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中国历史 > 潍坊方言,山东方言日常用语

潍坊方言,山东方言日常用语

文章作者:中国历史 上传时间:2019-06-27

人称代词:我,我们,我们的=俺你,你们,你们的=嫩他=他时间:夜来,夜儿,夜门,决里=昨天今儿,几们,今个,几没儿=今天明个,明里,赶明儿=明天过明,过…

人称代词:我,我们,我们的=俺你,你们,你们的=嫩他=他时间:夜来,夜儿,夜门,决里=昨天今儿,几们,今个,几没儿=今天明个,明里,赶明儿=明天过明,过…

小雨叫“雾露毛子”口水叫“冽些”馒头叫“膜膜”喝水叫“喝匪”花生叫“果子米”胳肢窝叫“隔了肢”昨天叫“夜来”木棍叫“把棍子”中间叫“当央”灰尘叫“布土”厨房叫“…

潍坊方言属于北方语言(普通话的基础)中齐鲁方言的一个分支,其本身还有细的分支,比如潍坊中部地区方言、青州方言、安邱方言、临朐方言等。 
正如广东、福建一带的方言一样,潍坊方言也是大多来源于古代汉语。但潍坊方言有着自己的特色。比如合音词:
张==这样。举例:张勃!=就这样吧!
酿==那样。举例:娘不行!=那不可以。
白==不要。举例:白吃生东西=不要吃生东西。
甭,本==不用。举例:甭去=不用去。
下面列举另外一些与普通话差别较大的潍坊方言,以供来潍朋友参考: 
奇==很(城区)。举例:奇好=很好。
揍==做,打。举例:揍饭=做饭
揍戏==故意做给人看,装模作样
无龙==糊弄
劳==骗。举例:白老人!=不要骗人!
耳==理(潍城)。举例:白耳他=不要理他。
牧==没
牧个==没有。
决==大骂
熊==脾气坏。多指男子。
扣==脾气暴躁,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多指女子 
拔轱辘==摔跤,有时比喻双方动手。
抡皮捶==动手打架。
矢张==大惊小怪
草鸡毛==着急、惊慌失措
白瞪眼==没有办法、干着急、死去
俩眼蹬得一样大==没有办法
瞎==除了指眼睛看见,更多指东西变坏。
贝==白白地
顿==懂
岗==很
岗获==很多
害卡==口渴
孝纯==孝顺
耍儿==办法、招数、城府、能力。举例:没耍儿=没有实际能力。
街孩子==缺乏教养、不务正业的人。举例:街孩子耍儿=半无赖行为。
架儿==样子(贬义)、面目。举例:看你个架儿=看你那副样子!
癖儿==坏习惯
治不滴==没有办法,解决不了,坚持不住
捞不卓==得不到,做不成,没有时间。
龙过==有时间,有空。举例:我不龙过=我没有时间。
沾==太。举例:沾*=太便宜
段==追赶(临朐)。 
享着==很(安邱)。举例:享着好=很好 
烧包==得到一点东西,或获得一点利益就沾沾自喜的样子,贬义。
扎股==治疗,修理
犟==固执 
浪==酸溜溜的样子
眼孙==让人觉得好欺负
野巴==傻瓜
半昏,一段,不经细==泛指不聪明
超巴==傻瓜或精神病人
亩量==估计(也有说“米量”的)
滋滋味味==犹豫不决
而而式式==拿不定主意
窝囊==脏乱;吃暗亏;有理说不出;缺乏男子气
窝憋==空间小;舒展不开;不透气
窝心==想呕吐的感觉(非普通话中的“窝心(苦闷)”) 
窝应==呕吐、想呕吐的感觉
丝闹==食物发霉,长霉丝,变质,变味。
扁食、谷炸、下包子==水饺(潍坊不同地区对水饺的称谓)
叭咕==窝头 
面子==窝头(寿光)
光棍==要强,不落下风;未婚男子(用儿化音“光棍儿”) 
自强==指喜欢占上风,占小便宜(不是“自强不息”)。 
粘乎、粘粘乎乎==办事不利索,不干脆。
*********************************************************
潍坊方言拾趣(三) 
出条==指儿童或青年人身材发育好。有时也指出息
出眼子==1)搞恶作剧让他人难堪;2)做圈套让别人钻,故意害人。例1:出人眼子=做陷阱害人。例2:让我出他个小眼子=让我逗弄他一下。 
着==太。举例:人着多=人太多
