葬墓。

2017XTM3011

图片 47

图片 48

  从棺椁制度、墓葬规模、用鼎等情况分析,大、中型墓葬应为贵族墓葬,小型墓葬则多为平民墓。根据滕州市公安局破获该墓地出土的青铜器等有关情况分析,在发掘区以西应存在更高级别的墓葬。

2014XTM2009、2010北部祭祀遗存

  该发掘区在春秋时期盛行腰坑、殉狗风俗,但至战国时期殉人盛行。而在器物箱分布动物骨骼的现象遍布各个时期,这种现象可能与当时在器物箱放置牲肉有关。同时,战国时期与春秋墓葬的器物组合也发生了较明显的变化,其中的原因值得进一步研究。另外,从丧葬习俗、随葬青铜器和陶器诸多特征分析,大韩墓地与周边鲁国、滕国、薛国、邾国、小邾国等文化存在许多相同和不同之处,而几座墓发现吴、越、楚的文化因素,说明此地与吴、越、楚等存在密切的文化联系。总之,该地区的遗存文化因素复杂,需要青铜器铭文的发现和进一步对文献进行梳理才能确定墓地的性质。

图片 49

  该墓地的发掘,对研究枣滕地区东周文化遗存,完善区域文化谱系,深入研究泗上十二诸侯及其与周边古国关系,研究墓葬制度与丧葬习俗等方面具有重要学术价值。(作者:郝导华 张桑 刘延常,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2017XTK2015马坑

(图文转自:中国文物信息网)

 

责编:荼荼

  2015~2017年在墓地的中西部(Ⅲ区)发掘春秋晚期墓葬36座,其中大型墓葬4座,为两对东西并列的“对子墓”,大中型、中型墓葬 9座,有四对东西并列的“对子墓”,其余为中小型或小型墓葬。墓葬均仰身直肢,头北向。

 

  2015M1口大底小,呈斗形。口长6.3、宽5.2米;底长5.8、宽4.7米,现存墓口距墓底深11米。椁壁和墓壁之间填满鹅卵石,与椁室等高,形成一周“积石二层台”。随葬青铜器中其中鼎7件,其中镬鼎2件、3件列鼎、2件盖鼎;方壶、铜鉴、铜敦、铜舟各2件、盘、匜、簠、鬲、甗各1件;乐器共计有编钟、编磬;还有铜车马器、铜兵器、铜工具等。棺椁间东部发现有大量铜贝、骨贝。陶器皆为仿铜陶礼器,可辨认有鬲、盖豆、壶各2件。棺椁间东北角还发现包有金箔的饼形饰1件。从出土器物判断,墓主人为一男性,是一名大夫。

 

  2016M1与正在发掘的M3011是东西并列的“对子墓”,均为积石墓葬。2016M1墓口长6.5、宽5.4、深10米,椁上铺一层积石,椁周壁填满积石,形成积石二层台。葬具为一椁二棺。出土青铜器有M1青铜器有鼎8件,其中镬鼎2件,内有动物骨骼;列鼎5件;小盖鼎1件。鼎盖、腹、耳上多饰繁缛细密的蟠虺纹。豆4件,鉴、壶、簠、舟各2件,盉、盘、甗各1件。铜壶2件,形制相同,制作精美。长方弧角形,长束颈,垂腹,高圈足。壶颈两侧有兽形耳,颈部饰高浮雕的鸟衔蛇纹,颈腹间以凸棱相隔,腹部宽面饰高浮雕双身蟠龙纹。另有铜镈8件,石磬2套10件;车马器4件,陶鬲1件。墓主人仰身直肢,为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性,腹部有八个月的胎儿,应是M3011的夫人,属大夫阶层。

 

  M3011在2016M1的东侧,6.4、宽5.1、深10米。墓室西北角有一盗洞,被盗扰的面积约3平方米。目前清理至椁盖板,露头的青铜器有西南角的鼎、壶,西北角盗洞处的椁盖板下有被破坏的铜鉴。

 

  大中型、中型墓葬中,“对子墓”M3017、M3018东西并列,M3017长4.5、宽3.1、深7.5米,出有铜器鼎3件、敦2件、盘、舟、匜、甗各1件,还有车马器、武器等,另有陶壶、陶豆各2件,陶鬲1件。是中型墓葬中规模最大、出土器物最多的1座墓葬,是高等级的士。

