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中国历史 > 古埃及宗教仪式中的祭司,古埃及国王的丧葬仪

古埃及宗教仪式中的祭司,古埃及国王的丧葬仪

文章作者:中国历史 上传时间:2019-08-07

古埃及 丧葬仪式 王权

除此之外,古埃及祭司的形象还见于祭司坟墓的浮雕、壁画,展现了个体祭司的形象及其生前和身后的生活场景。除这些宗教神职人员,我们可以在古埃及各种坟墓中出土的雕刻或书写在石头墙壁、棺椁和纸莎草纸上的文字中看到其他祭司形象。这些铭文记载,一些祭司生活在村庄里,他们娶妻生子,并从事其他行业的工作,例如采矿、从军、担任政府官职等等。这似乎表明,古埃及的祭司具有普通人和祭司两种身份。

2016年10月13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埃及考古系列学术讲座”第六讲在考古研究所八楼多媒体厅举行。东北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李晓东教授为大家做了题为“灌注生命——‘赋予生命’推想”的学术讲座,埃及学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赴埃及考古项目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郭子林副研究员主持并点评,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学生们聆听了此次讲座。图片 1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郭子林副研究员 李晓东教授首先阐述了古埃及服装研究的可行性,认为通过对古埃及浮雕、壁画和雕塑等上面描绘和刻画出来的服装样式以及装饰品的深入研究,可以很好地了解古埃及人的社会生活和思想观念。这种研究凸显了浮雕、壁画和雕塑等文物史料在新兴史学研究中的价值。进而引出了此次讲座的学术背景,即通过对古埃及人的浮雕、壁画和雕像等雕塑作品上的铭文进行研究,了解古埃及人的意识形态,并对古埃及人雕塑行为的若干关键性环节做出推想。 李晓东教授给出了一张博物馆里面收藏的浮雕图片,该浮雕的人物较为完整,但人物周围环境破坏较为严重,可谓残缺不全。关于这个浮雕,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是浮雕中人物的身份问题。其次是确定浮雕人物嘴部前方那个残缺的符号是什么。第一个问题的解决依赖于浮雕上的铭文,我们从浮雕上发现了两个刻有铭文的王名圈。王名圈也叫卡图什(Cartouche)。卡图什这个符号来源于古埃及早期的符号resekh,描绘的是王宫门面,最初古埃及人把国王的名字刻写在这个王宫门面里面,后来这个符号逐渐演化为现在看到的带有底座的椭圆形符号。古埃及人并不称呼其为王名圈,也不称呼其为卡图什。卡图什是拿破仑远征埃及时,法国士兵发现这些椭圆形符号与他们自己随身携带的装有枪药的药葫芦相似,故而用药葫芦的法语卡图什称呼之。王名圈是我国学者的命名。实际上,卡图什或王名圈里面不全是国王或法老的名字,有时埃及人也把神和大臣以及祭司的名字写在王名圈里面。浮雕上的这两个王名圈实际上是同一个人的两个名字。从中王国开始,古埃及国王一般有五个名字,一个出生名和四个加冕名。也就是说,有一个名字是国王出生的时候获得的名字,另外四个名字是国王登基为王的时候获得的名字。五个名字当中有两个写在王名圈里面。第一个王名圈的名字叫登基名,第二个王名圈里面的名字是出生名。一般来说,这两个王名圈里的名字配合在一起就可以明确判断国王的身份了。很多贵族或身份高贵的官员也会模仿国王的名字模式,至少拥有两个带王名圈的名字。另外,在国王或贵族名字前面还有一个头衔,以便表明身份。这块浮雕上的第一个王名圈及其前面的头衔是这样的:图片 2 。前面三个符号是这个人物的头衔,象形文字转写过来是hmtntjer,意思是神的妻子(wife of god),这是一个女祭司的头衔,属于神庙的高级女祭司;王名圈里面的符号转写过来是sp-n-wpt,转写为英语是Shepenwept,这也是一个阴性名字,即一个女祭司的名字。另一个名字是图片 3 ,转写符号是mwt-wsjr-rcnbt-nfrw。从文献中我们查到了这个人的身份,她就是第二十五王朝时期的一个女祭司。图片 4讲座中主要讨论的残缺浮雕 另一个问题的解决则需要比对古埃及其他类似题材的浮雕主题。李教授给出了下面几张不同类型的浮雕和绘画的图片。我们称下面三张图像为类比图像。图片 5图片 6类比图像一类比图像二图片 7类比图像三 通过对这三个浮雕图像的分析,我们发现类比图像中的主体人物嘴前面都有一个符号,这个符号接近嘴部的那部分与我们讨论的主要浮雕里面那个人物面前的残缺符号的残留部分相同,故而我们可以断定那个残缺的浮雕中人物面前的那个符号是古埃及人的生命符号,读作ankh,本身有“生命”之意。图片 8 接下来,李晓东教授的讲座进入第二部分:埃及人在浮雕和壁画中使用这个生命符号的目的是什么?李教授查阅了大量文献,没有找到文献方面的直接记载。李教授重新回到浮雕和壁画中,通过考察,他发现这个符号往往与另一个表示“给予”的符号组合出现。下图是一个方尖碑上的部分文字,从上往下依次读作dj ankh, mjrc, djet,意思是“given life, like Re, forever”,翻译为汉语的意思是“给予像拉神一样永恒的生命”。也就是说,dj ankh这个词组的意思是“”给予生命”。 至于dj ankh这个词组是如何而来的,为什么表示这样的含义,李教授并没有在文献中找到明确说明,只在一些语法书中找到了简单的解说,其中比较早的一个解说者是英国著名埃及学家加德纳。他在20世纪50年代出版的语法书《中埃及语法》一书中有一段很简短的文字,对此做了解说。这里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ankh这个词如何使用上面,实际上也没有对这个词的起源进行解说。但从这里和其他语法书以及文献中,李教授发现,dj ankh翻译为“给予生命”是没有疑问的。图片 9加德纳《中埃及语语法》中关于dj ankh这个短语的解释 李教授通过考察发现古埃及人的宴会壁画场面里有一个主题很有意思,或许对于我们追溯ankh和dj ankh的来源有重要意义。下图左数第二个女性左手拿着一个莲花放在嘴前,图片 10古埃及宴会壁画 形象与我们在前面那些壁画和浮雕中看到的形象极为相似。据研究医学的埃及学家称,莲花的花粉含有某种兴奋剂的元素,可以令闻到者产生情绪的亢奋。古埃及女性在宴会中闻这种花粉,或许有提高兴奋程度的目的。另外,从形状来看,莲花与生命符号的样子很像。此外,莲花是古埃及人上埃及的代表性植物,类似于我们现在所说的国花。古埃及的国花有两个,一个是上埃及的莲花,一个是下埃及的纸莎草花。古埃及神庙里面很多柱子的柱头就是用这两种花装饰的。可见,古埃及人是非常看重莲花的。由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测,古埃及人在闻到莲花的香味时产生兴奋,他们不了解其中的科学依据,从而认为自己似乎获得了一种生机或活力,似乎获得了新的生命。这样,壁画中这种手持莲花放在嘴边和鼻子前方闻的母题逐渐抽象化,最后形成了dj ankh(给予生命或被给予生命)这种概念和表现手法。图片 11太阳神拉将生命赋予法老 之后,李教授的讲座进入第三个阶段:谁赋予谁生命?谁被赋予生命?李教授指出,从古埃及遗留下来的大量浮雕和壁画上的主题来看,基本是接受生命符号的都是法老、高级贵族、高级祭司等;而手握生命符号尾端,将生命符号给予接受者的都是神。这种肖像学的表相似乎表明古埃及法老和高级贵族的生命是由神赐予的,也就是说,古埃及的神将生命赋予人类。然而,事实的确如此吗?这要从两个层面来看。首先,从古埃及人的立场来看,或许古埃及人认为事实就是这样的,但也许这不过是一种仪式化或模式化的母题表述而已,并不一定真实地反映古埃及人的意识形态。我们姑且不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这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其次,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种神赋予人类生命的母题表述是否具有实际根据?对于我们这些接受了科学教育的人们来说,这样的母题很显然是人为创造出来的。那么,在这样的基础上,就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难道古埃及的神是由人赋予生命吗?接下来,李教授用两个势力来解决他提出来的问题。 第一个事例是古埃及人在雕刻神和法老以及王后的雕像的时候,雕像到什么程度就具有了神性,石头不再是石头了,而是有了生命的神灵。很显然,对于一个信仰宗教的人来说,他在雕刻神的身体的时候,是在亵渎神灵,这是他万万不敢为之的事情。但他必须要把雕像完成。如何解决这种矛盾呢?李教授认为,最合理的解释是这样的,神或作为半神的国王及其王后的雕像在彻底雕刻完成之前,并没有生命;雕像或浮雕要想获得生命,必须举行一种赋予生命的仪式。一旦雕像被灌注了生命,这个雕像或浮雕就不可侵犯了。这是最有可能的情况,从而是古埃及人给予神或半神以生命,将生命灌注在神或国王及王后的雕像和浮雕中。李教授找到了阿玛尔纳城出土的一些雕像的半成品,它们都是著名的宗教改革法老埃赫那吞的妻子涅菲尔提提的雕像,涅菲尔提提被誉为当时最美丽的女人。下面这些半成品说明了雕像在没有被灌注生命之前是没有任何生命的,可以任意抛弃和破坏。图片 12涅菲尔提提未完成或遭抛弃和破坏的雕像半成品图片 13埃及最美丽的女人涅菲尔提提的雕像,现藏于柏林博物馆。 第二个事例是古埃及浮雕和壁画中的一些仪式场面。李教授通过对古埃及浮雕和壁画以及纸草上的亡灵书场面的研究发现,古埃及人在丧葬仪式中,要由国王的继承人或普通死者的长子为死者举行开口仪式。下面两幅图里面类似于中国木匠使用的锛子的那个工具就是用于在开口仪式中打开死者口的工具。开口仪式表达的也是一种赋予生命的概念。图片 14右面的王位继承者为左面的去世法老举行开口仪式图片 15亡灵书中的一段场面,举行开口仪式 综合这两个事例,李教授认为古埃及人的浮雕和壁画以及雕塑作品的神灵的生命都是古埃及人赋予的,是人为神灵和死者灌输了生命,而非相反的情况。各种壁画和浮雕场面里国王和高级贵族接受生命或被灌输生命的场面和短语只是实际仪式的一种反现实的表述而已。进而可以认为,古埃及浮雕和壁画中dj ankh这个短语实际上是一种仪式性的用于:“灌注生命”,甚至是某种仍不为我们所知的“生命赋予仪式”的表达方式。李教授为了证明他的结论,还列举了很多事例,提供了很多肖像学的图片。 李教授讲座的主体内容完成之后,聆听报告的专家学者和学生与李教授就若干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例如,王权与神权的关系问题,古埃及神庙和墓葬墙壁壁画和铭文所记载的历史真实性问题,古埃及人创造神的问题,古埃及文献是否有其他方面的佐证,等等。李教授认为这些问题都涉及到如何看待古埃及人的文化的问题。他认为,古埃及人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虔诚地敬神,王权与神权是分离的,宗教祭司集团往往左右甚至篡夺法老的王位;古埃及人出于自己的需要而创造了神,就像本讲座中关于灌注生命问题的情形,具有宣传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目的,同时埃及国王和其他精英阶层人士在神庙和墓葬中雕刻的铭文也有部分内容是宣传性质的。 最后,郭子林副研究员对李晓东教授的讲座进行总结和点评。他认为李教授今天下午的讲座信息量很大,内容非常具体而丰富,讲述的是一个具有跨学科性质的话题,因为用到了碑铭学、肖像学、考古学和医学等相关学科的知识。Dj ankh这个短语大量出现于古埃及碑铭文献和纸草文本中,学者们已经习惯于将其简单地翻译为“给予生命或被给予生命”,但几乎没有人对这个短语的来源和其表达的真实含义以及其背后隐藏的文化内涵进行透彻分析,从而这可谓是埃及学领域一个重要分支碑铭学的前沿性研究。李教授的讲座内容和方法都对我们有很强的启发意义,对我们赴埃及考古发掘和研究具有很强的提示意义。

颜教授认为目前学界之所以将公元前1世纪的这幅浮雕赋予了神秘色彩,主要是用现代人的思维去理解古代人的做法,实际上犯了史学研究的大忌。她指出,史学研究应该回到历史事件发生时的具体历史情境中,通过联系和比较的方法,对古代历史情境中的事件进行符合古代人生活实际的解读。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古埃及王权研究”(项目批准号13BSS010)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古埃及宗教没有统一明确的教义,以具体的宗教崇拜活动为中心。国王与神交流的活动就是古埃及的宗教仪式。祭司的根本职责是保证这些仪式的顺利进行。宗教仪式是古埃及祭司产生的先决条件。将古埃及普通人与祭司区别开来的首要标志是洁净仪式。祭司于清晨在圣水池中将身体洗净。宗教仪式举行时,还需要雇佣部分普通人进入神庙任祭司,协助神庙中的祭司从事活动。这些人在进入神庙前要举行洁净仪式。之后,他们就变成了祭司,执行完神庙任务之后便可离开神庙,成为普通村民。古埃及一些高级祭司也担任政府和军队的职务,这样他们就必须离开神庙。并且,他们只需要在辞去政府或军队职务之后,在举行献祭活动之前经历洁净仪式便可恢复祭司身份,成为常驻神庙的祭司。古埃及社会也有少数高级祭司同时担任政府或军队职务的事例。

图片 16图1 丹德拉神庙建筑布局

古埃及;丧葬仪式;王权

古埃及人将祭司分为若干等级,每个等级的祭司有特殊的职责和特权,其在神庙内外的活动范围受到限制。最重要的祭司等级有:净化祭司,他是祭司集团中的初级祭司,在丧葬仪式和神庙仪式中搬运祭品,在神庙中的活动范围受限制,没有特殊的服饰标志。卡祭司,也是低级祭司,在丧葬仪式中搬运食物和其他祭品,一般不在神庙里活动,没有明显的服饰标志,其职位可以世代相传。诵经祭司,是古埃及地位稍高的祭司,在神庙和丧葬仪式中阅读宗教文献和咒语等,尤其出现在国王的加冕仪式中,其成员大多来自王室家族,身份标志是手持纸草卷等。神的父亲,是特殊类型的祭司,其成员多来自王室家庭,与其他祭司一起参与神庙的日常献祭仪式,可以在神庙里直接向神雕像献祭。塞姆祭司,是祭司集团中的高等级祭司,身着豹皮长袍等,在丧葬仪式中主持开口仪式,还在塞德节以及神庙日常献祭仪式中扮演重要角色,有时也称第一祭司;甚至有时还负责管理神庙土地、祭司和手工业者。神的仆人,也称“预言家”,或直译为“祭司”,是古埃及神庙里面最高级的祭司,拥有强大的经济权力,享有很多特权,主持神庙日常献祭仪式,管理神庙事务。一般来说,神的仆人分为四个等级,其中第一和第二等级享有最高权力,是神庙的实际管理者,由国王任命,兼任很多职务,例如廷臣、士兵首领、金库主管、仓库主管、工程主管、贸易主管等等。神的仆人基本由国王决定可以从第四等级逐渐上升为第一等级。

图片 17

古埃及国王的丧葬仪式是围绕国王的丧葬展开的各种仪式活动的总称,是古埃及历史上重要的社会历史现象之一,具有悠久的历史。它将宗教与世俗两个方面成功地糅合起来,通过仪式场面和坟墓中的浮雕与铭文等,宣传国王、王室家族的身份和王权统治的神圣性,宣传和强化国王的多种权力,增强民族认同和凝聚社会力量,使国王的王权统治继续下去,是以国王为首的统治阶级用于宣传王权观念或意识形态的一种手段,其在埃及长期存续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和经济根源。

图片 18

颜教授进而将黄道十二宫中的图像和图像组合以及周围的铭文与古埃及人关于奥西里斯与伊西斯的经典神话对照起来进行分析,发现这些图像组合可以与这个神话故事的要素建立对应关系。奥西里斯与伊西斯的神话实际上是对古埃及王权观念的具体表述。

古埃及国王的丧葬仪式是围绕国王的丧葬展开的各种仪式活动的总称,是古埃及历史上重要的社会历史现象之一,具有悠久的历史。它将宗教与世俗两个方面成功地糅合起来,通过仪式场面和坟墓中的浮雕与铭文等,宣传国王、王室家族的身份和王权统治的神圣性,宣传和强化国王的多种权力,增强民族认同和凝聚社会力量,使国王的王权统治继续下去,是以国王为首的统治阶级用于宣传王权观念或意识形态的一种手段,其在埃及长期存续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和经济根源。

可见,记载古埃及历史的文献中出现的人物决非都是同时担任祭司职务的人,他们或者曾经担任过祭司,或者只是协助宗教仪式时获得祭司头衔的普通人。

(古代中世纪史研究室郭子林 供稿)

附件:古埃及国王的丧葬仪式.pdf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在讨论环节,与会学者就黄道十二宫反映的内容、丹德拉神庙与埃德福神庙的关系、丹德拉神庙地理位置与传统观念保存的关系、古埃及人的弥赛亚思想、中世纪死亡仪式与古埃及复活仪式的类比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而热烈的探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浮雕、壁画和文字中的祭司

颜海英教授接下来重点讲述了丹德拉神庙中的两幅浮雕,一幅是神庙圣所屋顶的长方形雕刻,一个是神庙东2配殿屋顶的圆形雕刻。这两幅浮雕的内容相同,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描绘出来。学界称这两幅浮雕为“黄道十二宫图”。1799年,拿破仑远征军中的法国科学院学者发现并绘制了黄道十二宫的草图。其后,众多数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从不同的角度对其进行了研究,提出了很多种解说。其中,两种学说比较流行。一种观点认为这两个浮雕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想象画;另一种观点认为它们是公元前47年12月28日夜晚的天空图。时至今日,学者们仍对黄道十二宫的意义进行着探索和讨论。

古埃及是一个宗教色彩浓厚的文明古国,祭司集团是古埃及社会的重要机构,祭司的身影出现在埃及社会和经济生活的各个层面,以至于文字记录中的埃及人都有一个祭司头衔。这使人们以为在古埃及大多数人是祭司。