撵儿==地方,空间,位置。举例:没撵儿了=没有地方了。占撵儿=1)占位置;2)占用或浪费空间;3)抢座。
泱==溢。举例:水泱了=水溢出来了。
老时节==好长时间。举例:她等了你老时节=她等了你好一会儿。
官目==模样,表情,带贬义。举例:你个官目!=看你个什么样子!
值不当的==不值得。举例:值不当的娘=不值得那样。
禁不当的==经受不住。
能窝子==有能力:举例:刚能窝子=很有能力。
筋硬==指食物有韧性,弹性好,
白瞎==没有一点用处
guo丈==合算。举例:张不搁丈=这样不合算。
糊浓==大蒜的味道。
江江==刚刚,勉强,恰好
疗疗== 一般
四行(音航)==条件配套,排场。举例:他要四行=他喜欢面面俱到,讲排场。
掩掩==植物的叶子失去水分,向下垂,有时比喻人垂头丧气。
旺相==形容植物、动物甚至人生气勃勃的样子。
汪囊==水果、蔬菜、尤其瓜类等内部腐烂。
捋着引子==找借口。举例:捋着引子决人=找借口骂人。
***********************************************
潍坊方言拾趣(四) 
欣赏一下潍坊方言中对某些动物、植物或其供东西的称谓,会另有一番情趣:
波螺牛(由)子==螺类
嗄啦==贝类动物。嗄啦油:原指护肤油脂,用贝壳包装出售,现仍有人用来指护肤脂。
嗄啦皮==贝类动物的壳 
哈蟆==蛙类
长虫==蛇
蛇虫子==蜥蜴
蝎虎子==壁虎
土蛰子==蟋蟀
蛐蟮==蚯蚓(并非普通话中的蛐蛐儿(蟋蟀)) 
乖子、乖乖、叫腰子、咬怪==蝈蝈。乖乖笼:养蝈蝈的小笼,有时用来比喻建筑质量差。
截留==蝉
蚕妹儿==蚕
草鞋底==蜈蚣
蚁羊==蚂蚁
燕变(骗)虎子==蝙蝠
老鸹陈子、家陈子==麻雀
扁嘴==鸭子
芹叶==芹菜
棒子、棒锤子==玉米
秫秫==高粱
截留龟子==幼蝉
刀郎、刀老==螳螂
莪子==蘑菇
萝贝==萝卜
光棍缀锄==杜鹃、布谷鸟
夜猫子==猫头鹰
野乔==喜鹊 
下渣子==喜鹊 
***************************************************
潍坊方言中关于时间的说法有些地方不同于普通话,不过现在有些人已经不用了,而且大部分人已经习惯使用普通话中的时间词汇。下面列举一二: 
普通话====潍坊话:
去年=====上年/今上年
明年/来年==下年/转过年来
前天====前日
昨天====夜来 例:夜来母龙过(昨天没有抽出时间来)。 
今天====今们儿 例:捏两天忙,今们儿才有空儿(那几天忙,今天才有时间)。 
明天====早晨 例:早晨我找你耍去(明天我找你玩去)
后天====后日
大后天===外后儿
早晨====醒起来/清早 /清清起来
中午====晌午头 例:大晌午头子个白忙活了(中午这么热的天就别忙活了)
下午====下航
傍晚====傍黑天儿/傍黑儿
晚上====后航 例:夜来后航听了个瞎话儿(昨天晚上听了个故事)
黎明====傍明天儿 例:傍明天儿起来(黎明起床)
一会儿===顶霎霎儿 例:顶霎霎儿就行了(一会儿就好了) 
好一会儿==一大霎子 例:走了一大霎子了(走了好一会儿了)
好长时间==老时节 
刚才====江才/才不大霎儿
那会儿/那时候==那霎儿(昌邑)
过去====早先/早李贺
现在/目前==这霎儿/这霎里

人称代词:

图片 1

图片 2

我,我们,我们的=俺你,你们,你们的=嫩他=他

人称代词:

小雨叫“雾露毛子”口水叫“冽些”

时间:

我,我们,我们的=俺

馒头叫“膜膜”喝水叫“喝匪”

夜来,夜儿,夜门,决里=昨天今儿,几们,今个,几没儿=今天

你,你们,你们的=嫩

花生叫“果子米”胳肢窝叫“隔了肢”

明个,明里,赶明儿=明天过明,过明天——后天清起来,=早晨

他=他

昨天叫“夜来”木棍叫“把棍子”

晌午,晌午头里=中午(临沂日照青岛读做"shangwen)

时间:

中间叫“当央”灰尘叫“布土”

下晚儿=下午,傍晚后晌,往晌,哄航,黑家=晚上

夜来,夜儿,夜门,决里=昨天

厨房叫“锅屋”不知道叫“知不道”

