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中国历史 > 即将消失的济源土话,嵩县方言集锦

即将消失的济源土话,嵩县方言集锦

文章作者:中国历史 上传时间:2019-06-27

你穿哪暖可喽是该哪买嘞

爷儿们——父子们娘儿们——母子们弟儿们——兄弟们姊妹们——姐妹们妈儿——母亲伯——父亲的哥哥大儿——父亲的兄弟小姨子——妻之妹小舅子——妻子弟兄俚——弟弟条船——妻姐夫或妻妹夫

  
  一
  王二从平原上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成了芝麻糊。
  王二刚从平原上的县城回到家,手一摸门上掉了一个大铁锁。王二心想,这一走半年了,老婆都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王二当初和老婆刘翠儿是在一个镇上认识的,后来两个人就把事情办了。按照他当初挺幼稚的想法就是——谁与哪个女人那个了就应该和她过活一辈子。后来两人就真的过上了。婚礼是他父亲王猴子一手经管和操办的。很体面,酒席摆了五、六十席,整了一河滩。王二的老婆刘翠二天生一双桃花眼,很撩人的那种眼神总让村上那些光棍红了眼。
  下面说说王二蛋,说王二蛋和王二是一字之差,很对,算你聪明。说他们是弟兄,绝对不是。
  村西头的光棍王二蛋,从南山带回来了一个脚崴的女人过上了。王二蛋年轻的时候是个货郎,在河南那边就认识了原先的第一个老婆李芸芸。李芸芸的屁股一撅就扑腾扑腾生了三个孩娃,老大和老小都是女娃,老二是男娃。王二蛋从此不再象原来那样子常去沟边一个人吹唢呐,而是吧嗒着自己的旱烟袋子。转眼,王二蛋儿女都已经张大成人。老大嫁到山里一个普通人家,老三没有过几年也嫁到城里和一个小个体户过上了还算滋润的日子。儿子读初中。剩下了夫妻两个过日子。可是有一天他老婆和村上砖瓦窑的老吴跑了,这一走就是十几年。
  后来老大也有了儿女,全顾着自己的家。也没有原先那样隔三岔五提上点心什么的来看看王二蛋。王二蛋一个人凄惶的过着日子。儿子上了烹饪学校去了南方一家餐馆去打工。他就苦日子里抠出来几个小钱买了一头布尔山羊,很小,刚买回来到时候整天耷拉着个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有时看起来就象是一个贪睡的小狗。棕黑和白色相间,很光滑。王二蛋以便务劳自己的一亩二分苹果园子,一边侍弄这只并不手欢迎的小布尔山羊。
  他天天晚上给羊和一些稀饭之类的人吃的东西,但不能过量,村上有吃了馒头撑死羊的事情发生过。他自己有时候都舍不得吃。后来这只羊整体活蹦乱跳,匪的很。一会儿蹦到王二蛋的土炕上,一会儿又上了他家搁放面的大老瓮,一会儿又上了锅台。有几次连屎尿都拉到炕上了。但王二蛋一句话:花花,你胡弄个啥?那羊就很通人性地跳下来,然后就伏在地上多情的看着王二蛋。
  这只羊的眼睛里透射出一种湿润而良善的光芒。
  
