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新普京 > 中国历史 > 为了领土完整寸步不让,我的共和

为了领土完整寸步不让,我的共和

文章作者:中国历史 上传时间:2019-09-19

一百年前,中国历史上迎来了“五千年未有之变局”,满清垮台,共和惊现。这其中有个人物不得不提,他就是袁世凯。关于袁世凯,历史上的争议颇多。贬低他的大多说他是“窃国大盗”,赞扬他的说他“再造共和”……一百年过去了,我们再来看看袁世凯吧。

顾维钧曾在《顾维钧回忆录》中记述了1912年秋天与袁世凯的一次谈话。当时,顾维钧向袁世凯报告他和英国公使关于西藏问题的会谈情况。报告完毕后,顾维钧起身告辞,但袁世凯让他稍待,说要和他谈话。他向顾维钧提出一个问题:中国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共和国?像中国这样的情况,实现共和意味着什么?共和的含义是什么?

袁世凯如何对待革命力量

  
一部《走向共和》,其实只塑造了三个人物:李鸿章,袁世凯,孙中山。而真正塑造成功了的人物,只有李鸿章一个。为何不提慈禧?因为在“走向共和”的历程中,慈禧是头,是口,而真正为她办事的手足,还是李鸿章和袁世凯两人。
《走向共和》当年从沸沸扬扬的首播,到悄无声息的停播,又至全面禁播,个中争议,几乎均围绕“翻案”二字。
  
从表面来看,历史书上被骂为“汉奸”“国贼”的慈李鸿章、袁世凯等人,几乎都换成了正面形象,甚至坐看山河破碎的慈禧,也有励志图强的一面——这固然与“常识”大相径庭,但是究其源头,其实恰恰是前人研究的结果,到这里展现出来而已。《走向共和》的争议在此,最大的成功也在于此,仅仅是这个程度,已经足够让很多人惊呼“这才是真正的历史”了,所以不得不佩服制作人的胆略。
而从更深的角度看,在这种“争议”之下,有很多更实际的问题就容易被人忽略。

图片 1

向顾维钧提出一个问题:中国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共和国?像中国这样的情况,实现共和意味着什么?共和的含义是什么?

在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时候,大多数文章是从革命派的角度来审视辛亥革命结果的,多称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结束了封建帝制,开创了民主共和的政体。但是,促成这一成果的实现,除了革命派的力量外,袁世凯也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重要人物,他对辛亥革命的结果有着重要的影响。对于这一点也应该历史地看待。

比如对李鸿章的评价。“汉奸”固不可取,而从梁启超先生《李鸿章传》以后,学历史的人早就不再用黑白对错的二元观点来做人物评判。《走向共和》明显是仔细看过了这本《李鸿章传》,然而对于梁启超先生对李的评论,却是故意做了选择。梁先生说:
要而论之,李鸿章有才气而无学识之人也,有阅历而无血性之人也。彼非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心,后彼弥缝偷安以待死者也。彼于未死之前,当责任而不辞,然未尝有立百年大计以遗后人之志。谚所谓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中国朝野上下之人心,莫不皆然,而李亦其代表人也。
——到了《走向共和》这里,李鸿章有才气、有阅历、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心、当责任而不辞被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无学识、无血性、彼弥缝偷安以待死、未尝立百年大计这一方面,却被抛弃得一干二净。我们看到的李鸿章,几乎成了诸葛亮一样的人物,仿佛若没有翁同龢、刚毅、李莲英等人物的掣肘拆台,他就能把清朝振奋出一个新气象一般,然而事实上能吗?中日甲午之战自然不能说是李鸿章败给了伊藤博文,但是他本人诸多战略战术失误,怎能一带而过?在这样的取舍过后,《走向共和》固然是矫枉,却终究过正了。

所谓历史,必须要等到一百年后才能彻底看清,这或许就是历史之所以为历史的魅力吧。

袁世凯虽然做了大总统,但对“共和”的含义却不甚明了;他口头上表示支持共和,骨子里却始终认为共和道路在中国行不通,因为他认为当时的中国公民不具备管理国家的素质。这也是他在大总统任上极力加强专制、独裁统治,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复辟帝制的原因之一。