盼子=一段时间,例如:老长一盼子了

今儿,几们,今个,几没儿=今天

串门叫“溜门子”厕所叫“茅子”

一霎,一时半霎=较短时间刚才=江末,江江磊什么时候=脏问,多咱,多近

明个,明里,赶明儿=明天

晚上叫“黑焉”水桶叫“烧”

称谓:

过明,过明天——后天

蚯蚓叫“出溜船”蝉叫“姐六”

小女孩=小妮,小嫚伯父=大爷伯母=大娘姥姥=老娘

清起来,=早晨

青蛙叫“外子”地板叫“当门”

自己老婆的姐夫或妹夫=两桥,亮条私生子=私孩子

晌午,晌午头里=中午(临沂日照青岛读做"shangwen)

勺子叫“咬子”刚才叫“桨忙”

客人=kei阴阳人,阉割过的人=二椅子,二叶子

下晚儿=下午,傍晚

蝴蝶叫“玫蛾子”麻雀叫“家雀子”

小男孩=小小子年轻女人=闺女,归宁

后晌,往晌,哄航,黑家=晚上

恶心叫“饿样”铁锹叫“掀”

动物:

盼子=一段时间,例如:老长一盼子了

爸爸叫“答答”姥姥叫“老宁”

壁虎=蝎虎子,蝎虎帘子,蝎虎溜子猫头鹰=夜猫子蛇=长虫狼=麻虎,毛猴子

一霎,一时半霎=较短时间

姥姥的老公叫“老壹”爸爸的哥哥“大壹”

田螺=巴拉油,卜拉油,波萝油,波罗牛子,无楼牛子,蜗了牛子,旮旯油子

刚才=江末,江江磊

撒娇叫“片”舅舅的老婆叫“尽子”

蛤蟆=介蛤蟆,气蛤蟆,癞蛤蟆,和睦头螳螂-刀螂,当螂"

什么时候=脏问,多咱,多近

收麦子叫“噶玫”咸叫“候咸”

麻雀-家雀乌鸦-老鸹泥鳅=泥狗,迷狗,米了狗子,米兰够

称谓:

辣叫“哭辣”脚叫“绝鸭子”

鹰-老雕,老老雕蝉=节六,烧前猴,知了母蝈蝈=叫掴,咬怪公狗=牙狗

小女孩=小妮,小嫚

说话叫“之外”大叫“扎呼”

鸽子=鹁鸽,不鸽,布噶(这是山东最经典最统一的一种叫法)

伯父=大爷

砖块叫“可了头子”中午叫“晌午”

蜥蜴=地出力子,蛇触离子蜻蜓=光光听、听听百足虫=草鞋底

伯母=大娘

今天叫“及门”人啰嗦了叫“渝沫”

跳蚤=蛤蚤,各蚤蝙蝠=棉田呼子,绵绵呼子

姥姥=老娘

自行车叫“洋车”火柴叫“洋火”

动作类:

自己老婆的姐夫或妹夫=两桥,亮条

洗脸盆叫“洋盆”想吐叫“干月”

故意=得为,得易,得意哩东张西望=撒么,撒木扔=楞,料,横,拽,讧

私生子=私孩子

鸽子叫“不咯”骂人叫“决人”

聊天=拉呱挖苦,身体发痒=刺挠抖一抖=合丝动弹=故用,故应

客人=kei

玉米叫“棒子”搅一搅叫“个了个了”

饮,喝=哈推=拥,晕手轻触=乖脱掉=妈

阴阳人,阉割过的人=二椅子,二叶子

很好叫“怪好”想想叫“心思心思”

掷物击之=歇,夯,诊挠=浍口含物=母,木楼

小男孩=小小子

儿子叫“乐”女儿叫“闺女”

躺=惬修理=施威,扎故很=杠,忒,想,楞踢,揣=派

年轻女人=闺女,归宁

蛇叫“长蠢”蜗牛叫“雾露牛子”

打=毁用巴掌打=呼骂人=爵人,卷人蹲下=鼓得,古及

动物:

轮胎叫“古楼子”形容热叫“突热”

追=段去=弃过来=各来嫌人脏=“夷赖,夷外做=揍,例如:你揍声么弃?