  二
  王二蛋很心疼它,常常把它安置在自己的被窝里,那羊也精灵一般聪慧,到了大小便的时候会象人一样跳下炕去找个角落解决。王二蛋冬天的个早上起了很早,就在地里给羊找落了树叶子喂羊。平时他起的比太阳都早,睡的比月亮都晚,村后的山梁是沟沟坎坎的果园几乎都有他的脚印。
  开春的时候,小羊羔已经长到了有三尺长了。常常会一个跑到沟底的河滩去吃草,吃饱了就会自个儿回家。村催上的人都羡慕他家的羊怎么比人都灵性。他总嘿嘿一笑,说;瞧你说的,我是把它当蛙喂的,你呢?花下我的工夫没有?
  到了忙罢交夏时候,它已经长了一身很漂亮的毛,毛色很纯,就象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以致于有几个羊贩慕名而来,王二蛋把它当作了自己的宝贝蛋。谁也不买给。谁的帐也不买。王二蛋就寻思着给它找一个伴,花花一定会感激他一辈子的。于是他就准备在六月初九的那天去集上卖一个母羊羔。时间不长,就到了镇上。他在羊市瞄上了一个藕白色的小奶羊,就和人家交涉,并且就羊论价,争执了大半天说不到一起。这只看上眼的羊就黄了。不久,就被另一个农民带走。
  这时,就过来了一个戴青色鸭舌帽的汉子,大概四十左右,说;老哥,是不是买羊?他略微点点头,鼻子发出“恩”的一个声音。意思有写不愿意和汉子搭腔。汉子说你;你看,老哥那羊腿有些短,生了羔子腿一定不会很长,你瞧它的眼睛不大,不湿润,没有汪出水来呀!生羔子一定不太行!!于是,汉子说自己的朋友有个奶羊怎样怎样的好,说的天花乱坠,把王二蛋这下给说动了。于是,就说好了在镇附近一个村的碾麦场那儿见面。王二蛋怀里揣着200块钱就一声不响的去了。屁颠屁颠的跟在后头。没有任何其它的想法。
  结果,王二蛋被骗,至于怎样被骗的,谁也弄不清楚。王二蛋对此事永远咬紧牙不露半个字。自然他的200元全打了水漂,王二蛋直骂他娘的卖╳呢,后来就骂到自己的骚婆娘身上。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他就听见咚咚的敲们声。并且模模糊糊听到有熟悉的声音,一直在喊:王二蛋,你娘的*,你有种,你狗日的就出来,贼没良心的!王二蛋憋着一泡尿晃晃悠悠晕晕忽忽就出来了,开门一看,差点傻了眼,愣了大半天,嘴里蹦出一个字:你!!然后一个无法掩饰的虚伪而狡黠的笑,大声呵斥到:怎么贼了?王二蛋一头的鸡窝发横七竖八的。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又叹到:哎呀,哎呀,怎么是你啊?啊?贼婆娘!?然后那贼婆娘就呼天抢地的真象死了儿子一样哭嚎起来,整个村庄被吵醒了,整个村庄也被闹腾的翻了天。她从村东窜到村西,就从村东骂到村西。始终反复一句:我的金蛋啊,你是娘的亲蛋蛋,怎么死了呢?
  ……
  
  三
  王二蛋听了就火冒三丈,骂到:你哭你娘的╳呢,你咒娃做啥?你个死皮不要脸的还回来做啥?瘸子不要你了么?陈霞儿自顾自的唱了起来:山花开的红艳艳,谁个知我渡黄河,阎罗王阎罗王,你叫二蛋五更走……然后疯疯癫癫又闹腾了大半天。但她还是跟着王二蛋的屁股一直到村东头,嘴里喋喋不休,有是冷不丁丢出来一句:王二蛋你妈的尻子……弄得更加莫名其妙。于是很多时候忍着。
  这几天,王二蛋一回家就能闻到一股很熟悉的馊味儿,他也没有搭理老婆。这天,一回家才看到老婆忙忙活活,他想看个究竟,就盯着老婆的屁股,发现她在用自家喂羊才用的糠料在搁在锅里煮,而且放了没有切开的整个儿西红柿和几个鸡蛋般的土豆。王二蛋又一次火冒三丈,劈劈啪啪就给了他几个耳光,她就在那儿呆呆地抽泣来着。王二蛋气的烟锅杆儿都摔坏了,只有那只叫花花的羊在院子里转悠着,几次试图溜进厨房去美餐一顿,都被凶神恶煞的样子给吓回来了。在一个地方老兜圈子。
  可是,陈霞儿忽儿地雌威大发,操了根胳膊粗的树杈子打到王二蛋身上,接着就是呼天抢地的嚎哭和扑打。王二蛋被掀翻在地,很可怜的样子。王二蛋这时想摔出来那让她老婆陈霞儿怕一辈子的耳光,可是分明被突然一击给镇住了。当年他老婆陈霞儿就是被他打怯了才和人跑了的。
  这次,陈霞儿就地又滚了几十个滚,头发都乱成了一窝蜂。然后还是哭闹折腾了大半晌。
  天公都拉下了脸,隐隐的黑云从远方的天际偷渡着过来。
  惹的村人围了一个圈。有人开始劝老婆:你能回来就是还牵挂着你金蛋娃,念挂着你娃,又何必呢?这时正在沉默中的陈霞儿摸了身后一个竹子筐,就势就砸套在王二蛋的血顶脑袋上。而这时陈霞儿笑的格外的灿烂,就好比当年嫁给王二蛋时候的那粉幸福样。夕阳映红了那种异常美丽的脸,但接着就是剧烈地扭曲。继而就开始哭笑不断。
  村人始知,王二蛋的老婆陈霞儿疯了。
  王二蛋在原来的老家窑洞里还住着一个和他现在生活着的老婆,一个嗜好抽烟的女人。抽烟的姿势不怎么得,可是老戴着一副黑框的眼睛,给人一种神秘的惶恐和猜疑。女人快五十了。女人是出来打工的时候撞上王二蛋的。女人也有家,可是男人在陕西一次采石过程中给塌方的石头砸死了。可留下了一个带把的种,王二蛋的年龄相仿。女人在外打工也不容易,后来就打到原来老家土坑窑的土炕上了。
  据说,有人看见他们初次的野合是在一个果园的荒废了多年的草房子发生的。
  