袁世凯为何主张“君主立宪”?其中的一个原因可以说是为了“保存中国”。他认为,一个有限君主制是唯一能够确保国家完整的政体。

  但是最要命的问题还在下面。这个电视剧的题目叫“走向共和”,电视剧拍了洋务运动、甲午战争、戊戌变法、庚子事变、清末新政、辛亥革命、二次革命到张勋复辟,塑造了慈禧光绪李鸿章张之洞康有为瞿鸿基袁世凯孙中山那么多的人物形象,可这部电视剧真的是在“走向共和”吗?
电视剧花最大心血塑造的李鸿章,一生从未有过改变国体政体建议,他是这部电视剧前半部的灵魂,可这个灵魂和“共和”基本二字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想用李鸿章作为“修补匠”的艰辛和失败来证明“走向共和”的必要,那这个铺垫会不会太长?主角换成袁世凯之后,虽然改革成为主题,但剧情竟花了大量的笔墨,来写袁世凯和瞿鸿基等人的宫廷斗争,在我看来纯属浪费镜头——这也直接造成了李鸿章死之后这部电视剧节奏上的拖沓和混乱,辛亥革命之前的宫斗既然占去了太多剧集,那么辛亥革命之后那翻天覆地的大变化,自然被压缩了,辛亥革命只用了不到一集,二次革命没有正面描写,护国运动没有正面描写,护法运动干脆不拍了——而这些才是“走向共和”的经典,没有这些运动,仅仅靠袁世凯和孙中山的聊天,就能走向共和了吗?

袁世凯向顾维钧提出一个问题:中国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共和国?像中国这样的情况,实现共和意味着什么?共和的含义是什么?

文章出处历史说

《走向共和》对孙中山的塑造,尤其失败。孙中山虽然名为“大炮”,然而他彪炳青史的历史地位,仅仅是“大炮”能够换来的吗?其实我私下揣摩制作方的意思,是想批评一下孙中山的(比如他向袁世凯请命建设铁路却一事无成),但是又担心审查的问题,所以只能选择淡化这个人物形象,这又是一个困境了。最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孙中山,除了有理想,有口才,有真诚以外,再无任何优点,让人难以理解为什么黄兴宋教仁这样的实干家,会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

文章出处历史说lishiqw.com

辛亥革命爆发后,袁世凯被清廷重新起用,成了内阁总理,总揽朝廷大权。他负责剿灭革命党,督师前线。当时的北洋军实力可以说是远胜于革命军实力的,袁世凯强攻汉阳后,完全可以一鼓作气拿下武昌,但他没有那样做。因为袁也意识到,此时的革命力量,绝不可小看,不仅战火不断蔓延,更为可怕的是,革命共和的呼声渐渐深入民心。此时的袁世凯,虽然希望能在自己“责任”内解决与革命党人之间的争端。但革命党人黎元洪却声称要共和,也就是要推翻清王朝,而且不是革命党与你袁世凯的个人纷争,而是革命党与整个清王朝的搏斗,你袁世凯只要顺应共和了,还可以给你共和总统的位子坐,当推为“第一任之中华共和总统”。随后,革命党人不断向袁世凯发出信号,希望袁世凯能掉转枪口,推翻清朝,成就大业。

总结下来,《走向共和》想捧高李鸿章,非常成功的完成;想捧高袁世凯,步子不敢迈大,最终只让人看到一个矛盾的、暧昧的形象;想批评一下孙中山,根本没有胆子,又不想抬高他,所以只做出了一个残缺的人物。当然饶是如此,也要胜过大多数近代历史剧里那些脸谱了。