壁虎=蝎虎子,蝎虎帘子,蝎虎溜子

形容凉叫“冰炸凉”形容黑叫“蛆黑”

惹祸=作业卖弄=“翩弄”泼=豁斥责=熊不要,别=白

猫头鹰=夜猫子

形容白叫“沙白”形容黄叫“焦黄”

形容词:

蛇=长虫

形容红叫“通红”形容紫叫“须紫”

植物萎了=淹油开心,高兴=咨

狼=麻虎,毛猴子

形容绿叫“须录”形容亮叫“睁亮”

见到某种东西感到心情不快或欲呕=各应,饿应,饿养,恶影

田螺=巴拉油,卜拉油,波萝油,波罗牛子,无楼牛子,蜗了牛子,旮旯油子

形容大叫“多大大”形容小叫“晶点儿”

傻=憨,嘲,表巴结人-舔摸犹豫不决-二呼,二思

蛤蟆=介蛤蟆,气蛤蟆,癞蛤蟆,和睦头

形容快乐叫“透自”形容臭叫“西臭”

为人厉害还吝啬-扣干活干净利落-麻利清楚=村亮,qunliang

螳螂-刀螂,当螂"

形容香叫“喷香”形容疼叫“生疼疼”

说话不着边际=到三不着两

麻雀-家雀

形容东西坏了叫“毁了”“海了”粥叫“糊豆”

人的身体称谓:

乌鸦-老鸹

结婚---娶媳妇(父母哄孩子时常说:去看娶小花媳妇)

额头=耶了盖,咽楼盖,夜拉盖膝盖=拨拉盖,各了败子

泥鳅=泥狗,迷狗,米了狗子,米兰够

出嫁---出门子

脖子后=脖了更脚=爵拳头=皮锤自然界及各种事物:

鹰-老雕,老老雕

参加葬礼-吊纸

太阳=日头(有的地方发音为:易头),鲁西南还有"天拦地"

蝉=节六,烧前猴,知了

黄瓜---黄古

闪电=打闪打雷=打呼雳雾=雾露毛毛雨=雾露毛

母蝈蝈=叫掴,咬怪

绿豆---路豆

土块=坷拉,卡拉头肥皂、香皂=胰子厕所=毛子,茅房碎布块=铺陈

公狗=牙狗

红豆---红小豆

醋=集会毛病=才坏干嘛呢=落落嘛?水饺=鼓扎,扁食,饺子

鸽子=鹁鸽,不鸽,布噶(这是山东最经典最统一的一种叫法)

青蛙---崴子

还=莱芜以东读作"含"死=使,煞,例如:"俺娘,累煞俺咧"

蜥蜴=地出力子,蛇触离子

母青蛙--花了母崴子

蜻蜓=光光听、听听

知了---结留

百足虫=草鞋底

蛤蟆---烂合目

跳蚤=蛤蚤,各蚤

蝌蚪---合目科替子

蝙蝠=棉田呼子,绵绵呼子

麻雀---家雀子

动作类:

气球---洋茄子

故意=得为,得易,得意哩

回家---家走

东张西望=撒么,撒木

煎饼---家宁

扔=楞,料,横,拽,讧

馒头---馍馍

聊天=拉呱

西红柿--洋柿子

挖苦,身体发痒=刺挠

中秋节--八月十五

抖一抖=合丝

浴池---洗澡堂子

动弹=故用,故应

毛巾---手布子

饮,喝=哈

洗发水--洗头膏

推=拥,晕

口袋---害害

手轻触=乖

坑----克郎

脱掉=妈

尘土---不土

掷物击之=歇,夯,诊

拖鞋---瓜打

挠=浍

上衣---褂子

口含物=母,木楼

衬衫---衬褂

躺=惬

硬币---小分哥

修理=施威,扎故

铁锹---铁掀

很=杠,忒,想,楞

瓜子---光光垂

踢,揣=派

花生---果子

打=毁

玉米---棒子(也叫麻缨,芝麻墩一带的称呼,还叫玉蜀黍)

用巴掌打=呼

稀饭---糊豆

骂人=爵人,卷人

做饭---揍饭

蹲下=鼓得,古及

银杏---白果

追=段

贝壳---各楼

去=弃

田螺---屋楼牛子

过来=各来

水蛭---马个dei

嫌人脏=“夷赖,夷外

工作---干合

做=揍,例如:你揍声么弃?