  四
  现在要说说王二的事了。
  那天王二一回来才知大事不好。问他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七十岁的父亲,都不知道儿媳妇的去向。但这个世界说大很大,说小也不小。茫茫人海,寻人可是大海捞针的事情。谁也没有底儿的。于是举家上下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和认识的人到处打探,都没有一点儿眉目。王二的寻媳妇的事就彻底泡了汤。听村上一些在外常年打工的小道消息说老婆跑到新疆去了。谁也不知道王二的媳妇跑到哪里去了。那个驴的日就这样撇下了王二和他死岁半的孩子。
  其实也怪不得媳妇。王二的事情大伙没有不知道的。
  王二原来初中一毕业就在县一家矿泉水公司给人送水。由于人手脚麻利,人又有几份劲儿,老板就很喜欢他。不久成为一个跑业务的小头目。一月能赚几百块钱。
  一天,有个客户就带到一家舞厅去跳舞,认识了坐台小姐陈丽莎。导致每一个不到700元的票子几乎全进了那骚女人的腰包。陈丽莎是从四川广元来的,十八、九岁,皮肤很白净,一对看上去总在笑的酒窝很美。加之屁股翘翘的,很受客人的欢迎。王二在陈丽莎那里耕耘了几次后就成了一个“瘾君子”,非陈丽莎不上。就象种上了自家的一亩二分自留地就死也不丢掉。
  后来,干脆王二就长期和这个叫陈丽莎的小姐有来往。加之从小王二养成的小偷小摸的绝活儿也能混下来。时间一长,陈丽莎知道王二不过是个小职员,也是个穷光蛋,老和他混也没有什么前途的,干脆就一脚把王二给蹬了。王二再去的时候价给提了三四成。王二也没有脑子就拼命的捞钱。捞些小钱也拜了那个小妖精。陈丽莎不理他,也没有以前那样总献殷勤了。
  王二开始到处借钱给陈丽莎,但还是被踢开了。
  于是,王二到处睡别的女人,并欠了一尻子债。便有人就专门开车都寻到村上来找王二的父母要钱,他的父母蛋小怕事,战战兢兢,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地借了几百元,都不够那帮家伙的耗油钱。那些肥头大耳的“黑大哥”瞅来瞅去,看几眼裂地象狼洞的窑洞,就无奈的摇摇头,没有猴耍上了,就傻了眼,嘴里骂着娘出去了。小车屁股一撅,就上了乡村公路,留下一串呛人的黑烟和王二父亲很难听的骂声:那个够日的东西,不是个种的咋就出事闯祸的啊?
  哎呀……哎呀……
  而王二的媳妇刘翠儿也做了小姐,在一个洗头房里干起了皮肉生意。两腿一分,钱财满把,奶子一晃,日子流淌。后来就勾搭上了个小混混,听说潼关那边到处可以挖金子,常年有人找淘金的。于是就带上了刘翠儿一去就是五年。
  这些王二都不知道,亏他还在县城干事呢?眼长到猪尻子上了。村人都这样暗地里说。
  