 

  M3015、M3014是东西并列的“对子墓”,M3015属中型墓葬,墓葬规模大于其东部的M3014,出有青铜器5件,其中鼎、盘、匜、等各1件,敦2件,墓主人是士一级的低等贵族。M3014属中小型墓葬,外棺南北两端的立土上暴露出红色的纺织品痕迹,其上绘黑、黄彩色图案,应为“荒帷”遗迹。外棺长约2.6米、宽约1米,目前高度不详。由于棺椁之间的空间小,被淤土塞满后,罩在外棺上的荒帷附着于淤土上,荒帷的遗迹得以保存下来。因荒帷附着的立土有断裂的情况,现场条件不利于荒帷的加固、保护,对外棺东西两侧的荒帷未做进一步清理,目前已经套箱提取,将在实验室内继续工作。

 

  陶寺北墓地M3014中的荒帷遗迹,在目前北方地区两周时期是第三次发现,是唯一的春秋晚期荒帷实物资料,保存较完整,实属难得,对两周丧葬制度的研究意义重大。

 

  墓祭遗存  

 

图片 50

2017XTM3017

图片 51

2017XTM3015

 

图片 52

2016XTM1出土铜方壶、铜鼎

图片 53

2014XTM7出土部分玉器

 

  2014M7北部距墓口0.2米处有长12米,宽6米的玉石器祭祀掩埋层,多为碎石圭,也有少量玉圭、玉璧、玉环、玉玦等。石圭是有意打碎的,玉器中完整的较多,有的玉环断裂成几块,能拼对完整,应该也是有意破坏的。这些玉石器散置在地面上盖土掩埋。

 

  2017年发掘区中部有一对东西并列的大中型对子墓M2009、M2010,西侧的M2009规模大,应是大夫一级的墓葬,推测墓主人是一名男性,东侧的M2010规模略小,墓主人自然是其夫人。M2009、M2010周边有祭祀遗存,动物祭祀坑30个,多数集中在M2010的北部,个别祭祀坑在M2009的东北部、M2010的西部、西北部,马坑分布在祭祀坑的外围。M2010的北部还有玉石器祭祀遗存,因距地表较近,部分被破坏,有玉环、石圭等,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均与2014年M7相差甚远。另外有2座大型墓葬的周边共有近60个有动物祭祀坑,多数分布在墓口北部。

 

  陶寺北墓地是继北赵晋侯墓地、曲沃羊舌墓地之后又一次发现的有祭祀遗存的墓地,其中的玉石器祭祀遗存仅在陶寺北墓地发现,且仅限于女性墓葬,为进一步探索古代“墓祭”制度提供了有益的线索。

 

  对墓地的认识

 

  有学者认为:“到目前为止,凡可确定属姬姓贵族的墓葬,无例外都是南北向,这应是姬姓贵族墓葬葬制之一。”陶寺北墓地从西周末期延续到战国时期,伴随了晋国的兴衰,无疑是晋国的一处“邦墓”,墓地已经发掘的春秋时期贵族墓葬均仰身直肢,头北向,与姬姓贵族的葬制相符,大中型墓葬的主人应是晋国分封到此地的贵族。

 

  从发掘情况看陶寺北墓地春秋早期小型墓葬的葬式、头向形式多样,头向有北向、南向、西向,葬式有直肢、屈肢。说明春秋早期墓地人群来源比较复杂,姬姓贵族是实际的统治者。春秋晚期,晋南的小国早已被晋国悉数兼并,晋国的生活习俗、文化教育也随之推广,文化一体性增强,人群之间的差异缩小乃至消失,葬俗上渐趋同一。表现在葬式上,陶寺北墓地春秋晚期均为仰身直肢,头北向。

 

  陶寺北墓地丰富的地下文物是填充构筑晋国史的宝贵资料。在晋国史中陶寺北墓地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有着什么样的历史地位,当时的社会层级结构、族群之间的等级差别、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附属关系、婚姻状况、家族形态等等都是需要探讨的学术问题。  

责编:李来玉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山东滕州大韩东周墓地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