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中国历史 > 研究转基因牛的原因,我国首个转基因动物生产

研究转基因牛的原因,我国首个转基因动物生产

文章作者:中国历史 上传时间:2019-08-25

我国第一头转基因牛诞生

2016年03月25日 14:25来源:我爱历史网阅读量:54 分享到:

1999年3月25日,记者从中国工程院转基因动物和医药产业讨论会获悉,上海医学遗传研究所自1998年成功地培育出转基因羊之后,1999年初又成功地培育出我国首例转基因试管牛。

这头转基因牛是头公牛,取名为“滔滔”,2月19日诞生于上海市奉贤县奉新动物试验场,出生时体重38公斤。经DNA分析,它携带有人血清白蛋白基因。

中国工程院院士、课题组负责人曾溢滔教授介绍,这头公牛成熟配种后,它的“女儿”产下仔牛,可望分泌含有人血清白蛋白的牛奶,这标志着我国转基因动物研究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1998年,上海医学遗传研究所黄淑帧、曾溢滔教授等率领课题组,创立了整合胚胎移植的转基因羊新技术路线,使转基因羊的成功率大大提高。在转基因羊成功的基础上,1998年5月27日,课题组又应用创立的新技术路线进行转基因试管牛的试验。

图片 1

在上海第九期院士讲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医学遗传研究所所长曾溢滔教授在回答《科学时报》记者提问时预测,我国目前已有乳铁蛋白、白蛋白、凝血因子等进入临床试验阶段,首个转基因动物生产的药物有望在5年内上市。“究竟是哪种转基因药物率先上市,还得由临床疗效说了算。” 据介绍,转基因动物就是指通过实验方法,人工地把外源基因导入动物的受精卵,使外源基因与动物本身的基因组整合在一起,因而外源基因能随细胞的分裂而增殖,并能稳定地遗传给下一代。在此基础上,人们只要将事先提取到的药用蛋白注射到牛、羊等身上,当它们的下一代出生,人们便可以从其体内提取更多的药用蛋白。简单地说,就像在动物的体内批量生产药物一样。 据悉,此前,我国科学家曾在上海成功研制出5头有目的基因整合的转基因羊,其中一头羊产下小羊进入泌乳期后,其乳汁中有活性的人凝血因子IX显示,这种凝血因子恰是治疗血友病乙的珍贵药物。今年2月,上海医学遗传研究所又成功培育出含有人血清白蛋白的转基因试管牛。目前,科学家们正在进一步研究如何提高成功率。

在上海第九期院士讲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医学遗传研究所所长曾溢滔教授在回答《科学时报》记者提问时预测,我国目前已有乳铁蛋白、白蛋白、凝血因子等进入临床试验阶段,首个转基因动物生产的药物有望在5年内上市。“究竟是哪种转基因药物率先上市,还得由临床疗效说了算。” 据介绍,转基因动物就是指通过实验方法,人工地把外源基因导入动物的受精卵,使外源基因与动物本身的基因组整合在一起,因而外源基因能随细胞的分裂而增殖,并能稳定地遗传给下一代。在此基础上,人们只要将事先提取到的药用蛋白注射到牛、羊等身上,当它们的下一代出生,人们便可以从其体内提取更多的药用蛋白。简单地说,就像在动物的体内批量生产药物一样。 据悉,此前,我国科学家曾在上海成功研制出5头有目的基因整合的转基因羊,其中一头羊产下小羊进入泌乳期后,其乳汁中有活性的人凝血因子IX显示,这种凝血因子恰是治疗血友病乙的珍贵药物。今年2月,上海医学遗传研究所又成功培育出含有人血清白蛋白的转基因试管牛。目前,科学家们正在进一步研究如何提高成功率。

1998年2月9日,带有人凝血因子IX基因整合的转基因羊在曾溢滔的“动物药厂”诞生;1999年2月19日,能在乳汁中分泌人白蛋白的转基因牛“滔滔”诞生。这两个消息,轰动了中国乃至世界医学界。

新春佳节,着名医学遗传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溢滔和夫人黄淑帧教授,却“逼”着女儿离家休假。因为他们心疼女儿曾凡一实在太辛苦:不仅在上海交大医学院有自己的实验室,还帮父母打理松江的“动物药厂”。见缝插针,她还坚持自己的音乐爱好,去年年底在东方艺术中心开了个人演唱会。

去年年底,她在东方艺术中心举办了个人演唱会,其中有三首歌曲由她自己创作。“她唱的爵士乐韵味之纯正,中国没几个人可与之相比。”着名音乐批评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王勇曾如此评说她的演唱。

“我和夫人年纪都大了,女儿凡一也有志从事这个领域的科研,她将继续为‘动物药厂’努力。”他说。

两代人接力“动物药厂” 两代人接力“动物药厂”为了让牛羊奶中“流出”的药物蛋白造福病患,曾溢滔院士一家倾注十几年心血矢志不渝

曾家家训:“假如我是他”。这是一种思维换位的艺术,也是一种不断进取、挑战自我的能力

秉承这一家训,曾凡一在攻读博士学位时,决定休学两年,回国内乐坛发展。曾溢滔夫妇尊重了女儿的选择。曾凡一说,这段时光非常宝贵,它让自己走向社会,学会了沟通、与人打交道。使她深深感受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如科学、艺术、实业、教育等,其实是相辅相成、互相影响和促进的。这也帮助她在后来的科学道路上走得更加顺畅。

维持一个拥有500头羊、数百头牛,以及配备一流细胞生物学研究设备的牧场,费用十分庞大。而探索未知的科研之路漫漫,成功希望似明又灭,如山路般起伏回转。曾溢滔夫妇坚信,终有一天“动物药厂”会走上产业化的康庄大道。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培育出了多种转基因奶牛,乳汁中的药物蛋白含量也有大幅提高。”曾溢滔说,这样生产的药物蛋白,成本仅为基因工程的万分之一。而这些珍贵的药物蛋白的市场售价,往往高达1克数千甚至几万美元——实现产业化,将为更多病人带来福音。

利用转基因技术,让牛羊等动物带上特定的人类基因,使它们的乳汁中富含可以治病救人的蛋白药物,是着名细胞生物学家施履吉教授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思路,曾溢滔院士则是忠实的践行者。

这位从小跟着父母在实验室长大的女孩,也从父母那里接受了科学与艺术相融相通的理念:父亲总在家画油画、写小说和做木匠活儿,而母亲则是弹琴、唱歌。她每周都坐在父母自行车后座去一位钢琴家朋友的家里学弹钢琴,还去另一位舞蹈家阿姨家中学舞蹈。当时,一家三口还在简陋的家中拉起窗帘,造出一个暗室,冲洗照片。在曾凡一看来,艺术的感觉可以启发科学的思维,而科学使她从另一个角度欣赏和追求艺术,艺术使她的科学道路更加完善。

这一切的原动力,来自这个家庭科学与艺术相融相通的氛围,来自不断进取、挑战自我的家传精神。

曾凡一教授2005年获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理学双博士学位,担任过两届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获得过首届第三世界女青年科学家奖和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她在科学界的成就,早已十分引人瞩目。除了在医学遗传所的科研工作,曾凡一在上海交大医学院还负责一个课题组,位于松江的“动物药厂”早几年她就开始介入管理,她还有自己的爱好——玩音乐。

这与传统“子承父业”的故事版本似乎一致,却又有不同——曾凡一的选择,完全出自她自己的意愿。因为曾溢滔秉持的理念是换位思考,挑战自我。熟悉曾溢滔的人知道,“假如我是他”是他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这种方式促使他无时无刻不在思索、学习和提高。他曾在给攻读双博士学位的曾凡一的信中写道:“总结我几十年的经验,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学习和锻炼的方式。你可以用这种办法试试当教授、当校长,还可以试试当议员、当总统。这是你的自由和权利,也是自我培养、自我提高的有效手段。”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研究转基因牛的原因,我国首个转基因动物生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