  五
  在村上,这几年和王二年龄不差上下的大都出去打工了。村子里有几个小伙子也去潼关那边淘金。有人回来就说在那边见到了王二的媳妇刘翠儿。起初王二的父母也不相信。村上的传言往往都最终成为了实现。譬如,王八的儿子出去贩卖大烟叶子死于非命,王旺才的闺女王林林出去就被骗了做小姐。
  后来,干脆王二就和表弟去了一趟那边,总算找到了那个骚货婆娘刘翠儿。
  那个金矿在一个山坑垃里,他们到那儿的时候,刘翠儿正好畅着胸奶孩子。好几年了,刘翠儿的奶穗子大了不少,让王二感到被电击了一般。一看有陌生人走来,就慌慌张张地钻进了满是爷儿们汗臭的窝棚。刘翠儿没有料想得到王二回在这个时候找到这里来。心里禁不住七上八下的不是个滋味。心里一时没有了主。当年和他一起跑出来的郝大勇也没有在。但刘翠儿还是咬咬牙把孩子放在地铺上,就迎着王二和他表弟出来了。
  刘翠儿故意装做不认识似的说:你找谁个子?他表弟答话:你说呢?王二也忿忿的说到:就找你这****破烂货!咋的?刘翠儿杏眼睁的圆圆的,说:你嘴巴放干净些,要不找些水先给二位洗洗嘴巴?你咋地不睁开狗眼看看这是啥地方?神气个毬?王二有了一股火气在喉咙一直往上窜着,厉声骂到:刘翠儿,你说啥地方?和野男人睡觉生娃的地方!狗日的!刘翠儿这时还装着一副不认识这两位杀出来的神仙,不再理睬他们二人了。周围围观的爷们哈哈大笑着,反复咀嚼王二他们的话。
  当年,王二娶刘翠儿的时候,王二的表弟还小些,那时村上耍媳妇兴“按电铃”。他摸过他的表嫂刘翠儿的奶子,奶子上有榆钱大小的黑痣。他对此印象很深。其实在刚在窝棚外看到刘翠儿第一眼的时候,他就非常敏感的发现了这一个正在公开着的秘密。他邪乎乎看着刘翠儿,眼睛里直喷火。
  刘翠儿自然死步认帐,结果窝棚里外的男人被煽动起来了,里面夹杂着几个头发零乱的女人,叽叽喳喳个不停。这时一个自称为工地组长汉子走了过来,用手划开了人圈。人群就呼啦就开了一个口子,络腮胡子,问:做啥呢?把我婆娘挨一下,试试看!?有事情就好好说!工地上有人响应他的话,有人吼了一声:你老婆的野男人来找她了!络腮胡子怒问:啥?找个屁?但他看了一下王二的胸前有文身,有个舌什么的正怒视着他。就机灵地说:大哥,我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得罪了,得罪了。边说边摸出两根兰州烟来。陪着笑脸,说:你认识咱家刘翠儿?你说呢?你老几?王二神气了一回,问道。络腮胡子没有再作声。王二故意抬高着嗓门,说:她是我老婆,她!刘翠儿是我王二的老婆。络腮胡子不敢相信。   

        “老五!”大个子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nia一,航弄都迷瞪来,小日娃们可不敢鞋那贼不出奇噢

夜儿黑儿塞儿啥样儿——昨晚休息得怎么样喝汤秒——吃饭没

        秀姑自从苏醒过来就再没说一句话,尽管黑蛋拉着她的手左摇右晃,“大妈大妈”地喊个不停,可她的大眼睛仍是痴痴的不动,整个人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她的目光一直从众人的肩头上越过去,不知落在了什么地方。她漠然的从九娃的尸身旁边经过,脚步虚飘却没有丝毫的迟疑,仿佛门板上蒙在白布底下的只不过是一只断了气的猫儿狗儿似的。

小椅穿,摆桥亲。

马几妞——知了扑狼鹅——蛾子花大姐——瓢虫长虫——蛇楚喘——蚯蚓偶——就是牛

          第八章  会水的鱼儿被浪打

来屋呗!盖迈揍啥类?

他去吃桌球了——他赴宴席了

        “人人都说魏九娃的婆娘标致,这回我算是信了!这都快四十的人了,啧啧!你看这身段,这脸蛋,嫩的都能掐出水来,来,跟爷们回去做个压寨夫人咋样?”跟着声音跨进门来的是一个粗短的黑汉子,脖子太短显得身材就像井桩上墩了个西瓜,蒙面的黑布上沿露出一双金鱼泡的眼睛,贪婪地在秀姑勒了绳的胸脯上溜来溜去,边说话就用手去捏秀姑的下巴,“呸!”秀姑从来不曾吃过这样的亏,一脚飞起正中黑汉子的裤裆!同时间一口唾沫准准的摊在黑汉的面颊上。“啪”,黑汉子捂着裆呲牙咧嘴的同时,随手狠狠地给了秀姑一个耳光,“秀姐!”二虎的媳妇急得声调都变了,“老实点!别动弹,你不想要你娃的命了?!”

我自棍走自棍看~~~

秦椒——辣椒秫秫——玉米落瓜森——花生绕日葵——向日葵骚胡——公羊小虫儿——麻雀虫衣儿——鸟长虫——蛇布衫——衣服墩儿——凳子步老盖儿——膝盖灶火——厨房扁食——饺子各喽——碗luo馍——烙的饼古栋——胡同憨水——口水土坷拉蛋——小石头森得儿——花生次马糊——眼屎特儿——桃子该前儿——邻居火烧儿馍——烧饼糊杜面贴儿——糊涂面条子儿——枣大鬼小鬼,大毛小毛——扑克牌里的大小王墙麻虎儿——捉迷藏sisi——四声——柿子甜杆——甘蔗