顾维钧说:那是自然的,那是由于她们无知。但即便人民缺乏教育,他们也一定爱好自由,只是他们不知道如何去获得自由,那就应由政府制定法律、制度来推动民主制度的发展。袁世凯问这会需要多长时间,不会要几个世纪吗?顾答:时间是需要的,不过他认为用不了那么久……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出于总统权位的诱惑,还是出于对国家负责的态度,袁世凯显然给了革命军以喘气的机会。他派蔡廷干、刘承恩为代表,到武昌直接与黎元洪面谈议和,随后又派刘承恩、张春霆到汉口与黎元洪的代表孙发绪、曾广大会谈,希望革命党人能接受其“君主立宪”的主张。1911年12月18日,他又派出唐绍仪、杨士琦、严复、王孝绳、欧赓祥、许鼎霖、赵椿年、冯懿同等声势浩大的队伍与革命派伍廷芳于上海展开了和谈。袁世凯对于上海谈判的底线,就是“君主立宪”,保留清廷的名义,虽然当时革命浪潮已席卷全国,但他对共和制度依然不信任,虽然他也认为民主共和派为“进步党”,但仍坚持其立宪主张,主张在“君主立宪”的框架内解决问题。袁世凯毕竟是从清朝那里得到权力的,不可能抛弃清王朝,因而继续打着维护大清的旗号。虽然他也知道这有难度,正像他的儿子所说的那样,他处于不知所措的莫大困惑之中,“目前扮演一个忠君的角色去挽救满清王朝似乎完全不可能,尽管那是他本意所在”。当然,在革命共和的呼声中,袁世凯也有些动摇了,他一面想忠君,一面又想在革命派中博得掌声,毕竟革命党人给了诱人的职位——总统。所以,此时的袁世凯对革命派既是攻打又是纵容。他想利用清廷和革命派的矛盾和弱点,抬升自己的身价,来个一箭双雕,即既以清政府的名义去压迫革命力量,迫使其就范妥协;又借助革命力量威胁清廷,迫使它交出全部的权力,真正实现责任内阁——“君主立宪”。

事实上,张勋复辟之后以“国父演讲”作为全剧的结尾,也有一部分是制作方的无可奈何。之前黄兴和孙中山关于领袖权威的争议,已经说明国民党有了专职倾向的苗头,护法运动失败以后,军阀混战,离“共和”二字越来越远,待到第一次国共合作以失败告终,国民党终于成为全国执政党,导向的结果却又是蒋介石的个人集权,而抗战之后直到建国后的政体,也只能呵呵而已。走向共和?理想罢了,从没成功过。既然是理想,那就以国父演讲的理想来结束好了,这个理想可不仅仅是国父当时的理想,只要想想它为什么会在开播一个月后全面禁播,就能大概明白其中的意味了。

顾维钧在讲述了共和国以及民主政治的起源与发展后说:共和这个词的意思是公众的国家或民有的国家。但袁世凯认为,中国的老百姓怎能明白这些道理,当中国女仆打扫屋子时,把脏物和脏土扫成堆倒在大街上,她所关心的是保持屋子的清洁,大街上脏不脏她不管。

李鸿章的塑造,或者是有目的的取舍,就可以完成。到了袁世凯这里,就能看出制作组为了这个人物,下了多么艰难的功夫。袁世凯的见风使舵左右逢源,那是制作方本来就不打算回避的东西,所以李鸿章生前的袁世凯,是一个非常完整的“旧体制官僚”的形象。然而这个“旧”的人物到了“新”的时代,却遇到了困境,是袁世凯的困境,也是制作方的困境。他们很想给袁世凯“翻案”,这一点学界也早有评论(虽则不像李鸿章那样有较大共识),袁世凯自然是一个改革家,但是同时也是一个在旧体制下熏陶出来的官僚主义者。制作人对这一点的态度似乎是模棱两可,留给观众来评判,但是一些材料的取舍,还是能看出来他们的态度:比如袁世凯称帝之前,只字不提连袁世凯都觉得是国耻的“二十一条”,袁世凯称帝之后,又把诸多责任都推给他的儿子,他的部下,他的智囊——偏偏他的智囊杨度还是个共产党员,没法批判,所以这个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错误,最后竟没有人去担当。那么孙文的对立面,袁世凯,在电视剧行将结束的时候,就从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变成了一个虚拟的靶子,电视剧虎头蛇尾,可见一斑。

本文由新普京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了领土完整寸步不让,我的共和

关键词: