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中国历史 > 第十六卦

第十六卦

文章作者:中国历史 上传时间:2019-07-02

豫:利建侯行师。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 豫之…

豫:利建侯行师。

卦辞豫:利建侯行师。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

“豫”:利建侯行师。“豫”之言暇也。暇以乐之,谓“豫”。建侯所以“豫&rd…

豫:利建侯行师。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 豫之时义大矣哉!象曰:雷出地奋,豫。 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卦辞豫:利建侯行师。

“豫”:利建侯行师。

初六:鸣豫,凶。

《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豫”之言暇也。暇以乐之,谓“豫”。建侯所以“豫”,“豫”所以行师也,故曰“利建侯行师”。有民而不以分人,虽欲“豫”可得乎?子重问晋国之勇,栾鍼曰:“好以暇。”是故惟暇者为能师。

象曰:初六鸣豫,志穷凶也。

初六:鸣豫,凶(1)。

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

六二: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象》曰:“初六鸣豫”,志穷凶也。

上六爻辞:冥豫,成有渝,无咎。

言天地亦以顺动也。

象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

【注释】(1)处豫之初,而特得志於上,乐过则婬,志穷则凶,豫何可鸣?

象曰:冥豫在上,何可长也。

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

六三:盱豫,悔。 迟有悔。

六二:介于石,不终日,贞吉(1)。

六五爻辞:贞疾,恒不死。

上以顺动,则凡入于刑罚者,皆民之过也。

象曰:盱豫有悔,位不当也。

《象》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

象曰:六五贞疾,乘刚也。恒不死,中未亡也。

“豫”之时义大矣哉!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 朋盍簪。

【注释】(1)处豫之时,得位履中,安夫贞正,不求苟“豫”者也。顺不苟从,豫不违中,是以上交不谄,下交不渎。明祸福之所生,故不苟说;辩必然之理,故不改其操介如石焉。“不终日”明矣。

九四爻辞: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卦,未有非时者也。时未有,无义;亦未有无用者也。苟当其时,有义、有用,焉往而不为大?故曰“时、义”,又曰“时、用”,又直曰“时者”,皆适遇其及之而已。从而为之说,则过矣;如必求其说,则凡不言此者,皆当求所以不言之故,无乃不胜异说而厌弃之欤?盍取而观之,因其言天地以及圣人王公,则多有是言,因其所言者大,而后及此者则其言之势也。是说也①,且非独此见天地之情者四,“利见大人”者五,其余同者不可胜数也,又可尽以为异于他卦而曲为之说欤?

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六三:盱豫,悔;迟,有悔(1)。

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校注”

六五:贞疾,恒不死。

《象》曰:盱豫有悔,位不当也。

六三爻辞:盱豫,悔。迟有悔。

①是说也:《苏氏易传》作“非说也”,误。

象曰:六五贞疾,乘刚也。 恒不死,中未亡也。

【注释】(1)居下体之极,处两卦之际,履非其位,承“动豫”之主。若其睢盱而豫,悔亦生焉。迟而不从,豫之所疾,位非所据,而以从豫进退,离悔宜其然矣。

象曰:盱豫有悔,位不当也。

《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上六:冥豫,成有渝,无咎。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1)。

六二爻辞: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初六:鸣豫,凶。

象曰:冥豫在上,何可长也。

《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象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

《象》曰:“初六鸣豫”;志穷凶也。

【注释】(1)处豫之时,居动之始,独体陽爻,众陰所从,莫不由之以得其豫,故曰“由豫,大有得”也。夫不信於物,物亦疑焉,故勿疑则朋合疾也。盍,合也。簪,疾也。

初六爻辞:鸣豫,凶。

所以为“豫”者,四也;而初和之,故曰“鸣”。已无以致乐,而恃其配以为乐,志不远矣,因人之乐者,人乐亦乐,人忧亦忧,志在因人而已,所因者穷,不得不凶。

六五:贞疾,恒不死(1)。

象曰:初六鸣豫,志穷凶也。

六二: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象》曰:六五,“贞疾”,乘刚也。“恒不死”,中未亡也。

豫——三思而后行

《象》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

【注释】(1)四以刚动为豫之主,专权执制,非已所乘,故不敢与四争权,而又居中处尊,未可得亡,是以必常至于“贞疾,恒不死”而已。

:利建侯、行师。

以阴居阴,而处二阴之间,晦之极,静之至也。以晦观明,以静观动,则凡吉凶祸福之至,如长短黑白陈乎吾前,是以动静如此之果也。“介于石”,果于静也;“不终日”,果于动也;是故孔子以为“知几”也。

上六,冥豫成,有渝,无咎(1)。

初六:鸣豫,凶。

六三:盱豫,悔;迟有悔。

《象》曰:“冥豫”在上,何可长也?

六二: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象》曰:“盱豫”有“悔”,位不当也。

【注释】(1)处“动豫”之极,极豫尽乐,故至于“冥豫成”也。过豫不已,何可长乎?故必渝变然后无咎。

六三:盱豫,悔;迟,有悔。

以阳居阳,犹力人之驭健马也,有以制之。夫三非六之所能驭也,乘非其任而听其所之,若是者,神乱于中而目盱于外矣。据静以观物者,见物之正,六二是也;乘动以逐物者,见物之似,六三是也。物之似福者,诱之;似祸者,劫之。我且睢盱而赴之,既而非也,则后虽有诚然者,莫敢赴之矣。故始失之疾,而其终未尝不以迟为悔也。

九四:由豫,勿疑。朋盍簪。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六五:贞疾,恒不死。

《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上六:冥豫。无咎。

“盍”,何不也;“簪”,固结也。五阴莫不由四而“豫”,故“大有得”。“豫”有三“豫”、二“贞”。三“豫”易怀,而二“贞”难致。难致者疑之,则附者皆以利合而已。夫以利合,亦以利散,是故来者、去者、观望而不至者,举勿疑之,则吾朋何有不固者乎?

①豫是本卦标题。豫的意思是犹豫、疑虑和预计、熟虑。全卦内容主要讲人的思想行为。豫既是多见词,又与内容有关,所以用它来作标题。②鸣:用作“明”,意思是明亮,这里把白天、③介:夹。④盱:意思是缓慢。由豫:即犹豫。得:得到朋贝盍(hé):合。簪:古时盘头发的一种头饰。朋盍簪:用朋贝作成簪笄。冥:晚上。渝:变故。

六五:贞疾,恒不死。

豫卦:有利于封侯建国,出兵作战。

《象》曰:“六五贞疾”,乘刚也;“恒不死”,中未亡也。

初六:白天做事犹豫不决,凶险。

二与五,皆“贞”者也。“贞”者不志于利,故皆不得以“豫”名之,其“贞”同,其所以为“贞”者异,故二以得吉,五以得疾也。二之“贞”,非固欲不从四也,可则进,否则退,其“吉”也,不亦宜乎?五之于四也,其质则阴,其居则阳也。质阴则力莫能较,居阳则有不服之心焉。夫力莫能较而有不服之①,则其贞足以为疾而已。三“豫”者皆内丧其守,而外求“豫”者也,故小者“悔吝”,大者“凶”。六五之“贞”,虽以为疾,而其中之所守者未亡,则恒至于不死。君子是以知“贞”之可恃也。

六二:夹在了石缝中不到一天被救出来。占得吉兆。

“校注”

六三:思想迟钝糊涂足以让人后悔;行动缓慢不定,更使人后悔莫及。

①夫力莫能较:《苏氏易传》作“大力莫能较”,误。

九四:经商先犹豫不决,反复考虑觉得会有大收获,便不再疑虑。后来把得到的朋贝制成头饰。

上六:冥豫,成;有渝,无咎

六五:占问疾病,会痊愈并长久不死。

《象》曰:“冥豫”在上,何可长也?

上六:晚上反复考虑,事情是成功还是有变故。结果没有变故。

冥者,君子之所宜息也。“豫”至上六,宜息矣,故曰“冥豫,成,有渝”者,盈辄变也。盈辄变,所以为无穷之豫也。

作者显然是主张知行合一的,不赞成游移不定、没有主见、以至影响到行动和结果。前三爻讲到犹豫不决的坏处,后三爻说的是行动前要反复考虑,要求三思而后行。思想上明确之后,就要坚决及时地付诸行动。

这是一种现实主义的态度,也是为人处世取得成功的一条原则。认识与实践之间有着内在的逻辑联系。只有脑子里认识清楚了,想明白了,行动才不会盲目;再好的想法和愿望,如果不踏踏实实地付诸实践,只能是空想。将知与行统一起来,才会有所作为,有所成就。

从根本上说,这种现实主义的态度是具有积极的人生意义的它把人生看成是一个不断进取、奋斗的过程,而不是消极地逃避,也不是一场充满幻想的白日梦。进取和奋斗就如同一场战斗:参与前反复思虑,想清楚后便投入。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