        “我再说十遍也无妨,魏九娃已经死了,死翘翘了!被老子不小心一枪崩了。你听清楚了?!哈哈!”黑老五像猫戏老鼠一般满足,报复的话语像子弹一样朝秀姑射出,他看着秀谷疯一样的扑过来,“你个狗日的!青天白日胡嚼舌头,我跟你拼了!”秀姑脑袋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九娃为什么还不回来?他到底在哪?这个黑胖子说的不会是真的!?”但她惊魂未定的眼神扫到黑蛋时,黑蛋两眼通红,惊恐焦急地冲她不断的点头,像是在确认着她心底里最不愿意承认的噩耗,此刻她像溺水的人想要抓住一样漂浮的东西,哪怕只是一根芦柴棍,但是她失望了,黑蛋每朝他点一下头,她的心就往下沉一截,感觉四围尽是没顶而来冰冷黑暗的河水,只有头发像河里的水草在头顶摇曳着,恍惚间东子的脸亮霍霍的在不远处的水中在朝她欲言又止,黑沉沉的河底有东西蔓草般攫住她的脚腕使劲将她朝水底拖去……秀姑的身子就要扑到黑老五的身上时,黑老五连脚尖都没挪一下,因为他的手下一边一个已将秀姑牢牢地扽住,同时就势向后一甩,秀姑猛地仰面倒在地上,头磕在门槛上,晕了过去……

这dia真此乃啊

屌丝b:ra旁人都木事,逗你老幸运气呀

        秀姑看见黑蛋被绑着推进门的时候,她正在和二虎媳妇往桌上摆碗筷,黑蛋后面跟着两个蒙面的男人,黑蛋嘴里塞着布,听不清他冲门里哭喊着什么,但满脸的鼻涕眼泪直让秀姑心疼,她正要上前问个究竟,背后的二虎媳妇已经像头母狼一样扑了上去,叫骂撕扯着跟随黑蛋的蒙面人。但只两下就乖乖收了手,然后惊恐的往门里一步步的退着,一只枪顶在黑蛋的后脑勺上,蒙面人一手拉开大门,一手吊儿郎当的晃着枪头“想要这娃娃的命留下,你们就都乖乖的,乡里乡亲的,我也不想枪走火!”秀姑第一个念头就是闪身进偏房抄家伙,可她手还没碰到藏枪的账本匣子,就被后面快步赶上来的两个蒙面人一左一右扭了胳膊上了绑。这两个人绑人的手法凶狠老到,娴熟的就像端午节包粽子,麻绳蘸了水,隔了薄薄的夹衣勒得人生疼。

不主贵

旁白:屌丝a是一份儿中的围攻对象,有一天。。。。

“老五,莫造次,你忘了老二临走的话了,说取货可以,不要再伤人了!”,说这话的是随黑汉子进门的大个子,“老二!老二!又是老二!就他人模人样地假正经!要没他,哪有这场事?就为一本破棋谱兴师动众的,说不伤人,这不是还是伤了?!” 被唤作老五的黑汉子转身把气撒在秀姑身上“看!看!你再看!你眼睛瞪得跟牛卵一样我就怕了你?我让你看个真切!”说着一把将自己脸上的黑面罩扯了下来,露出金鱼眼下满是酒糟疙瘩的一张红脸。

你真一景。切丝不下你了,二话不说扬掺都走了。

那狗黑子货,办事同短住来——他这个人的人品不太好

        油坊虽然已经被整饬一新,丝毫看不出原先烟熏火燎的痕迹,但新上漆的大门前仍是门可罗雀,没有生意上门,相公、伙计一堆人挤在后堂偏房的门口,在冬日的暖阳下闲谝着、无聊的捉着怀里的虱子,只等着伙房开饭。偏偏秀姑这时候也没法做出个决断来,总不能一天天眼睁着往坑里扔钱吧。二虎和媳妇一合计,不如干脆盘点了铺面,卖得的钱补贴给染坊,不想走的伙计也正好补了染坊的缺,他相信只要能留着这个火种,时运来时他总能把九娃留下的这把火再烧得旺旺的。

来,给霍启蒙善个藕

打扎子——开玩笑撩逗——逗乐叨诓儿——开玩笑

        五老汉不敢往下想,更不敢凑上前去看,九娃早年是走过江湖的,难免会有仇家上门寻仇,现在最要紧的是要给九娃家里报个信,要让秀姑和二虎知道,村口的路眼见得是不能走了,五老汉稳了稳神,急急地绕过碾房,从村西的渠岸上跌跌撞撞地往村里跑去。 

噎给几不主贵nia一,航弄都迷瞪来,小日娃们可不敢鞋那贼不出奇噢小漏漏不吃甜面片黑雷么你藕来,给霍启蒙善个藕你知道黑羊蛋是烟熏的还是火燎的,白羊蛋是面捏的还是涂…