卫生纸--擦腚纸

惹祸=作业

麦----玫

卖弄=“翩弄”

声响---动静

泼=豁

喊叫---吆呼

斥责=熊

看----洒目

不要,别=白

追----段

形容词:

踢----派

植物萎了=淹油

耳光---耳盼,耳古子

开心,高兴=咨

父亲---爹、达达

见到某种东西感到心情不快或欲呕=各应,饿应,饿养,恶影

母亲---娘

傻=憨,嘲,表

伯父---大一

巴结人-舔摸

伯母---大宁

犹豫不决-二呼,二思

岳父---老丈人(有时候骂人也用这个词)

为人厉害还吝啬-扣

老婆的哥哥,弟弟--大舅子,小舅子

干活干净利落-麻利

老婆的姐姐,妹妹--大姨子,小姨子

清楚=村亮,qunliang

舅妈----舅母

说话不着边际=到三不着两

姥姥----姥宁

人的身体称谓:

姥爷----姥一

额头=耶了盖,咽楼盖,夜拉盖

女儿----滚女

膝盖=拨拉盖,各了败子

连襟----两桥

脖子后=脖了更

侄子----zhei

脚=爵

药-----月

拳头=皮锤

臭豆腐---豆腐卤

自然界及各种事物:

祭祀----敬天

太阳=日头(有的地方发音为:易头),鲁西南还有"天拦地"

邮票----悠票

闪电=打闪

方桌----地八仙

打雷=打呼雳

越南----月南

雾=雾露

朝鲜----朝选

毛毛雨=雾露毛

蝉叫“截流”

土块=坷拉,卡拉头

头发叫:头富

肥皂、香皂=胰子

胳膊叫:各被

厕所=毛子,茅房

耳朵叫::而都

碎布块=铺陈

水桶叫:烧

醋=集会

用具统称:驾驶

毛病=才坏

老鼠叫:老楚

干嘛呢=落落嘛?

狼叫:毛猴子

水饺=鼓扎,扁食,饺子

......

还=莱芜以东读作"含"

你在爵我,我牌你。

死=使,煞,例如:"俺娘,累煞俺咧"

你在骂我,我踢你。

山东方言大接龙

躺下叫“切戏”

在山东,

我找你叫“我滑你”

有一种好叫杠赛来,

干什么叫“揍么”

有一种舒服叫挺滋,

做饭叫“办饭”

有一种昨天叫夜来,

玉米叫“棒子”

有一种中午叫晌午,

怎么回事叫“曾直的”

有一种晚上叫后晌,

干什么?叫…“干么?”

有一种美丽叫洋火儿,

蝉的幼虫叫截流猴儿

有一种看叫撒么,

喝水不叫喝水叫喝匪

有一种动叫鼓涌,

故意不叫故意叫得为的

有一种躺叫仰摆,

摔倒不叫摔倒叫“卡倒了”,修理不叫修理叫“扎鼓"

有一种歪叫崴拉,

快点不叫快点叫嘛离滴,让一让不叫让一让叫样一样

有一种不成熟叫大娃娃,

额头不叫额头叫“耶了盖”

有一种批评叫熊,

膝盖不叫膝盖叫“各了败子”

有一种凑活叫截就,

馒头不叫馒头叫“么么”

有一种干啥叫捣鼓,

院子不叫院子叫当天井

有一种尴尬叫草鸡…

地板不叫地板叫当门

有一种蝉叫截留,

厨房叫锅屋或者过道

有一种瓢叫哈舀子,

哭不叫哭叫显

有一种中午叫晌午头,

笑一般都叫喜,有时把“好”叫“管”

有一种讨厌叫清起来,

显摆不叫显摆叫翩

有一种工具叫条住,

泼辣不叫泼辣叫皮(读二声,普通话里没这个音)

有一种土豆叫地蛋,

太阳叫太影,中午叫晌文

有一种蠕动叫顾拥,

“这”一般都说成“债”,那一般都说“耐”

有一种太阳叫日头,

农活:嘎闷,起果子,杯麻英,拾地干子

有一种现在叫这咱,

豆角叫豆觉子,还有一种叫米豆

有一种聊天叫拉呱,

去农田叫下湖,去菜园叫上园

有一种纠缠叫腻歪,

土块不叫土块叫“坷楼头子”

有一种萝卜叫萝贝,

什么不叫什么叫“绳么”

有一种猫头鹰叫夜猫子,

关灯不叫关灯叫“拉死等”

有一种蜈蚣叫草鞋底....

白菜不叫白菜叫“北菜”、

萝卜不叫萝卜叫“箩被”

早晨不叫早晨叫“清早”

上午不叫上午叫“头晌午”

中午不叫中午叫“晌午”

下午不叫下午叫“过午;过晌午”

晚上不叫晚上叫“网沈”

昨天不叫昨天叫“爷天”

今天不叫今天叫“今儿门”

明天不叫明天叫“明儿里”

挺好不说挺好叫“真好”

高兴不叫高兴叫“自儿”儿化韵特重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潍坊方言,山东方言日常用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