颜海英教授在研究黄道十二宫里面的图像和铭文涵义的过程中,注意到了圆形黄道十二宫浮雕所在的东2配殿对面那个小配殿的内部浮雕。西2配殿中保存有大量的浮雕,描绘的是在帝王谷和纸草画中经常出现的“来世审判”场面。颜教授从神庙数字的对称性和建筑物的对称性中获得启发,大胆假设两个配殿的内容是有联系的,或许黄道十二宫里面的内容也与来世审判表达的内容有关。她发现,神庙里面有一些连续的浮雕场面描绘了这个神庙里面举行的一个重要仪式——“复活仪式(埃及人称其为荷阿克节)”。这个仪式也是一个节日,开始于泛滥季第四个月的第12日,延续18天,到第30日结束。这个仪式以奥西里斯每年的复活为根本目的,整个仪式过程体现了生与死、肉体的塑造与埋葬、开始与结束等对称关系。丹德拉神庙里面的奥西里斯祠堂和其他建筑和浮雕等也体现了类似的对称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圆形黄道十二宫周围的铭文表达的是奥西里斯复活和奥西里斯之子荷鲁斯打败塞特夺回王位的故事。

图片 19

图片 20图2 丹德拉神庙的国王诞生间和哈托尔形象

古埃及神庙建筑的墙壁和石柱上雕刻着大量描绘宗教生活场面的浮雕和壁画,然而,王朝时期的埃及(约公元前4千纪末期至公元前332年),神庙浮雕和壁画中几乎没有神职人员祭司的身影。浮雕和壁画描绘的宗教场面中,向神祇献祭和膜拜的人基本上是国王,而非祭司。因为,古埃及人认为,国王在主持向神祇的献祭活动时是神之子,具有神的属性,是神祇与人类之间的中介,神庙祭司则是国王的代理人。尽管神庙里的宗教仪式由祭司或主持或参与,但其是代表国王向神祇献祭,出现在神庙浮雕和壁画中向神献祭的人物只能是国王。希腊人和罗马人统治埃及时期(公元前332—公元640年),虽然埃及神庙浮雕和壁画上出现了祭司的形象,其并非主角,也没有留下名字,与浮雕中的国王形象无法比拟。

关于古埃及人为什么会以加密的方式表述古埃及人的王权观念,颜教授认为希腊人统治时期,古埃及没有出现过本土国王,作为神庙建筑者和装饰者的埃及本土祭司或许看到了传统文明因素正在逐渐走向消亡,希望保护传统的王权观念,但又不能以当时统治者可以理解的方式进行,这或许体现了古埃及人最早的弥赛亚思想。

古埃及是一个宗教色彩浓厚的文明古国,祭司集团是古埃及社会的重要机构,祭司的身影出现在埃及社会和经济生活的各个层面,以至于文字记录中的埃及人都有一个祭司头衔。这使人们以为在古埃及大多数人是祭司。事实是否如此?

图片 21

宗教仪式决定祭司身份

2018年5月29日,受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古代中世纪史研究室邀请,北京大学历史学系颜海英教授作了题为“天堂的乡愁:丹德拉神庙的复活仪式”的学术报告。颜海英教授的报告对丹德拉神庙中最引人瞩目的、引起学术界最广泛兴趣的黄道十二宫图进行了独到的解读,提出了希腊人统治时期古埃及本土祭司封存传统文化密码的新见解。

祭司类型与职责的多样性

颜海英教授首先介绍了位于埃及中部的丹德拉神庙的基本状况,简单介绍了该神庙的建筑史、建筑布局、遗留下来的部分建筑物以及神庙的基本功能。

■图为位于埃及尼罗河畔的卢克索神庙遗址。资料图片

接下来,颜教授又对公元前1世纪以及古埃及历史上的其他天文观测材料、象形文字材料、神庙和坟墓建筑布局、古埃及人的文化记忆特点等进行了考察和分析。最终,颜教授肯定地提出了自己的结论:丹德拉神庙或许兼具神庙和坟墓两种功能,而黄道十二宫图不仅与古埃及人的来世审判和永生观念有关,还是对古埃及人传统王权观念的表述,而这种表述是以一种加密的方式进行的。

图片 22

图片 23图片 24图4 丹德拉神庙圆形黄道十二宫

图片 25图3 丹德拉神庙长方形黄道十二宫局部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埃及宗教仪式中的祭司,古埃及国王的丧葬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