枯丑——有皱纹,不平展,多用于纸张,人物面部老鳖壹——吝啬嗑衬——恶心乌拉——形容说话不清楚毒气——狠的意思烧包——指人不踏实拉虎——邋遢短——说谁谁短,应该是不仗义的意思马虎蛋——迷瞪捣鸡毛——调皮亚门、看好——正好、刚好日马chua——差劲次瓜——笨蛋加司——厉害死慌——累带劲——舒服独孤眼儿——一个人吃脊梁——光膀子里屋——屋里面操气——生气营记——惦记狗甲——身上的灰赤肚子——裸身未枪中——估计不中去球——完了住贵——贵重得劲——舒服,爽的意思,全省通用,河南的代表方言去求——完蛋空壳篓、木任啥——没有的意思阔离——完结

        人们往往总是吝啬于去赞美顺风顺水的风光事,认为那是锦上添花的事。但却常常乐于去安慰处于困境中的可怜人,从而在自己的内心里滋生出某种密不可宣的类似于幸灾乐祸的优越感来。村里的婆娘们攒了一肚子的安慰的话,甚至有人都把当面抹眼泪的表情和说辞在心底里都反复做了练习,准备来抚慰秀姑。但是他们很快就失望了,就好像刚冒出的火苗却被浇了一场夏天的白雨----秀姑得了“失心疯”。这论断是五婶给的,她娘家的堂弟得的也是这样的病。“月子得病月子里医”,娃娃可以再生一个,月子里的沉疴就可以治好,可九娃不会再活过来一次!和长生一样,九娃的丧事也是凶丧,灵堂只能设在魏家祠堂的边上,族里的兄弟叔伯们像是为了弥补土匪抢劫时躲在门后的袖手旁观,这会儿都勤快的有点反常,在二虎的指挥下忙乎着支棚搭架、设香点烛。

小漏漏不吃甜面片

年是年——去年从开咯——等会儿夜益——昨天今益——今天明儿益——明天后益——后天阵咱——现在讲机儿——刚才前半儿——上午后半儿——下午航黑儿——晚上清早…

        但没想到的是毕竟还是晚了一步,等五老汉气喘吁吁的跑到巷口时,两个黑布蒙面的汉子已经像门神般守在了九娃家的头门口,手里都抄着长枪,眼睛警惕的巡视着周围,五老汉将身隐在不远的槐树后面,提心吊胆的伸出头朝这边张望着。整个巷子里除了狗吠就只有牲口的嘶鸣,中间间或夹杂着女人的叫骂声、孩子的哭闹声,成天不住声的知了这时也知趣地闭了嘴,家家户门紧闭,一双双眼睛都在门闸后紧张的探视着巷子里的动静。从九娃家里先是拉出了一匹匹骡马,九娃最中意的枣红马也在其中,一个一身黑的蒙脸汉子肩上扛了九娃最喜欢的牛皮鞍辔,然后被扛出来的是大袋小袋的粮食,像垂死的兵勇趴在这些蒙脸人的肩上,粮食袋上面墨圈里一个大大的“魏”字;大大小小的棕箱也被抬出,甚至还有女人家红红绿绿的衣裳拖迤一地。直至有个小个扛出了一床水红的缎被,被后面赶来的黑大个一掌掴在后脑勺,“二闷,羞你先人哩!这也拿?”“山里半夜还不冷?那你还笼着火取暖?人都冻成怂了!”小个子一手提起拖到地上的被角,一边嘟嘟囔囔。“这伙人不是来寻仇的”,五老汉的脑袋终于转过弯来了,九娃家这是大白天来了匪祸了呀!九娃在哪?豹子一样的二虎这会也该现个身呀!

再说,给你一擦呼

这地可真浓啊木呆古我搬死——这地不好走差点儿给我摔住

        但世事总像是跟人在开玩笑,从贩大烟的乔三省口里传来了陕北那边的消息,三省常年把那边的烟土悄悄地塞到骡马驮子里贩回来,再把这边的盐和土布运过去卖个高价,几年倒腾下来倒也赚得盆满钵满。陕北那地界也有一个官家,百姓也一样的要交粮纳税,但那边的财东家可不敢一个劲的买田置地,田亩是要按人头均分的,占地多的人家官家要法办的。这些传言也得到了旧堡上五槐的证实,五槐的大哥是陕北那边带兵的官,托人悄悄带了信回来让不要再置办家产了,手头的能出让就赶紧出让,留点黄白货在手里是最保险的,现在置办再多田地,到头来都只能是“人民”的。这话是五槐喝多了漏出来的,应该是可信的。二虎刚鼓着一口气把槽头土匪抢走的牲口添补齐,一听到这消息,想再在冬里置办点家当的心就一下松了劲。

噎给几

包说啦,豆那儿吧——不要再说了,就这样吧。

        九娃家遭了匪祸的消息像一阵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全村,虽然土匪们来去就一袋烟的功夫,但是带给村人精神上的震撼却是地动山摇的,惦念着九娃往日好处的乡亲们起初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的,只当做笑话的闲传, 但是当躺着九娃的门板明明就横陈在那时,大家就不由得不信了。于是一帮老汉腰带上别了烟锅,袖子里操了手围在一起惋惜起来:“九娃就是身手太镵火了,这不知道跟谁结的怨,可惜这么个后生了,好后生呀!唉!会水的鱼儿被浪打,老先人的这话谁说不是呢!”旁边的老汉在鞋底上边磕着烟锅,边郑重的点头附合着。

扬住你呢不发死脸都该呢样吧。

屌丝a:咱县这路真时不平,那羿儿骑住车子路老瞎,绊了一跌,带给我疼死啦!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南山鸡窝子的‘坐地虎’,有本事来找我报仇,没本事就跟你男人去奈何桥上见面去吧!脚底下麻利点,兴许还能追上!”

门阁老有也小老出

滴脑——头各老只——腋窝各老窝——腋窝菠萝盖——膝盖肚摸齐儿——肚齐眼读——凳子磕台儿——台阶赤八脚——光脚脊娘——脊梁猜票儿——簸箕吽——ou——牛酷册儿——短裤ra——人家nia——你研碎——yansui——香菜

        “你们笑你娘的*!”黑汉子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回头骂着旁边窃笑的同伙,拔枪抵上秀姑的脸,“真他娘是个野婆娘!跟的啥人学啥人,给脸不要脸是不是,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小球孩,说你老夜割机,你学呢不主贵,偷ra呢小洋车弄啥类?

中——好喷——侃木——没秒——没有抓雷——干吗司跟——一起弄啥来——你干吗呢抓来——你干吗呢去球——算了球娃——算了协货——喊哋——de、加,卧,驭——yu——走、对马、驴等动物的言语der——玩某项游戏或者活动撇这儿——放下一门齐儿——一起henger——杏突鲁——下滑的意思咣揩——咣揩,你不能了吧,很难解释,看看的意思吧摸出——动作缓慢,墨迹的意思愚活——绣逗,迷瞪包动——别动幺火,协活——喊滴瞎儿——刚下雨的时候库券——kuquan——通常是形容人弯身吧搁住老——不值得,犯不上

        “你说啥?你再说一遍!九娃他怎么啦?”秀姑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人往前扑出,声音里急急的带了哭腔。

你知道黑羊蛋是烟熏的还是火燎的,白羊蛋是面捏的还是涂料涂的

生胚子——指蛮不讲理的人杀才——没本事的人鸟——长的漂亮治——聪明、有本事精——机灵能——机灵大那蛋——骂人的日你mer——骂人的死鬼货——骂人的圣蛋——狂妄自大的意思狗黑子一——说这个人不好的意思阿渣——恶心别人熊样,熊货,熊脸——骂人的词憨子、信球、不能——白痴,傻瓜气蛋——烦人个一蛋——形容很讨厌吧凑人——烦人嚷嚓——太衰了,不中用拽——①穿着气派;②架子大性——①阔气;②出风头加斯——①厉害;②本事大白脖儿——外行

        五老汉虽然棋下得一般,但是却爱凑热闹,放羊本来就是懒汉的活,只要看着羊进了老河道吃草,村口梧桐树下就是他看热闹的去处,今天他远远看见这梧桐树底下黑压压围了一圈人,要再伸个脑袋进去恐怕都很难,要看不见棋子左冲右突,听不见周围你争我喊,那看棋还有什么意思,真还不如躺在麦秸堆上晒暖暖呢!他正在村口的路上去留踌躇间,突然“嘭”的一声闷响,下棋的人群一下惊散开,像惊开牛粪上的一群苍蝇。五老汉一愣神,本能就想拔腿就跑,哪知两腿竟颤颤发软、挪不得步子,这是枪声!不会错!河滩里打野鸭时他听的太多了,只不过那些鸟铳声音没有这样干脆,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随即他又听见一个孩子干扎扎的喊叫声“干大!干大!你们这伙狗日的!你们把我干大咋了?干大,你醒醒!……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呜……呜……”。这哭喊声突然像被什么捂住,只剩下模糊不清的喊叫,这声音五老汉并不陌生,昨儿个他还用大铜烟锅吸着他的红脸蛋逗他玩呢,这是二虎的大儿子黑蛋!每天中午都是他到村口来叫九娃回家吃饭的,九娃是他的干大(干爹),难道九娃出事了?

黑雷么你藕

外线——外面这特儿——这里那特儿——那里那帮——那边高处儿——上面dia起——下面边儿起——旁边各儿起——旁边拍处儿——到处地串儿——地方门各捞——门后面床和拉——床下面门各儿齐——门口附近mer儿——门前当门——客厅跟盖——旁边的意思

        尽管遭了匪患,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魏家的家底殷实,并没有伤筋动骨,但还是逐渐现出了衰败的气相来,先是油坊的生意越来越差,存放油渣的屋子莫名其妙起了火,再是在染坊做了七八年的师傅带着一帮伙计不辞而别,悄无声的投靠了别家的生意。二虎终于耷蔫头耷脑地给媳妇说,不是谁都能震得住场子、做得了生意的,起码他二虎就不行,但是秀姑又是那样,整天窝在主屋不出来,要么就一个人呆在佛堂不知道窸窸窣窣在干些什么,这魏家的家业也只有二虎在尽力支撑和维持,尽管魏家门族里有这样那样的恶意的揣度和流言传到二虎的耳朵里,甚至说魏家的家产就要改姓了,但二虎却依然我行我素,他知道自己和媳妇的命是九娃给救的,要没九娃,也不会有他的后人--黑蛋和白蛋,他既然让黑蛋拜了九娃当干大,让黑蛋给九娃拄了哭丧棒、摔了丧盆,那黑蛋就是九娃在世上留下的半缕香火,这当口他如果甩手不管魏家的事情,他二虎还是个人吗?二虎是孤儿,他在内心里已经把九娃和秀姑当成自己最亲的亲人了,这么多年他都没回过甘谷,也再也回不去了,魏家其实已经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窝了。九娃走了,他的半个心就被掏空了,剩下半个忽悠悠的耷拉在外边,血肉模糊。二虎怎么也不能原谅自己在家主出事时竟然不能护卫在他身边,于是他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比九娃在世时更加尽职和卖力,像苦行僧磕长头赎罪似的在经营着铺面的生意、地里的活计,整个人累得像经了霜的茄子般缩了一圈,一张脸也像抹布一样皱巴巴的,看不出半点的活泛来。

我古你松发那东西你信着木有——我送你的礼物你找到没啊?

        已经到了连阴雨的季节,这种天气里连台阶下的青砖都会长霉,九娃的尸身肯定是不能再放下去了,阴阳先生看的日子要歇灵十四天,但架不住门族里的央求,也同意让九娃尽快入土为安。直到棺木要入殓的时候,秀姑才被扶了出来。她的表情还是木木的,像木偶一样叉手叉脚的被二虎媳妇伺候着穿上了孝衫,整个人跟灵棚里的悲戚的气氛格格不入,好像临时从戏班里拉来个人凑数似的。可就在二虎抬起斧头要给棺盖上钉上六寸的棺钉的时候,谁也没料到,秀姑突然平展展地扑在了棺盖上,虽然没有一句话,二虎的斧头就落不下去了,秀姑的脸还是冷冷的,像冬日里的豆腐,但眼里却不知几时已蓄满了泪,灵棚里观礼的老太婆们这时候就开始抹眼泪,说秀姑其实还没疯实。

厮跟住——一起、一块儿松发送发——做一做,搞一搞舞治——做一做舞赛——形容比较调皮古状——蹲姑堆——蹲板——摔古——给摆置——收拾布拉——用手拍拍的意思,比如衣服脏了,布拉布拉糊肚——有点稠的粥拾捣——收拾,修理毛到——骗人屙——e——拉屎代开——请客布住——抱着各一人——烦人出绿——跑挂赖子——勾引街上混的不正经女人不拉不拉——用手抹一下单木身儿——专门、故意rua牌——洗牌坐桌——吃喜酒

juo——几与哦--一俩--二撒--三嗦--四卧--五罗--六去哦--七罢--八社--十

屌丝d:你老剩蛋,绊死你来!不亏你!

屌丝c:那坑都时给你松发来,觉住你老家私,当午绊你来

年是年——去年从开咯——等会儿夜益——昨天今益——今天明儿益——明天后益——后天阵咱——现在讲机儿——刚才前半儿——上午后半儿——下午航黑儿——晚上清早——早晨抹肚儿——最后喝了汤——天黑后末肚——最后老末——最后揉——rou夕——傍晚

图片 1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即将消失的济源土话,嵩县方言集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